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对宿敌一往情深[穿书]》作者:蓝风山(完结)TXT下载

作者:蓝风山
类型: 生子,幻想空间,甜文,穿书
主角:段青泥,玉宿

文案:

【现耽预收《网恋的戏精男友是我老板》《重生后我渣了渣攻,而他竟然》】疯批病美人受vs双人格病娇攻
段青泥穿进一本修仙小说,成了书中大boss反派……的炮灰死对头。
炮灰战斗力为0,还是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开场就被一剑穿心,死状极为惨烈。
段青泥为保命揽下第一桩任务,居然是在三年之内,必须怀上反派的崽崽?!

然而反派是个大精分,表面对他爱答不理、冷眼相待——扭头披上另一个师兄马甲,没事跑来撩拨一下,亲亲揉揉求抱抱。段青泥无可奈何,被迫双重身份一起抓。
一边和“师兄”互生情愫,两人近水楼台,他每天对师兄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一边又对反派疯狂放电,两人虽不共戴天,他却与反派相爱相杀,暗自留情。

段青泥满打满算,以为这样总不会失误。
可惜他想错了。
反派和他搂搂抱抱,转头换了师兄身份,对他酸溜溜道:我走了,你果然还是更在意他。
师兄和他酿酿酱酱,转头换了反派身份,拔剑抵着脖子:二选一,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此文又名,戏精老攻总在醋他自己。段青泥累了、倦了、乏了,准备甩手不干了。
结果一不小心,让反派发现他必须怀崽崽的机密任务……

反派:怀崽?你打算怀谁的崽?
段青泥:欲言又止.jpg
反派:这么难选,就一样生一个吧。

段青泥:???
——那年杏花微雨,你说你才不是戏精,也许从一开始便都是错的。1v1强强,后期有生子预收《网恋的戏精男友是我老板》求收藏~
白天的籍舟是X社的金牌编辑,纯爱畅销书万年C位,传说中满级经验的恋爱专家。
而晚上累成死狗瘫回家,却是只敢网恋的纯情尬聊型选手。

——他的网恋男友很神奇,两人从没见面,纯靠网络拉扯了半年。

有次籍舟跟男友吐槽:公司新来了个笨蛋上司,自恋又龟毛,不按时下班,还不停逮着我挑刺!
于是第二天上班,他家老板堵在门口:来我办公室一趟。
籍舟:???
*
籍舟的网恋男友最近有点奇怪。
突然变得黏人话多,还老咨询恋爱相关的问题。
籍舟怀疑他移情别恋,在外面有了狐狸精。结果他说:奔现吧,你过来找我。
籍舟没好气:你自己没长脚吗,凭啥让我千里送?
男友:也行,那你等我一下。
籍舟:一、一下??三分钟后,公司休息室。
老板姜渚将偷闲的某人压进角落,嗓音暗沉:
“我来给你送了……没有千里,只有十米。”*攻暗恋受,蓄谋已久
*网恋奔现,十米办公室恋情
精英美人受,籍舟x戏精霸总攻,姜渚
1v1纯糖小甜饼,全程无虐放心磕安利基友现耽预收:《穿书后首富成了我的死忠粉》——by沽飞双

《被迫对宿敌一往情深[穿书]》小说精彩试读:

【自长岭开山立派以来,最年轻的一任掌门死了。

上位不足三月,椅子还没坐热。他的尸体便挂在自家门前的石碑上。
如今血已流干,形成一道暗红色的长河。】

*

“放我出去!”
一声低哑微弱的厉斥之下,紧跟着又是天翻地覆的沉钝巨响。

方圆十里地外,远近山水之间。百余弟子身着素衣,吟诗抚琴,习武练剑,一派安定祥和之景。

而此时此刻,同是位于天枢山长岭派内,某间无人问津的幽僻小屋中——桌椅杯盘打翻了一地,碎片残渣漫天飘飞,由里至外皆是惨不忍睹。
一名年轻男子高举茶壶,半倚半站于门前,拧眉威胁道:“……你们都不想活了吗?”

“掌门,您今天已经摔碎第六套茶具了。”外头看门弟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快收手吧!再砸下去,咱们整座山都砸没了。”

另一弟子也道:“慕玄仙尊吩咐过了,长岭还雪宴结束之前,您不能离开这屋子半步。”

又是噼里啪啦一阵巨响,茶壶正扣大门,摔得七零八落。俩看门弟子惊得一弹,慌忙捂上了耳朵。

“他说不能就不能?”年轻男子恼道,“我和慕玄,谁才是掌门?”

看门弟子面面相觑,一时无法反驳。正待开口时,忽又偏头噤声,望向门外多出来的一道人影。

“你不如问问自己。”
来人眉目冷峻,一袭白衣胜雪。沉缓的声线也似结了层冰:“……浑身上下,哪来半点掌门的样子?”

“慕玄?!”年轻男子一怔,随即猛拍门板,急道:“你还不放我出去,是想我死在这儿吗?!”

被唤慕玄那人道:“等到了时候,为师自然放你出去。”

“还等到时候?”年轻男子踹了脚门,“把我当什么了,你这也叫师父吗?!”

“你这模样,能叫徒弟?”慕玄面无表情,眼底几分嫌恶之意。
随后任凭门内那人挣扎抵抗,他置若罔闻,只对一旁看门弟子道:“把人看紧了,别放他出去撒泼。”

两名弟子刚要应声,屋里已然掀起千层巨浪,一时桌椅裂声如雷贯耳,几近响彻云霄……

“让他砸。”慕玄凉声道,“砸够了,记得依时灌药。”
言罢,拂袖转身,只留一道飘飘白影,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而在屋内,响声逐渐歇止,隐又传来几阵压抑的闷咳。
周遭一片狼藉,剩几盏残灯,将年轻人的身影衬得清瘦修长。

他一手摁着心口,微微喘气,另一手撑在门前,彼时低着头,费力咳嗽了几声。片刻后抬起脸来,额间已渗了些许薄汗。

那是一副俊美清秀的好皮囊。言语难以形容的柔和,不乏尖锐棱角。
五官生得明艳,烟火般燃于刹那。目光却如秋水,乍暖还寒,难辨冷热深浅。

只可惜那神态病倦,面色如纸苍白,周身上下虚弱不堪,似笼罩着一丝挥不去的“死气”。

是,死气。
——他的确命不久矣。

段青泥偏过头,难抑制地低咳了两声,继而无奈望向了窗外。

半个月前,他穿进这本名为《倦仙》的修仙小说。
说来一般人都难以置信——这是一本表面挂着修仙升级标签,实则集所有狗血剧情为一体的玛丽苏纯爱小说。

主角攻受是一对师徒。
高高在上清冷禁欲师父攻,平平无奇但身娇体软易推倒徒弟受。
两人身份地位悬殊极大,相爱容易相守难,那挫折程度堪比灰姑娘恋上王子他妈。于是乎,这一爱就是天崩地裂死去活来纠缠生生世世……互虐到后来,一个残疾一个失忆,主角受还给攻生了俩儿子。
再往后估计编不下去了,便稀里糊涂烂了尾。剧情乱七八糟全是漏洞,到底HE还是BE也没交代清楚,直看得人一头雾水。

而这本小说的主角之一,那位高高在上的清冷师父攻——正是慕玄。
同样,那位身娇体软还怀孕生子的徒弟受,当然……

不可能是段青泥。

他确实穿书了,却穿成了书里同名的炮灰。第一章被反派一剑捅穿,尸体挂自家大门前,从开头一直挂到大结局……简单来说,就是贯.穿主线、带动剧情的工具人。

原主段青泥地位不凡,是故事中修仙门派的第三十六代掌门人。
长岭派历任掌门注重血脉传承,这一规则与千百年来镇山术法息息相关。而原主出身世家,血统纯正,自幼天资聪颖,性情又谦逊柔顺,本该是掌领长岭派的最佳人选。
只可惜幼时家中内乱,父母族人皆亡于争端,无一幸免。原主在外流亡多年,落得一身病根,眼下虽回归长岭,但双手已不能握剑,身体亦比常人虚弱,如今全依靠药物续命。

原主在长岭安逸没多久,又正赶上当任掌门傅情离奇失踪,长岭上下乱成一团。众高层别无选择,只得临时赶鸭子上架,将身份血统最合适的原主推上掌门之位。

这也刚好是他悲剧的开始。原主虽为掌门,但这仅仅是一个名号,在关键时刻起威慑作用——真正的主导权,掌握在他师父慕玄手里。说白了,就是一个傀儡掌门,除了血脉纯正毫无用处。

至于主角攻慕玄,这位自带光环,至尊至贵的长岭仙尊。他的徒弟不止原主一个,心思压根没放他身上,甚至打从收徒那一刻起,便对这病鬼徒弟充满了轻蔑鄙夷。
——他并不关心原主是死是活,只在乎这傀儡掌门能保几日太平。

段青泥穿书的时间卡得正好。
老掌门不见踪影,新掌门刚上任不久,又是个靠药养着的病秧子。慕玄生怕意外引发祸乱,为确保段青泥的安危,便将他锁在一间隐蔽的小屋子里,需要会客才拿出来晒一晒。

段青泥穿过去的时候,原主已被活生生关了两个多月。在这不见天日的封闭环境里,独自一人,意识昏沉,状态几度接近崩溃。

四日之后,乃长岭五年一度还雪宴,届时山门大开,宴请百家贵客,一同祭奠故去的先祖。
全文隐藏最深的反派借机混入天枢山,众人觥筹交错之际,他顺利找到了他们落单一人的傀儡掌门。

宿命到来时,原主毫无还手之机,当场遭那狠厉反派一剑穿心。还剩半口气的间隙,被钉在门前的石碑上,看着血一点一滴慢慢流干。
而同一时间,他的好师父慕玄,正忙着跟主角受走感情线。

——整篇故事,便是以段青泥的惨死拉开序幕。

“……”
只有不到四天的时间了。
段青泥揉了揉眉心,从死期将至的绝望中收回神来。

这时门外有嘈杂的脚步声。

熟悉的药香扑面而来。那是原主赖以生存的续命药物。

“又来送药了?”看门弟子捏紧鼻子,嫌弃地扇了扇手,“这味儿也太冲了,亏你每天受得了。”

送药弟子道:“能怎么办?先忍着呗。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我看不一定呢……”
看门弟子压低声道:“他前天夜里还发烧,差点儿丢了命。”

“长老们说,就算人病死了,还得造一口冰棺,死了也留着有用。”送药弟子无奈道,“到时可麻烦了,咱还得照顾他的尸体。”

“嘘嘘嘘,别这么大声……”

段青泥眉心一跳,目光动了动,却并未出声。

“他听得见!”看门弟子挤眉弄眼道。

送药弟子不屑道:“听便听到了。就他那点力气,还能把门砸穿?”

看门弟子道:“也是,每回一生气,就摔几只碗……花瓶都拿不动。”说着噗嗤一声,忍不住笑起来。
送药弟子跟着偷笑,也不敢出大声,便忍得十分扭曲,像鹅被掐了脖子。

好一会儿才打住,想起要给病秧子灌药,便转身去推房门。

然而前脚刚进屋,见段青泥倒在门后,双目紧闭,彼时呼吸薄弱,面色一阵青白,显然是情况不妙。

“掌门?!”
送药弟子神情骤变,当即蹲过去,一把搀住段青泥单薄的肩:“你怎么了?”

“怎么回事!”看门弟子也吓得不轻,眼看段青泥的呼吸愈发弱了下去,整个身体微微发抖,所有人都手忙脚乱,一面摁住他的心口,一面朝外大喊道:“快!快去通报仙尊大人,说病秧子要没气了!”

其中一看门弟子噔噔噔跑得老远。屋里便剩两个人,忙着推卸责任。

“他要是死了,会不会怪到咱们头上?”

“这不关我的事……是他自己命短!”

话音未落,怀里段青泥却动了动,奄奄一息地说了句什么:“……”

送药弟子没听清,便将耳朵凑去,催他再说一遍。另一人也歪头靠近,等着快死的病秧子发声。

“……”
段青泥半睁了眼,一丝锐利无声划过。

下一刻,屋内一声惨嚎凄厉冲天。送药弟子冷不防被咬了耳朵,另一人未及反应,段青泥双手抓起一旁药碗,连勺带托盘一并扣下去,滚烫药汁溅得对面满脸都是,惨叫哭嚎声一阵高过一阵。

送药弟子疼得五官扭曲,耳朵渗出血丝,乌黑汤汁顺着鼻梁下淌。混乱中两手一通狂挥,急又怒道:“摁住他!摁住他!病秧子疯啦……啊!”
话刚过半,实打实又挨一下,便痛苦不堪地闭了嘴。

段青泥一手撑门,一手攥托盘,往送药弟子脸上直摁:“……我还没死,你们谁想替我睡冰棺?”

那看门弟子待要上前,段青泥却反袖一挥,嗖的亮出半块药碗碎片,尖端朝里,对准送药弟子咽喉处。

——半寸之差,稍有不慎,即刻命归西天。

“有谁想睡冰棺?”段青泥又是一问。

两名弟子屏住呼吸,隔空对望。彼时瞪直了眼睛,手脚抖如筛糠,满脸写着难以置信。

他们谁也没想到,段青泥——这个有名无实、任人操控的傀儡掌门,只能依靠药物续命的病秧子。
终有一日,会手持利器,站在威胁的一方。

“我再不中用……这么点力气,送人一程也是够的。”
段青泥手腕微动,碎片跟着往前直抵。那送药弟子浑身一颤,吓得两腿发软,立马哭喊道:“掌门,掌门大人!您有话好说……可不要冲动!”

“是啊掌门,您要什么都行!”看门弟子急着劝道,“千万别伤自己人!”

此时此刻,那两人挂满身药汁,睁圆了眼珠子,神情皆扭曲憋闷,敢怒而不敢言。

段青泥问:“我要什么都可以?”

两人二话不说,只管闭上眼睛猛点头。

“那也行。”
段青泥舒了口气,目光微移,于那两弟子周身上下打量一番。

半晌,他扬了扬下巴,对看门弟子道:“你,把衣服脱了。”

  • {{attr.name}}:
小说库

《被迫成为失忆死对头的假道侣》作者:海鸥叫嘎嘎(完结)TXT下载

2021-12-30 10:27:47

小说库

《崩人设后被死对头缠上了》作者:靳词一玉(完结)TXT下载

2021-12-30 10:51: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