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黑白美少年的问候》作者:木秀于兰(完结)TXT下载

作者:木秀于兰
类型: 综漫,情有独钟,天作之合,文野
主角:白衣,黑衣

文案:

白衣和一个黑漆漆的、心思险恶的鬼怪合体了。

白天为人,晚上为猫,他来到横滨生活。
除了每天绞尽脑汁抓到鬼怪,见识了这座城市罪恶的白衣还偷偷摸摸进行着一项让人闻风丧胆的副业。

追逐鬼怪,寻找被鬼怪污染的少女,躲避追捕,白衣觉得自己就是新一代时间管理大师!
好在他有人猫两个身份,马甲捂得妥妥的,敌人必不可能找到自己。
白衣信心满满。

奇怪的是,他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惦记上了。

红发男人温声喊他:白衣快过来,饭做好了。
绷带怪心中盘算:把这猫的蛋蛋割了。
垂耳兔凶神恶煞:让在下来帮助你了结自己!

白衣:……你们怎么回事,马甲快掉了,你们不要过来啊!

某鬼怪-黑衣:呵呵呵,一群神经病还想接近白衣。
白衣:你才是最大的神经病好吗!

注意:
1.OOC归我,人物归原作
2.综的:路口美少年,横滨Mafia,井中名侦探,承担痛苦的战斗少女,鬼饲养人的世界
3.CP:黑白

预收《乱步猫猫找主人》
完结文《没基友的宰不是好coser》
内容标签: 综漫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衣,黑衣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黑白少年到来横滨

立意:爱对孩子价值观引导的重要性

《来自黑白美少年的问候》小说精彩试读:

临海的城市,强风呼呼掀起大浪,一个浪花声势浩大撞上巨岩,撞散开无数雪白泡沫。强劲的海风并不停歇,从宽广的海面一路吹向城市,吹过巨大的垃圾场,带走大量臭气。

垃圾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蹲着的白衣小孩缓缓吐出口气,揉揉自己的鼻子,感觉臭气好歹稀疏了些。

在这垃圾成山堆积,到处充满污秽的灰暗地盘,一抹雪亮的白色身影真是足够显眼的,虽然身形够小,蹲下更小得像个团子,但凡有人路过,也无法看不到他这一点宛如发光的亮白。

更别提他面前还躺着一具尸体。

小孩蹲着,正拿着一把破旧小刀一下一下刨着土,以刀的破损程度来看,大概率是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刨两下土小孩还抬起头来看旁边的尸体一眼,尸体穿着黑色西装,脸上带着黑色墨镜——曾经戴着黑色墨镜,现在墨镜已经跌到地上,已没有生机的眼睛瞪大,目光所看之处正是白衣小孩。

织田作之助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他想,一般的小孩被死者这么看着,早就吓得不行了吧,竟然还在镇定地刨土。

“真有意思。”一旁同行的好友轻轻笑出声,眨着眼睛,举起双手,架起一个方形框住这幅场景,“是想埋了那人吗。”

他们站在一处垃圾堆顶,居高望远,小孩还没发现他们,仍在专心地拿刀刨土。

织田作之助有些疑惑:“哪来的小孩,是那具尸体的孩子吗?”

海风吹得好友披在肩上的黑色大衣猎猎作响,等了两秒没有得到回答,织田作之助眼带询问侧头看去,太宰治眼神在空中飘忽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察觉到织田作之助的眼神,太宰治开口:“走吧,织田作,首领的命令还等待我们去完成呢。”

“那个孩子……”织田作在思考自己翘班送这个小孩出去会不会不好。

“我让手下带他出去。”太宰治拿出手机,哒哒按着,看来在发消息。

织田作点头:“麻烦了。”

两人转身离开,在身影快要消失之时,被两人讨论的白衣小孩不经意抬头看了两人一眼。他停下拿刀刨土的动作,状似思考几秒,站起来,丢下刀,决定改变方式。

他开始费力地拖动尸体。

蹲着不显,站起来更能直观看出小孩的小了,看着大概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身形还没有旁边一小堆垃圾高。

他搬得很费力,一个成年人的身体对他来说的确太过费力,用力半天,不见尸体挪动一点。他放下尸体,把周围一些好捡起来的垃圾捧过来,试图堆在尸体上。那些垃圾不给面子地滚了下来。

小孩:“……”

他看起来有些苦恼,叹了口气。抬头四处张望,确认没有人。

悄无声息的,薄薄的雾气以白衣小孩为中心散开,朦胧的白色包裹住四周的垃圾。顷刻间,垃圾哗啦啦从尸体上空凭空出现,很快覆盖住尸体,堆起一个小尖。

小孩一脸严肃站在垃圾堆起的坟墓前,双手合十,闭上眼,默默维持这个动作一会,离开了。

织田作走出一段距离,突然出声问太宰:“那个孩子有什么特别的吗?”

“为什么这么问呢。”太宰治专心看着前方,偶尔看看脚下,在一片脏污里选择更好的下脚之地。

“一个误入战场的孩子,平时太宰是不会管的吧。”织田作回答道。

“谁知道呢。”太宰的回答意味不明,他踢开几个遮挡的垃圾,底下显露出一具尸体。太宰治捏着鼻子弯腰在尸体口袋里摸索一下,捏出一个钱包,织田作也赶紧帮忙收捡其他东西。

太宰治挥手在鼻子下煽风,忍不住抱怨:“真不想来做这些善后的事啊,这里太臭了。”

“人手很紧张,最近损失的人太多了,首领也很苦恼吧。”织田作低头翻找着尸体身上的东西,在太宰治只拿了一个钱包还站在那皱着脸抱怨的时候,他拿了好几样东西,丢进提的包里。

他把太宰治捏着的钱包也抽走。太宰治这下两手空空,于是又兴致盎然往前走了。

“刚才那个孩子旁边的,也是黑手党的成员吧。”织田作回想那副场景。

“似乎是。”太宰治甩甩手,“还要让手下也顺便把那个人身上的东西也拿了,要是留着让军警找到就不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会有小孩。”织田作若有所思道,“这处巨大的垃圾场是各个黑手党火拼的战场,别说普通居民,连军警都很少会来,应该没有谁会傻到把孩子带过来,而那个孩子……似乎执着想把那个人掩埋。”

“织田作果然还是很在意。”太宰治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不开心,“暂且相信一下我的手下,放下什么小孩,我们……”

旁边传来动静,太宰治看过去,什么也没看到。

“白色的矮小身影,是刚刚那个小孩。”织田作快步走过去,绕过一处大垃圾堆,在后面看到一具尸体。战场里四处留尸织田作已经见怪不怪了,奇怪的是尸体旁边,还很明显残留着的小脚印。

太宰治捏着下巴:“他已经把刚才那个人埋起来了吗?跑得倒是快,看起来还想把这个人也埋起来呢。”

“这里很危险,放他乱跑可不行。”织田作眼神顺着脚步,正想追上去,太宰治一把扣住他的手腕。

“织田作——”太宰治拉长声音,带着些软声的抱怨,鸢色眼眸沉沉看着织田作,“再不抓紧干活这么大片垃圾场我们可翻不完。”

“做不完晚上我可以继续做。”织田作有些不解,“太宰治不想我去管那孩子吗?”

“很可疑啊,织田作不是也有这种感觉吗。为什么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会出现在战场,为什么要掩埋尸体,当然,也还有理由可以解释这些,比如父母死在这里,他在战后找了过来,所以最大的原因还是我看他不爽。”太宰治说得理直气壮,一脸坦然。

织田作不懂这种坦然,有些感叹道:“这个时候,太宰表现得倒是和外表挺相符了。”

十六岁的少年,脸上还带着未完全褪去的稚气,理直气壮的样子并不会让人生气,反倒会让人会心一笑。

“再不过去他就要跑远了。”织田作耐心劝道。

太宰治定了几秒,看来织田作不会回心转意,只好妥协,松开手:“我在这等你。”

织田作顺着脚印追上去,他跑得很快,脚程是五六岁的孩子完全无法比的,对方似乎也有这种自觉,追出去不远,在看到一片踩踏得十分杂乱的脚印后,再没了延伸的痕迹。

看来是躲起来了。织田作心里点头,在这个危险的战场的确要小心一些才行。

四周看起来没有什么破绽,但是织田作平日干活找东西之类的事做得多,通过细微的线索很快锁定了可能藏身的地方——某处垃圾堆里。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钻进去的。

“抱歉,我吓到你了吗。这里很危险,我带你出去吧。”织田作一边清理垃圾,一边温声安抚道。虽说是尽力放柔的声音,别人听起来也不过是压低了一些,语调很平,倒和织田作面无表情的脸相得益彰。

很快通道清理出来了,织田作看到垃圾堆里一个蜷缩的白衣孩子,透亮的黑白眼睛一眨一眨,眼里没有害怕的色彩。

织田作放慢动作,观察着孩子的反应慢慢靠近,就像接近街角的流浪猫一样小心翼翼:“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的嘴唇微微动了下,用气音说了什么。虽然很小声,织田作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

他的手触碰到小孩,于是将其从垃圾堆里抱起来。小孩被举高,原本干净的白衣服已经沾染了各种污秽,织田作仰头和他对视,说出自己刚刚捕捉到的名字。

“你叫白衣是吗。”

织田作没有把白衣放下来,也不嫌弃他身上的污秽,弯曲手臂,让白衣坐在手臂上,让他就这么窝在自己怀。白衣一直很安静,被抱在怀里也只是怯怯地用小脏手轻轻捏住织田作的外套边,看起来很怕自己掉下去,又不敢用力抓住织田作。

看着并不害怕也不慌乱的白衣,织田作决定直接问他:“这里很危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衣张望着四周,慢了好几拍才小声回答:“……找人。”

“是那个人带你过来的吗?”

小孩思考了一下,摇头。

织田作换了个问题:“你还记得自己家在哪吗?”

沉默,然后摇头。

也并不能对五六岁的幼崽要求什么,织田作很体谅白衣:“没关系,我很快就带你回到家。”

太宰治一个人百无聊赖站在原地,如果有选择,他大概会选一个更轻松,看起来更能体现他的无聊的姿势,可惜地上只有肮脏的垃圾,还淌着污水和油腻腻的石油废料。

“太宰。”织田作喊了一声,太宰抬眼看去,柔软的黑发在海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摆,扫着白皙的脸庞,他看见织田作,和织田作怀里探头看过来,一脸好奇的孩子。

太宰治没看织田作,他看着这个孩子。若是被太宰治暗藏锐利的眼神盯住,连其手下也得心惊胆战立马低下头,忐忑不已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什么,这个被他盯着的孩子却目不转睛回视他。

织田作走近,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面对面,定定对视的样子让织田作有些不解。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动作打断了沉默的对视,只见白衣突然向太宰伸出双手。

一个典型的孩子要抱抱的姿势。

不仅没被吓到,反而更想亲近了吗。

这个场景有些出乎意料,织田作看一眼两人:“没想到太宰意外的受孩子欢迎。”

太宰治瞥一眼脏兮兮的小手,若无其事看向织田作,不理会倔强伸着手的白衣:“现在呢,织田作要先把这个孩子送出去吗。”

织田作沉吟道:“的确,带着孩子不好工作。”带着孩子一路搜刮战场死者身上的物品,随便想想也知道会对小孩带来不好的影响,即使这个小孩刚刚还在试图掩埋尸体。他有了决断:“我先送这个孩子出去,很快回来。”

太宰治举起手臂,不满地晃晃手:“是——我也去。”

织田作强调道:“我很快就会回来。”

“我也要去——”

织田作无奈。

最后两人对翘班一事达成一致意见。

“织田作要把他送去哪?”

“家里没人,没人照顾不行,先让老板照顾一下吧。”

“是织田作经常光顾的咖喱店吗。”

“是餐馆,不只卖咖喱的。”

“哼哼,反正织田作只会点咖喱,有机会我也要去尝尝。”

两人谈笑风生,扯着琐碎小事,气氛浑然没有他人插足的空隙。白衣有些呆,左右看看。想来太宰治是不会愿意抱着他的了,白衣只能自力更生,他扯扯织田作的衣服,吸引他的注意力。

织田作低头:“怎么了吗。”

怀里的小孩声音低低细细,听着还带着点哑,就像很久没开口说话了一样。这次说话比气音要大声些:“我……下来。”

依言把白衣放下来,正不明所以,就看见白衣迈着小短腿向太宰治走去,伸手就想去抓住太宰治的黑色大衣。

太宰治大幅度侧身避开,微微眯起眼,低头看他:“你很想碰到我呢。”

白衣没有抬头,只能看见孩子浓密漆黑的睫毛快速扑闪了好几下。小孩解释一样艰难说道:“哥哥……跟着……”

之后哼哧哼哧说不出什么,织田作打圆场:“难道是太宰长得很像他的哥哥吗。”

这还是织田作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积极主动向太宰治面前凑上去,太宰治在组织内外威名远扬,连组织内部的人都颇为惧怕。即使什么都不知道,看到太宰治一脸厌弃,也该感觉到什么吧。

“是吗。”太宰治很是冷漠地说道,口气带着很强否定意味。

小手举起又尝试要抓,太宰治直接后退一步,小孩僵在原地,默默盯着太宰治身体的样子就像在思考要不要直接整个人扑上去一样 。

织田作对白衣这么喜欢太宰治的反应摸不着头脑,哄着他:“白衣,先离开这里,有机会慢慢和太宰哥哥培养感情好吗。”

太宰治撇过脸,织田作猜测他偷偷做了个嫌弃的表情。

不等白衣回答,太宰治不客气开口道:“如果真这么想跟我培养感情,先送到我手下那里吧。”

送去这么多黑手党身边吗?织田作用眼神询问太宰治是认真的吗。太宰治扬眉:“有什么关系,不是要和我相处吗,相信大家长得凶了点完全不成阻碍。”

白衣似乎听懂了,又或者感觉到一股微妙的恶意,他迅速躲到织田作身后,扶着大腿探头看向太宰治,眼神很是警惕。

看来白衣放弃接近太宰治了,织田作抱起白衣,白衣挣扎了下,织田作解释道:“地上不好走,抱着你走会快点。”

小孩安静下来,看来接受了。接下来走路,上车,下车,小孩清澈透亮的黑白眼睛一直没从太宰治身上移开过。太宰很是淡定,任由白衣盯着,一点也没有被盯久的不自在。

车停在一家靠海的小餐馆,织田作很喜欢在这家店吃咖喱,每周必来,和店老板熟得像朋友一样。

餐馆的老板在店里看见车就知道织田作来了,等人一进门就热情地大声招呼:“小织,怎么来这么早,今天不上班吗?”

“出了点小麻烦。”织田作看向白衣,老板的眼神也跟着落到白衣身上。

“哟,好漂亮一个孩子,小织哪带过来的。”老板惊喜,放下手上的东西。

白衣长得白白嫩嫩,五官精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是灵动,右眼一颗小痣,睫毛长而弯。小脸上没什么表情,让人忍不住想逗逗他。

老板瞧着心生喜欢,双手擦擦围裙走出柜台。上下打量一番,觉得织田作和白衣一大一小两个人摆着同款的面无表情脸,十分相搭,还颇具喜感。

“这孩子叫白衣,是工作的时候遇到的,能拜托老板照看一下吗。”织田作开口请求。

“小织你尽管去忙,我保证照顾好这小家伙。”老板面带笑意抱过白衣,白衣没有抗拒,只是眼神依依不舍看着太宰治的方向。太宰治站在门外,倚着车子眺望远方,没有看白衣。

知道两人要走了,白衣开口问道:“太宰……”他顿了顿,加了个“哥哥”,继续道:“还会来吗?”

织田作回头看了眼店外无所事事的太宰,只能回复白衣:“也许吧。”

“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白衣又问道。

织田作顿了一秒,反应过来这次的哥哥是在叫他:“搞快些,天黑前应该能做完。”

白衣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乖巧地挥挥手,一副一心等织田作回来的模样。

餐馆不算忙,座位挺空,老板把白衣放在一个角落的座位,给他找了找玩具,餐馆没有小孩玩的玩具,老板只好给了些纸笔让他画画,点开手机的游戏界面教他玩。有客人来的时候老板在柜台忙忙碌碌,也能顺便照看白衣,没客人的时候就和白衣聊天,力求不让白衣无聊。

“小白衣是哪的人啊?”

白衣只是摇头。

“小白衣在画啥?”

白衣让开手,示意老板看。

聊了几轮,一直受到老板也算意识到了,小白衣他啊,就不喜欢说话!

还是安安静静看这孩子画画吧,这样好歹也没打扰人家。

白衣捏着圆珠笔,画得很慢,漫不经心涂涂写写,对手机上的游戏没有一丝兴趣。

他画了个脸,画上细长的眼睛,然后慢慢涂黑整张脸,又画了一团黑色的什么,老板猜测也许是猫狗之类的小动物。然后草丛、大树,高墙,房子,也是全部涂黑,即使和之前画的重叠了也不在意,一张白纸慢慢被填充成一张黑纸。

涂鸦的时候白衣还时不时会望向外面,老板试图寻找白衣所看之物以得到共同话题,最后得出小白衣只是在凝望天空的结论。

真是个安静的孩子。

太阳西移,海滨城市的夕阳在天空泼上各色美丽的红橘紫黄,格外好看。白衣放下笔,跑到老板身边小声说自己想上厕所。

白衣进去厕所十五分钟后,老板担忧地在门外问是不是大号,在白衣进去厕所二十分钟后,一直没得到回应的老板终于撬开了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织田作的手机被拨通,老板着急的声音传来。

“小织!小白衣他不见了!”

织田作一怔。

  • {{attr.name}}:
小说库

《据说日柱大人是火神》作者:放鸽子(完结)TXT下载

2022-1-4 12:42:20

小说库

《蓝buff归你 你归我[电竞]》作者:一只大雪饼(完结)TXT下载

2022-1-4 12:48: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