《揣着空间撩媳妇》作者:穆蝴蝶(完结)TXT下载

作者:穆蝴蝶
类型: 幻想空间,随身空间,种田文,甜文
主角:徐峥嵘阿水

文案:

末世降临,空间开启,徐峥嵘以为自己捡了主角光环,刚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场,就遇上叛乱,含冤做了枪下亡魂。
死亡的硝烟近在眼前,心有不甘的徐峥嵘仰头长叹破口骂天:“我可去特么的老天爷!”
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原装换新壳,正躺在破旧柴房奄奄一息,不得不直面一群糟心的破烂亲戚,更夸张的是破烂亲戚后面还缀着一大朵黑心白莲哭哭啼啼。
被哭声弄得心烦意乱,徐峥嵘中指朝天:“老天爷,你狠!”
秉承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信念,怀揣金手指的徐峥嵘发誓要拳打白莲花、脚踩烂亲戚。
威震四方之后,他发现同村有个水哥儿,人美心善还身怀绝技,就是性子有点憨,第六十六次直球表白被无视后,徐峥嵘咧嘴一笑:“成!死磕就死磕,谁怕谁王八!”
指路提示:小攻视角专情甜宠小受淳朴反应迟钝
金手指粗大、发家致富、细水流长
———我的预收指路———《穿越原始后我坐拥整片海洋》
穿成原始部落里瘦不拉几一戳就倒的亚雌性,巫诺好运气的开启了随身空间,拥有了一片物产丰富常年有鱼的海洋。
从此,每天的原始日常就是偷偷到空间里摸鱼、生火烤鱼吃。
嗅觉敏锐的大猫闻着鲜味找上门来,蹲在巫诺家门口,不给小鱼干就不走。
看大猫威武霸气的体型和貌似很好揉的毛毛,巫诺疯狂心动,热情投喂。
直到某一天,大猫当着他的面变成了赤身壮男,并叼着他回部落。
族人a:哇,咱们王叼回来一只亚雌性!
族人b:看起来太小只了也,真的好生养吗?
族人c:我王终于不是孤家寡兽了!管他能不能生!
巫诺试图脱身不能,愤而捶地悔不当初:“撸猫误我!”
“我不要壮汉!我要猫啊我要猫!”
沉默寡言爱吃鱼的大猫攻
阳光健气会烤鱼的萌萌受
受重度绒毛控,不喜欢壮汉,不喜欢被压,但奈何是个绒毛控,给点毛就晕头转向,攻说啥是啥。
欢迎来收,么么啾~

《揣着空间撩媳妇》小说精彩试读:

冰凉的子弹穿透胸膛的那一刻,徐峥嵘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向一起并肩作战将近三年的朋友,连一声质问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眼皮一沉,整个世界顿时黑暗了下去。

原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完蛋的徐峥嵘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再睁开眼睛的机会。

睁开眼睛时,他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疼,火辣辣的疼,更让他感到难受的是喉咙干渴得厉害,他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用嘶哑的声音试探的喊了一声:“水!水!”

破旧的柴房门“嘎吱”被人从外推开,一个长相颇为俊秀的小哥儿小心翼翼的探头进来看,他听见徐峥嵘的声音,抿着唇瓣仔细想了片刻,才折过身去,一路小跑着从院子里的破水缸里淘来一葫芦瓢水。

清凉甘甜的水碰到嘴边,徐峥嵘不管三七二十一,咕咚咕咚就往嘴里灌,喝水喝的急了,一不小心喝呛住,拼命的咳嗽两声。

小哥儿被他撕心裂肺的咳声吓了一跳,慌乱的跪坐在徐峥嵘身边,替徐峥嵘拍背,焦急的询问道:“徐大哥,你没事吧?好些了没有?”

徐峥嵘缓了好半天,终于止住了咳嗽,因为喝了水,精神头明显好了许多,他侧歪在干柴垛上,这才分出心思,仔细留意当前的境地。

凭着多年来做雇佣兵的敏锐与老练,徐峥嵘自然清楚,他现在恐怕已经不在末世了。

战友的那一枪无比精准的射穿了他的心脏,断尽他的生机,就算是神医在世恐怕也不能救回他,可神奇的是,他现在居然还能够睁开眼睛,目测是躺在一个小小的破旧柴房里,旁边还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忙前忙后……

正在他皱着眉头思考的空档,太阳穴处又是一阵剧烈的刺痛,徐峥嵘顾不得其他,刚想要抬手揉揉太阳穴,一些全然陌生的画面就像是回顾影片一样肆无忌惮的钻进他的脑袋中。

生怕自己的声响惊动了正在不远处收拾的少年,徐峥嵘死死掐住虎口,将痛苦的□□堵在喉咙间没有叫出来。

等磨人的剧痛终于慢慢消退下去,徐峥嵘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脑海之中似乎多了一些并不属于他的陌生记忆。

一枪射中心脏的确是没有生还的机会,若是一定要找一个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境况,大概就是借尸还魂吧,没想到,这么无聊又没什么营养的穿越情节居然真给他撞上了!

依照脑海中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徐峥嵘大约能够猜出自己究竟穿越到了什么地方。

将脑海中那点微薄的历史知识拿出来筛选了半天,徐峥嵘终于无奈的发现,他似乎是穿越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陌生朝代,因为国姓为许的缘故,这里被人称呼为许国。

如果一定要说相似度的话,许国或许可以同历史上的唐宋相比较,政治还算清明,国泰民安,经济发展也相当繁华。

不过,这个世界却又有着一个与他印象中截然不同的存在,几乎颠覆了他的三观:许国并不仅仅存在着男人与女人这两种性别,还有一种相当奇妙的性别,叫哥儿。

男人与女人,和他平时的认知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这哥儿,倒是有点类似于他印象中的“双性人”,虽然外表的生理结构与男性没有什么区别,却又拥有着与女性相似的孕育功能。

根据原身残留下来的记忆,据说是因为女人数目稀少,子嗣繁衍相当困难,才从一部分男性中分化出了拥有孕育能力的哥儿。

而且,这些哥儿们在外表上看来,与寻常男性没有什么分别,除了长相清秀一些,眉心中央还会有一点红色的孕痣可以区分。

据说,孕痣的颜色与哥儿的孕育能力有相当大的联系,孕痣颜色越红越深,则怀孕的可能性越大。

对于这种异于寻常的设定,徐峥嵘实在无力吐槽。

不过,他原本所在的世界,因为末世到来的冲击,一些拘泥的世俗观点早就已经被生死存亡冲刷得干干净净,在雇佣兵的队伍中,据他所知,就有不少对情侣是同性搭伙过日子。

不就是男人会怀孕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适应能力极强的徐峥嵘很快便接受了这个设定。

大约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他魂穿而来的这具躯体的原主,与他的名字相同,也叫徐峥嵘。

从他零星又琐碎的记忆中看,徐峥嵘对他的评价除了窝囊就还是窝囊。

太特么窝囊了!

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父母在的时候靠父母种田赚的血汗钱养活,等父母不在了,就像血蛭一样紧紧吸附在哥嫂身上。

原主头上有两位哥哥,大哥名叫徐峥财,今年而立年岁,早就已经成家生子,膝下有一个年幼的儿子,二哥名叫徐峥阳,只比徐峥嵘大上几岁,因为家中贫寒的缘故,至今未能娶妻。

原主在家排行老幺,年纪小,又有母亲徐氏一味宠溺迁就,虽然出身农家,却半点家务事都不曾做过,从而养出了无法无天的脾气,娇惯也就罢了,还不懂感恩。

也就是田野人家,性格淳朴憨厚,又有徐家父母临终之前的百般交代,说是一定要好好照料年纪小的幺弟,徐峥财与徐峥阳对原主算是不错,无论吃住还是衣用都在这两位哥哥家。

如果只是啃老顺带连累兄嫂也就罢了,最让徐峥嵘气到肝疼的,是原主这个窝囊废他欺软怕硬,还特么眼光极差,好死不死地看上了同村张家小女儿张琳琳。

许国女人稀少,张琳琳身为女性,长相又不错,在清溪乡颇受棒小伙子们的追捧,自然瞧不上不事生产、已经成年还要靠着兄嫂过日子的原主,曾经不少次在别人面前贬低原主,说原主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奈何原主自诩情深,不管张琳琳如何贬低羞辱,始终乐呵呵的热脸蹭冷屁股。

从兄嫂那里得来什么吃的用的,一定要紧出一部分来送给张琳琳。

用徐峥嵘的眼光来看,张琳琳这女人也挺婊里婊气,一面看不上原主,一面又舍不得原主给的好处,索性不上不下的吊着原主。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人生在世,谁没遇见几个婊呢?

更何况,原主与这位张琳琳也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致命的问题偏偏出在张琳琳与原主在村子里的几位家族长辈身上。

原主父母死得早,留下三个孩子,全靠着已经成年的大哥辛苦拉扯长大,家族中倒是有两位大伯,可惜这两位大伯为人处事实在垃圾,从来不曾帮衬过徐家三兄弟不说,还对徐家父母留下的地产动了心思。

两位大伯毕竟是长辈,到底还要顾着点脸面,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向徐峥财要地契,思来想去,只能从不成气候又蠢笨无比的原主身上下手,甚至琢磨出一个恶毒的主意来。

原主不是喜欢张琳琳吗?

两位大伯一合计,索性找上张家,寻思着要张琳琳与他们演上一出戏,要张琳琳勾一勾原主,等撩得原主意乱情迷做出些不规矩的事情来,张琳琳再喊一嗓子“救命”、“非礼”。

事先就约定好躲在不远处的两位大伯与张家家长当即上前,将原主当场拿下。

要知道,许国的女人因为稀少的缘故,地位不低,张琳琳长的又不错,看着就是个能生养的,虽然脾气骄纵一些,在清溪乡还是有不少追求她的小伙子,原主居然敢胁迫张琳琳自然是要犯了众怒的。张家家长一手护住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儿,哽长了脖子一定要原主给个交代,两位不怀好意的大伯又在一旁胡乱起哄,原主慌得没了主意,只好答应愿意拿地契出来私了。

只是这地契并没有放在原主手上,而是藏在徐峥财家里。

原主在外面闹出这样的事情,一筹莫展之余,索性将烂摊子丢给自家大哥处理,回去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交代清楚,原主蠢可他大哥并不蠢啊,左右思量着,觉得自家弟弟恐怕是着了别人的道。

地契对靠种田出生的农户而言,那可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要的多,就算是平日里一直迁就弟弟的徐峥财也忍不住动了怒,断然回绝了原主要地契的请求。

原主跟着急了,他可是被张家逼着立了字据的,若是没拿着地契,回头把张家惹火了往衙门一告,他少不得要挨顿板子,说不得还要吃牢饭!

原主在外面窝囊,对着兄嫂却是十成十的胡搅蛮缠,又是撒泼又是打滚,非要拿到地契不可,徐峥财被他闹急了,索性将人捆进柴房,让原主好好反思反思。

谁知道这原主气性大,被大哥困在柴房里更是满肚子怨气,不依不饶的骂了大半天,一口气没喘上来,咯噔一下魂断小西天,正正好便宜了从末世而来的徐峥嵘!

  • {{attr.name}}:
小说库

《爆A的中原干部》作者:秃毛喵喵(完结)TXT下载

2021-12-29 10:39:10

小说库

《穿成男主他舅舅[穿书]》作者:焕时(完结)TXT下载

2021-12-29 10:45: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