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后影帝成猫了》作者:漱石休休(完结)TXT下载

作者:漱石休休
类型: 豪门世家,娱乐圈,甜文,萌宠
主角:黎知若,陆沉

文案:

影帝黎知若和顶级流量陆沉联姻了。
京市上流圈人人皆知黎家幺儿黎星澜乖巧懂事,却没想到黎知若,居然也是黎家的孩子。

订婚宴上,黎星澜顶着张脆弱的脸。
“陆沉哥哥,你真的要和我哥结婚吗?”
他垂着泪,心里暗暗算时间,只等黎知若过来,就“不小心”栽进陆沉怀里。

黎知若误打误撞见未婚夫和弟弟共处一室,动作暧昧,似乎有要事要谈。
他温柔一笑,帮忙关上了门。

陆沉:我什么都没做!
黎星澜没栽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黎知若温润谦和,一心只有演戏,把联姻当做任务,想婚后和新晋流量商谈分居的事。
可结婚当晚,他还没来得及说,就憋红了脸,噗嗤,变成了一只猫。

陆沉震惊,低头看着软乎乎的猫。
黎知若害羞地抬起肉垫捂脸:“喵~”
陆沉:行,养了。

陆沉脾气暴躁,上流圈里没人敢招惹,但只有少数人知道,他是实打实的毛绒控。

#这婚是离不掉了#
猫再萌,也是黎知若,陆沉想rua又别别扭扭。
最后他实在没忍住,朝猫咪伸出了魔爪。
连睡觉也要抱在怀里。

*
一日,黎知若突然恢复人身,发现自己正被陆沉抱得死紧。
他挺难为情的,在陆沉怀里挣了挣,小声喊他的名字。陆沉睡得正香,发觉猫猫乱动,迷迷糊糊亲了上去。

他以为会啃一嘴猫毛,却没想到,嘴唇触上了一处细腻到极致的肌肤。

陆沉猛地睁开眼:!!!!
黎知若脖子都红了。

【小剧场】
陆沉婚后居然戒了酒!
这谁能忍?
朋友万万没想到,桀骜不驯的陆家公子居然是个妻管严??

陆沉当即灌了瓶酒:“谁他妈妻管严!”
被陆沉抱在怀里的黎知若软软地“喵”了声,跳到沙发上,背对着陆沉,不想听这些。

朋友狂笑:“陆哥你家猫真有趣。”
陆沉:操!这我老婆!
老婆好像生气了。

[温柔人-妻受×桀骜不驯攻]
#先婚后爱

————————————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知若,陆沉 ┃ 配角:日常恋爱,rua猫 ┃ 其它:1v1先婚后爱

一句话简介:酷哥rua猫猫

立意:为了幸福生活而奋斗!

《联姻后影帝成猫了》小说精彩试读:

杀青戏后,剧组相比平常要热闹很多,不少相熟的人过来探班,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话题逐渐偏到最近网络热议的那位豪门少爷身上。

“谁能想到陆沉居然是京市陆家的,绝了。”

“我老早就跟你们说他身份不简单,半路出道一部戏就爆红,背后没人捧才怪。”

“豪门少爷来娱乐圈玩玩而已。”

“可别,人家凭演技爆红,你们再酸也没用。”

一串震惊又羡慕的啧啧声有些微妙,黎知若手脚虚软地从躺椅上坐起来,听到他们说起京市陆家,嘴唇微抿,往那边看了眼,原本平静的脸色露出了一丝破绽。

京市陆家……最近几天已经无数次听人提起了。黎知若按了按额角,回想前不久父亲破天荒联系他的事情,总觉得处理起来有点复杂。

或者,应该先和陆家那位见一面。

正想着,助理从导演室出来,一眼看见他呆呆坐着,忙跑过去:“黎哥,您再躺会呗?”

黎知若思绪从陆家上面抽离,摇摇头,借着助理胳膊的力站起来,觉得手脚还是酸酸软软的,揉了揉微僵的手肘:“没事,回去再休息,你和导演说了吗?”

助理担心黎知若的身体,撇撇嘴,语气难免怨怼:“真是的,都最后的杀青戏了,还弄了身伤回去,我看那个童秋就是摆明了想整您。”

黎知若脸色微肃:“别胡说。”

“本来嘛,刚那场戏,位置明明很宽,他非挤来挤去,把您都撞水里了。”助理越想越气,“要不是您会游泳,现在就是住医院。”

童秋是杀青戏才来的新演员,据说是制片的亲戚,喜欢演戏,还没正式出道,想来涨涨见识。于是被安排到了最后一场戏,和主演黎知若有一句台词,勉强算友情出演。

黎知若和童秋是第一次见,没什么恩怨,所谓撞进水里,无非是新人走位不熟悉。

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黎知若低头,强迫症似的,慢慢悠悠把衣袖衣摆整理得一丝不苟,才抬眼淡声问:“导演那边说好了吗?”

助理还想骂几句童秋,陡然对上黎知若平静如镜湖的脸色,嗓子眼欲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点点头:“今晚的杀青宴除了您还有好几位演员都有事去不了,导演说本来就是想让大家放松放松,不去也没关系。”

“好,我们先走吧。”黎知若回头,将躺椅折叠起来。

助理见状,手脚麻利地把椅子装进行李箱,和黎知若一人提着一个箱子,去旁边的独立化妆间,收拾行李。

两人才进化妆间,剧组便迎来了位不速之客。

片场在侃谈的众人慢慢噤声,尽量不显得那么刻意地望向来人。

……

化妆间里。

黎知若的东西不多,只有几件私服和化妆用品,黎知若收拾得很快,忽然想起水杯落在片场了,让助理赶紧去找找。

助理一走,他这边也收拾完毕,坐在沙发上等。

刚打算登陆微博看看消息,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一接通就听见经纪人敞亮的笑声:“小黎啊,好消息!”

黎知若微愣,下意识起身:“什么?”

对面笑声愈大,猛一听还有哐哐拍桌的声响:“今天曹茂导演和许光编剧亲自来公司,邀请你主演《鸿鹄》。”

黎知若脑子空了一秒,嘴角蓦地漾起笑纹,按捺住怦怦的心跳,忍着激动问:“真的?!导演有说试镜和开机的时间吗?”

“不用试镜,直接进组,开机的时间还没确定。”经纪人叹了声,又是欢喜又是怅然:“这部剧咱们磨了这么久,总算有个好结果。”

“是啊……”黎知若跟着点头,《鸿鹄》导演曹茂是他很敬佩的导演,一直想找机会合作,但是曹导声名在外,他纵然童星出道,是现娱乐圈里最年轻的三金影帝,但到底还年轻,演员路越往上走,竞争便越大,也越发显得力不从心。像身在瓶颈,差一力才能冲破现有的状态。

自从曹茂导演开始策划《鸿鹄》这部剧,并与国内外皆有声望的编剧许光合作伊始,黎知若方就在接触了。没想到时隔两月,曹导演居然会亲自前来邀请他主演。

黎知若一扫因为父亲那通电话带来的情绪上的阴霾,和经纪人定好时间,只想快点回公司商议。

他挂断电话,盯着手机黑下去的屏幕,嘴角的两条笑纹恰到好处的温柔。

助理刚进屋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自家影帝乖乖地捧着手机端坐沙发,不知道遇见了什么开心事,笑起来梨涡刚刚好,不深也不浅。偏细长的眼睛水润黑亮,两边眼睫毛被强调得好像刷了层黑珍珠酱,一颤一颤的时候,投在眼下的阴影好看得不得了。

不过助理对这张俏脸已经脱敏,顾不得沉溺美色,咋咋呼呼把刚才外面的情况说给他听:“黎哥,陆沉来探班了!现在就在外面——”

嘴角的笑悠悠收拢,黎知若扭头,被助理这话惊得一顿。

“陆沉?”不会是京市陆家的那位新晋流量陆沉吧。

“就是他!”助理很快回答了他心里的疑惑,看着黎知若呆掉的样子,磨蹭着站过去,脸都揪了起来:“黎哥,他是不是来找您的?”

黎知若最初听到陆沉的名字时也是这样的想法,不过转瞬就被他否定了。

“我和他没见过,或许,是来探其他人的班。”黎知若笑笑,拿过助理手里的水杯,环顾四周,没什么东西遗漏的,便说道:“走吧,该回去了。”

助理苦着脸:“咱们现在就出去?”

黎知若点头:“不然还要做什么?裴哥刚来电了,让我们直接去公司。”

助理见黎知若丝毫没别的想法,有点急,脱口而出:“可陆沉还在外面,要是撞、撞上了怎么办……”在他看来,两人突然在剧组见面,实在是一件极其尴尬的事。

黎知若怎能不理解助理的担忧,无非是觉得两人现在的关系不一般,猛地对上,怕说出点什么话被传出去,那样就不好了。毕竟前不久陆沉爆红的时候,营销号还在戏说两人一个是影坛老古董一个是影坛新秀,前浪后浪沙滩上云云。而短短几天,关系骤变。

他失笑:“小贺,我和他只是联姻,不是结仇。”

说罢,提起行李轻松地往化妆间外走。

贺西在原地默念黎知若的话,沉沉叹气,也不好再多想,垂着头紧紧跟在他后面。

临近中午,最后的杀青戏也结束,片场的人虽然比刚才要稀疏,可还是密密麻麻围了大串。

奇怪的是,从化妆间一出来,黎知若就发现周围安静了很多。

仔细往那边一瞧,工作人员和部分演员还是站站坐坐在原来的位置,可眼睛,都无一不牢牢锁在最中间的那人身上。

不对,是那两个人。

黎知若不经意放缓了步伐。

“那不是童秋吗?”贺西差点失声,话落迅速捂住嘴,不安地看了眼黎知若。

童秋和陆沉居然认识,还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从贺西的角度,可以看到两人身体挨得很紧,神情暧昧,打得十分火热,旁边很多人都在围观他们说笑。童秋灿烂的笑脸,和之前误撞黎知若下水后来道歉的沮丧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贺西蹙了下眉,难道陆沉是来探童秋的班?

正想着,陆沉往黎知若这边看了眼,神色极淡,瞥完后,继续和童秋说话。

黎知若见他没有过来打招呼的意思,也识趣地不过去,带着皱巴巴脸的贺西准备离开片场。

贺西对陆沉很好奇,目光频频往那边转,每次都瞧见陆沉和童秋暧昧地黏糊着,心里有点不爽,压低声音说:“早就听说陆沉行事乖张,都要结婚了,怎么还这样啊!”

黎知若嘴角一弯:“联姻而已。”

他开始思索联姻后的事情,看这般情形,陆沉和他差不多,也是不愿意联姻的。这样的话,便好办了,婚后协议也该早点列好,最好今天晚上晚宴的时候,就和陆沉确定下来。

原定的剧组杀青宴因为今晚突然的宴会打乱,黎知若不得不和导演请假,去赴两家秦晋之好的约。

说来也好笑。

黎知若闭了闭眼,深感无奈。

“也是,幸好只是联姻,不然您哪受得了他那种人。”贺西赞同地点点头,甚至无法想象黎哥和陆沉婚后的样子。

他黎哥温温柔柔的,说不准就是猫遇上老虎,只有挨爪的份。

“欸——等等黎哥,你脖子后面沾了点灰。”贺西眼尖的看到后,想帮他揩掉。

微凉的手指刚碰上黎知若的后颈,黎知若就浑身一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耳尖迅速染上绯红,捂着脖子往旁边躲了两步。

贺西才猛然想起来,挠挠头,脸色羞窘:“我忘记黎哥你身体特容易敏感了。”

不提还好,一提起贺西就忍不住回忆黎哥拍戏被碰到这里那里时,浑身不自在又只能忍的模样。他目光习惯性地去捕捉黎知若的耳朵,果然已经红成一片。

贺西呃了声,指指停在片场外的保姆车,“黎哥,司机来了,咱们走吧。”

黎知若心里一声喟叹,手不用摸耳朵都知道已经红透了,认命地往片场外走。

他这一走,也带走了一道辗转流连在他身上的好奇视线。

陆沉收回眸光,脑子里还是刚刚身穿白衬衣的青年,捂着绯红耳尖的那幕。黎知若居然比电视上看着还要白,他拍戏的时候,化妆师该不会都给他涂黑了的吧?穿白衬衣还挺好看,怎么没见上节目穿过,眼睛也怪漂亮的,就是——

“看清楚你对象啦?”

“看到了就别再挤我,腻歪死了!”

陆沉正在比较黎知若最近播出的一个采访视频,和现在的样子哪里哪里不一样,就被童秋一手肘撞开,差点没坐稳跌下板凳。

他摸了下鼻子,拍拍手,目不斜视:“行了没你事。”

童秋拿出手机,点开银行软件,手机摊在掌心递向他:“和你配合好了,答应我的事该做了吧。”

陆沉看他一气呵成的动作,额角狠狠跳了跳,给他转了五十万。

童秋美滋滋收款,朝陆沉一挑眉:“后续还有这样的业务,继续找我哈。”

“真不打算回家了?”陆沉被他得意的贼笑气得不行,皱了皱眉。

“老头都把我赶出来了还咋回。”童秋傲娇扭头:“除非他求我。”

陆沉:“你就作吧。”

陆沉这话他听了不下十遍,童秋摆摆手,好奇地挤眉弄眼:“不说我了,你怎么搞的,真就结婚了?”

陆沉耸耸肩,没说话,态度已经表明一切。

童秋噫了声,啧啧道:“真没想到,你居然是咱们一堆人里最先结婚的,福气不浅哦。”

陆沉想打他。

童秋继续道:“说来我和黎知若今天还有点交集,我把他给撞进水池里了,那家伙,差点吓死我。他真是黎伯伯家的大儿子啊?藏得也太深了,我居然一点都没听说过。”

陆沉忽略他后面问的那句,皱眉:“掉水里了?”怪不得刚才看着脸白的太过分,估计被吓得不轻。

“你心疼?”童秋揶揄地冲他挤眼睛,而后摊摊手,无奈道:“我不小心撞的,谁让拍戏这么难,什么走位镜头,完全搞不懂,以后再也不拍戏了,不好玩。再说我也道歉了,还送了很多补品,你就别心疼咯。”

“我是心疼。”陆沉冷笑,“我心疼掉水里的怎么不是你,最好把你身上那股不着调的味儿洗干净,省得童叔叔整天操心。”

童秋手臂环胸:“呵,咱们一堆人就你最不着调行吗!”

两看相厌,陆沉耸耸肩,童秋一扭脖子,两人间仅存的“旖旎”氛围消失得一干二净。没在剧组停留多久,陆沉就离开了。

陆沉回去途中,接二连三收到通知他晚宴要早点去的电话,他百感无趣,干脆关机,一直到回公司,坐在经纪人的办公室后,才重新拿出手机刷刷刷。

而现在才被告知联姻消息的经纪人,脑子里像灌满了浆糊,晕晕晃晃。

他不停地围着陆沉转,忽而发出一声惊吼,懵逼道:“你要和黎知若结婚?!”

不怪经纪人震惊,黎知若年少成名,是娱乐圈最年轻的三金影帝,偏偏这人性格还很温和,待人谦和有礼,经纪人老早就想让陆沉同他合作,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现在机会不就来了吗!

“你们俩怎么认识的?这就结婚了!”经纪人一屁股坐在陆沉旁边,满脸惊讶。

陆沉盯着手机,目不斜视:“不认识。”

然而此刻经纪人已经不想追究他俩婚前的事了,不管是风花雪月还是一见钟情,都没有现在他一个职业经纪人需要安排的事情重要:“你等我想想,要公开?那后续的活动我得重新交涉,你和黎知若现在的热度都高,要是结婚的消息传出去,恐怕要爆。诶,要不给你们安排一起拍部剧,综艺?夫夫档——”

刚说完,就看见陆沉一双眼睛沉得吓人。

经纪人心虚地噤声。

陆沉轻笑,屈指敲了敲他的额头,掷地有声说:“你想多了,我会喜欢他?木讷无趣,迟早要离。”

  • {{attr.name}}:
小说库

《可爱特长生》作者:安知雀(完结)TXT下载

2022-1-3 17:08:46

小说库

《[综神话]真人难为》作者:姒尹(完结)TXT下载

2022-1-3 17:15: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