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与男神的简单相加》作者:南枝(完结)TXT下载

作者:南枝
类型: 都市情缘,情有独钟,天之骄子
主角:程越溪,曾琦

文案:

曾琦曾经爱程越溪爱得发疯,但程越溪喜欢别人,现在,那个别人出事故死了。
《微检》系列文,涉及病原检测与鉴定,以及新冠。

曾琦:年轻的病原微生物方向PI,教授,博士生导师,工作狂。
程越溪:医疗检验设备技术服务部老大,是温柔细心的人。
注:本文一个男主有过前男友,确认能接受再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越溪,曾琦 ┃ 配角: ┃ 其它:《微检》系列,南枝

一句话简介:《微检》系列文5

立意:珍惜当下,认真生活

《男神与男神的简单相加》小说精彩试读:

2019年,10月底,晚秋。

下午七点,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曾琦开了车从南边往西二环的父母家去,城市里的霓虹灯火不断从车窗闪烁而过。车再次停在红灯前,曾琦一转头往路边望去,才意识到这里距离程越溪的住处不远。
他自从回国工作以来,工作就特别忙,每天都安排得紧紧凑凑。虽然和程越溪多次相约要一起聚餐,但这种“约会”,最近一次好像已是去年春节后新学期开学前,之后两人也曾经在微信上有过问候,不过因为两人都忙,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明明是在同一座城市,甚至工作也有一定相关性,但要见面却并不容易。

曾琦曾经爱程越溪到恨不得发疯,那段时间,他完全不像他自己,他在后来回想当时的状态,那时候的嫉妒就像硫酸似的,把他的灵魂灼烧融化成丑陋到不辨面目的地步。
但这份情愫却抵不住时间的威力,这么多年过去了,强烈的感情也如少年时自我意识过剩的激情和天真,被磨砺得只剩下一层“成熟”“圆融”的中年皮相。

想到程越溪,曾琦的心绪多少还会有些起伏,让他知道他对程越溪的感情并没有完全消融,但这些起伏在此时很快就被响起的手机铃声震散。
曾琦一看,是他的博士生蒋昕打来的,应该是实验室的什么事,曾琦马上连上车载蓝牙接了起来,对方道:“曾老师,我们测的基因组数据出来了。”
曾琦的心思瞬间转到了工作上,道:“我今晚有些家事要处理,大概十点多回实验室,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回实验室了自己看。”

蒋昕是曾琦任教以来带的第二届学生,做曾琦的学生已经有六年多时间了,相比其他学生,她对着曾琦时总是更随意,也对曾琦更能表达自己的关心,她说:“曾老师,周六晚上您就休息一下吧,即使年轻,也不能总熬夜啊。我不是催您回来干活来着,我就是和您说数据出来了。”

大概是曾琦并不比他的学生们大多少岁,所以曾琦对着学生时,更在意自己的严肃形象,几乎从不和学生们开玩笑,他此时也没有多说,只是道:“嗯,那就这样吧。”

刚挂了蒋昕的电话,手机又响了,是一位颇有威望的业内大牛邀请他去做学术报告,曾琦想了想自己的时间安排,就应了下来。
经过一系列事情打岔,等到了他父母家楼下,曾琦才再没心思去想程越溪的事。

曾琦敲了门,保姆开门后便笑着和他打招呼,“小曾老师,您到了啊,穆主任本来在客厅里等您来着,刚才进书房里去了。”
曾琦同她颔首后,换鞋进了客厅,曾母姓穆,是省直某单位的领导,临近退休了,所以被换到较闲的部门,这才有多一些空闲在家,不用总加班或者出差。

曾父曾母为了工作离单位近,依然住着二环内的这套房子,这套房子不大,只有一百二十来平米,又有些年头了,虽然房子里打理得干净整洁,但依然掩不住一股上了年头的味道。
曾琦回国上班后,就没和父母住一起了,主要是两代人观念上有挺多不一样,加上家里三人都忙得很,在一起不免互相打扰,不如分开住。

保姆道:“小曾老师,您去叫一下穆主任出来吃饭吧,我去厨房里端饭菜。”
这位保姆四十多岁,在曾家服务了小十年了,和曾家关系挺近。曾琦应了一声后,就去敲了书房门,“妈,嬢嬢让你出来吃饭了。”

穆主任在书房里说:“曾琦,你来了哦。你进来帮我看看,这个要怎么做。”
曾琦只好推了门进去。
书房里三面墙都是大书架,里面整齐摆放着大量医学方向、管理方向的专业书籍和写着条目的文件夹,曾琦的父亲曾寅青是S城某知名大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从事管理工作后,他虽是不再上手术台了,但要懂的方向只会更多,这间书房里的大多数书籍和资料都是他的。这一天,他在出差,并没有在家。

靠着窗户的地方,摆着一张大书桌,一名有一头浓密大波浪卷发的女士坐在书桌后。
这位女士长着一张端方雍容白皙的鹅蛋脸,气质典雅中带着大气和蔼,她脸上架着一副细银边老花眼镜,脸上已经有岁月留下的细纹,浓密的头发间也有少许银丝。
穆主任是位漂亮人,即使到了这把岁数,又未做修饰,依然会让人打心里赞叹她的容颜气质。

曾琦长得和他妈颇相像,只是气质上要冷淡严谨得多。
曾琦走上前去,问:“你在做什么?”

穆主任见儿子来了,便稍稍流露出了女人故意做出来的“娇憨”,道:“单位上了一个新系统,办公室的妹妹是来教了我一遍怎么用,但我现在脑子就是瓜的,一遍根本没听懂,哎哟,在单位用着明明好好的,一回来就又不行了。我真是觉得我就是要被淘汰的了,一天天地都是新东西,学都学不过来。”

曾琦多少意识到他妈既是要让他去解决问题,又是要让他安慰“老年妇女”两句,不过曾琦没吭声,他妈和他之间的很多交流,都是他妈的自娱自乐。
绕到书桌后在他妈身边探身看了看笔记本电脑屏幕,曾琦也没多说,就拿过他妈手下的鼠标,点着来回看了看,说:“你没开加密□□,你开了,再点你们的系统,就可以了。”

穆主任看儿子给自己三两下就解决了问题,她就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道:“哦,是这样来着啊。”
曾琦看她演戏一样地神情夸张,也失笑道:“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穆主任摇了摇头:“现在没有了,再有我再问你。”
曾琦道:“那先去吃饭吧。”

“哦,吃饭吃饭。”穆主任起了身,说,“你最近又不好好睡觉吗?我看你都有黑眼圈了啊,儿子,你还是要注意一下,未老先衰可要不得,你都还没找对象呢,皮相还是重要的哦。”
虽是不太在意这些,但曾琦心下还是起了一点涟漪,“啊?哦。”

“哦?哦?”穆主任看着儿子,就无奈地摇了摇头。
坐上饭桌,开始吃饭,穆主任又盯着儿子说:“你回国也有六年多了嘛,事业也都上轨道了,之前说工作忙又没上轨道,不想找对象,那现在呢?”

一个三十多岁的优质单身男性,面对的催婚和介绍相亲,比他同龄同状态的女士面对的还多。
曾琦的好几位合作伙伴都是女PI,其中也有没结婚的,好像她们还比他要自在一点。当然,也许是她们不会同他谈这方面的事,所以他不完全了解她们在这方面的压力。

曾琦只闷声吃饭,他一周就只回父母家一趟,基本上都是周六晚上,有时候是周日中午。一来是因为看望父母,二来是既然制定了这个计划,那就要实施下去。
大概是穆主任近来的确是闲了一些,所以好像更加关心曾琦的婚姻问题了。

穆主任看他不答,是准备一直做个闭着嘴壳子的闷头鹅到底了,她就更加无奈,说:“我们单位的小年轻们,不想结婚的也挺多,但基本上都是女孩子不想结婚。我自己就是女人,女人的苦,我是知道的,结婚生孩子,真是对女人没太多好处,事儿倒是来了一堆又一堆,劳苦多,功劳没有,事情越做越是责任重,不做也是要挨骂。她们对我说这些道理,我听了都觉得这道理再明白不过了,但我转头一想,你又不是女人,你不想结婚,又是因为什么?”

曾琦闷头吃面前摆着的那一盘鲜椒兔肉,吃得额头上起了一层薄汗,但偏不想和他妈交谈这方面的事。

穆主任之前还满腔母爱,此时母爱已然化成愤懑,气急了把那盘鲜椒兔端到了自己跟前,说:“是觉得我话太多?还是觉得催婚的母亲不可理喻?”

“没有。”曾琦看他妈是真生气了,才赶紧打圆场,“我刚想到我们实验上的一个问题,怕忘了,就多想了一会儿。”

穆主任冷哼了一声,道:“你觉得我烦是吧!我还觉得你烦呢!真不知道生个孩子到底是有什么用,专门气人?”
曾琦:“……”

曾琦只好安抚了他妈:“没有。你以前工作忙,也没时间享受自己的生活,既然现在闲一些了,你找些自己喜欢的事做,这样开心一些。”

曾琦这安抚的话,还不如不说,穆主任心说儿子是认为她这是闲得慌,又没自己的生活,所以才要去管他呢。
在沉默了两秒后,穆主任没好气地道:“我看和你能够般配的女孩子,个个地有自己的追求,你这个脾气你这张嘴,你不改改,我不怕得罪你,曾琦,她们有一个看得上你,我跟你姓。”

曾琦:“……”
曾琦苦笑了一下,道:“妈,我真的工作忙。没时间和另外的人接触。再说,和人在一起,就是责任,我没有时间,也很难生出感情,要是这样的话,还去和人相亲,不是害了别人,耽误人时间吗?”

穆主任点了点头:“好,你这个理由,我接受。我也不是要管住你干涉你生活,但你有什么理由想法,你总要告诉我,让我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你从小就这样,上幼儿园时,就闷头只知道做自己的事,我和你爸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我那时候还生怕你精神有问题,带你看病,担惊受怕,现在你这么大了,我还要这样担心你!有什么事,是不能和我讲的呢?让我知道一点你的心理状态,你在想些什么,让我少点担心,就真的不行吗?难道在你心里,我和你爸是不会理解你,不会支持你的人?”

曾琦顿时也内疚极了,道:“我知道。你不要担心我,我没事。我也知道你和爸都是为了我好。”

穆主任低低地叹了一声,放下了筷子不吃了。

保姆在旁边说:“穆主任,您吃这么少,不再吃点吗?”
穆主任道:“到这个年龄,要吃,又能感受到多少滋味呢。我饿不着,妹妹。”
她说着,又把曾琦喜欢吃的鲜椒兔端回他的跟前。

曾琦说:“妈,你再吃点吧,难道刚才是真的被我气到了。”
穆主任看他竟然也伏小做低起来,失笑道:“我要是真被你气到,那还不在前几十年就被你气死了。”
曾琦:“……”
曾琦看她精气神虽是有,眼神里却很多怅惘,曾琦也不明白他妈又在想些什么了,只好沉默下来。

穆主任突然叹了口气,说道:“儿子,你听说你黄嬢嬢家赵景心的事没有?”

听到赵景心这个名字,曾琦便是一僵,他握着筷子的手都抖了两下,筷子尖端夹着的青豆落回了盘子里。

穆主任看他这副神色,以为他是知道了,便说:“你说,人世间,即使是父母子女之间的缘分,又是多么地脆弱啊。前几年才听说你黄嬢嬢因为赵景心喜欢男人闹得要死要活,这才几年,就这样了,要是她知道会是如今的局面,她当时又何必要那么闹。”

黄嬢嬢是穆主任的同龄人,和穆主任关系较近,有时她们还会约着一起旅游或者逛街买衣服。
但曾琦和黄嬢嬢其实不熟悉,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几年前,曾琦却对她的儿子赵景心很熟悉,因为程越溪从高中时期就喜欢赵景心。
知道程越溪从高中就喜欢赵景心,那是曾琦上大一时,程越溪亲口告诉他的。
那天的事,曾琦至今记得非常清楚。

  • {{attr.name}}:
小说库

《那个渣攻名花有主》作者:北林大疯(完结)TXT下载

2022-1-5 9:17:37

小说库

《你比AK难压》作者:我喜欢吃糖(完结)TXT下载

2022-1-5 9:24: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