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AK难压》作者:我喜欢吃糖(完结)TXT下载

作者:我喜欢吃糖
类型: 情有独钟,破镜重圆,游戏网游,甜文
主角:梁良,韩染

文案:

梁良和韩染被称为电竞双皇,合则天下无双,分则各自为王。

在他们的唯粉眼中,他们之间水火不容,王不见王,有他没我。

在他们的CP粉眼中,他们天天都在do。

实际的正主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

“队长,你骂骂我吧。”

“队长,你抱抱我吧。”

“队长,你亲亲我吧。”

……

梁良忍无可忍,冲他大吼,“我是你前男友。”

韩染两眼放光,“好的,老婆。”

梁良:“???”

———

韩染以一己之力掰弯梁良,本以为可以谈个甜甜的恋爱。

万万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小两口不得不分手。

两年后,电竞大神韩染回国,开启漫漫追夫路~

一个光明正大撒狗粮,偷偷摸摸谈恋爱的流水账无脑小甜文。

温柔傲娇猫咪攻vs深情专一小狼狗受

食用说明:

1.攻没心没肺,恃宠而骄

2.受占有欲强,恋爱脑,人帅X好,一心想做top

3.受追攻,受宠攻。

【预收】

《追夫日记》

1、虐攻身

2、狗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良,韩染 ┃ 配角:暂无 ┃ 其它:受宠攻,受追攻

一句话简介:小狼狗和他的猫咪小娇妻

立意:不忘初心,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你比AK难压》小说精彩试读:

梁良一进训练室就觉得气氛不大对,安静得过分,连平时叽叽喳喳最吵的米修也不说话,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操作得飞快。

这不是他一贯的风格,以往每次训练当中最爱偷懒的就是他。

事出反常,必有因。

“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都这么认真?”他笑吟吟地打趣队友,背着包走到座位面前,随手将包扔在旁边,把外套脱了,搭在椅背上,往椅子上一坐,伸长胳膊,伸了伸懒腰。

昨天打完比赛,回到国内已经太晚了,他没回家,怕打扰家里其他人休息,于是一个人在酒店凑合了一夜,酒店的床还是没有家里面的舒服,睡得他腰酸脖子疼的。

“咳咳!”季杰坐在他对面,用力地清了清嗓子。

梁良坐直身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调侃道,“你不会是昨天赢了,太高兴,出去嗨到太晚,嗓子都给吼哑了吧?一会儿被教练听到了,准得又骂你一顿,到时候可别找我帮忙,你自己作的。”

季杰一脸便秘的表情,用力地冲他摇了摇头,挤眉弄眼的,不知道在暗示些什么,他也看不明白,抓了个抱枕朝他丢了过去,正中他怀里,“要说什么就说,别磨磨唧唧的。”

季杰还是没有开口,一个劲地眨巴眼。

梁良嗤了一声,一脸的嫌弃,“别这么看我,你眼睛眨烂了,我也看不懂,你又不是女人,你要是个女的,我会以为你是在给我暗送秋波。”

季杰张了张嘴,本来想说什么,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把头低了下去,用力敲击着键盘,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作响。

“嗯?”梁良给了他一个怪异的眼神,觉得他的作为实在有些不寻常,可他又不肯说。

他猜也猜不到,扭头正要问另一边的米修,米修伸出两根手指,捏在嘴面前,像拉拉链一样划过,表示自己禁言了,然后又把头低了下去,比之前埋的更低。

“呵……”梁良被他们逗笑了。

他只当他们是无聊,合起来戏弄自己,一些小把戏而已,反正队里这几个人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不足为奇了,他没当回事,懒得陪他们胡闹,戴上耳机,打开电脑,准备打几把训练赛。

耳机麦里的游戏声音太大,他没有听到逐渐靠近身后的脚步声,直到有人站在他身后,定定地站了半天都没有离开,那股灼热的目光让他后背毛毛的,有些不自在。

埋伏了半天,成功击杀了对面房子里藏着的敌人后,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他以为是教练在他身后站着,耳机摘下来,挂在脖子上,扭过去,脸上还带着嘻嘻哈哈的笑,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样?教练,我这波操作还可以吧?是不是……”

他看见身后的人,话音戛然而止。

“韩染?!”

他尴尬得笑不出来,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脸部的肌肉都僵硬了,隐隐抽搐,头皮一阵阵发麻,心里发虚。

“你、你怎么回来了?”

他抬手捂着额头,慌乱地左顾右盼,试图能找个人帮帮他,缓解一下和前男友见面的尴尬场面,可是另外两个队友都死死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键盘,关键时候掉链子,这种事还是得靠他自己。

这尊大神怎么过来了?

也许是这几日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的精神一直紧绷着,无暇顾及其他事,导致都忘记了这人已经回国的事情。

韩染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伸手想摸他的脸,他刚从洗手间出来,手上湿湿的,指尖上都是水珠。

梁良下意识往后一躲,他摸了个空,手顿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的,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皱着眉头,一脸很不爽的表情。

“你手是湿的。”梁良嘀咕了一句,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一股脑的塞进了他的手里,垫在他的手心,然后将脸凑了过去,让他冷冰冰的手贴在他温热的脸颊上,“呐,给你摸。”

韩染冷哼了一声,收回手,用那几张纸擦了擦手,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他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娴熟地带上耳机,打开电脑,调试好习惯了参数,安装上自己专属的配件。

很久没用这个电脑了,虽然没人动过他的,但是他的操作跟之前有了些变化,一些参数的设置上也会进行数据的调整。

梁良连人带椅子一起滑过去,胳膊肘拄在他的桌子上,撑着脑袋,歪着头,看着他,“你还没跟我说呢,你怎么过来了?”

韩染依旧在收拾自己的桌子,头也不抬,闷不作声,一小盆仙人掌被他从电脑左边摆到了电脑,右边典型的没事找事做,就是故意不理他。

虽然他自己在国外独自生活了两年,可性子还是跟个小孩儿似的,爱生闷气,爱发脾气。

梁良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按住他的手腕,兴许不耐烦,“说话,你要再装哑巴,我就永远也不跟你说话了。”

韩染停下动作,反问道,“不可以吗?”

“什么?”

“我不可以过来吗?你不想让我回来吗?”他忽然扭头看着梁良,深邃的目光望进他眼底,梁良被他看得一愣,下意识挺胸抬头,坐直上半身,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态度。

“你可别冤枉我,我没这么说过。”梁良一本正经地制止他,为自己辩驳道,“我只是有些好奇,按理说,你这会儿不是应该在休假吗?”

韩染深深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朝他伸出手,梁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耳边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他睁开一只眼看了看,韩染面无表情地从他身后的架子上拿了包湿纸巾,拆封了以后擦了擦桌子,又开始仔仔细细地擦他的宝贝键盘和鼠标。

他又不说话了,梁良叹了口气,仰躺在椅子上,心力憔悴,跟这家伙交流太累了。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米修和季杰深知热闹不能随便看的道理,头也不抬,眼也不看,恨不得钻进电脑屏幕里,变成游戏里面的人物,去战场上大杀四方也好过在这里被喂狗粮,还要担心着不被引火烧身。

梁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们,气得牙痒痒,平日里白疼他们那么多了,在他受苦受难的时候,没一个顶用的,没人出来帮他说句话。

他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怕韩染?虽说这家伙脾气暴躁了点,还因为殴打对手受过处罚,但他也不会作出打队友的事吧,至于这么怂吗?

两个怂货!

他在心里无声的骂了他们好几遍,眼神如果可以杀人,他们早就被凌迟无数次了。

“教练!”米修忽然站起身朝门口大喊了一句。

季杰坐他旁边,也跟着站起身打招呼。

梁良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浑身一哆嗦,蹭得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往后看,原来真的是林教练过来了,他还以为是第二个韩染呢,他的小心脏在今天真的再受不起任何的大起大落了。

“呼……”他松了口气,先是跟教练打了个招呼,扭头看着身后那俩人,面带微笑,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在教练面前这么有礼貌了?”

季杰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指着一边站着的米修说,“我跟他学的。”

“嗯?”梁良又看向米修,挑了挑眉。

米修冲他露出一口大白牙,憨憨地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太久没见到教练了,我想他。”

“不是昨天才见过吗?”教练疑惑不解,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大步走过去,将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丢,拍了拍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他清了清嗓子,宣布道,“有件事昨天大家都知道了,我还是要正式再说一下,从今天起,韩染正式加入TTF战队,任副队,驻首发位,希望各位以后好好配合,打好每一场比赛。”

在场的几个人都是一副早已了然的表情,反应平平,只有梁良震惊地合不拢嘴,睁大了眼睛,声贝都提高了,“加入TTF?”

他看向韩染,“所以你为了这件事才回国的?”

韩染点击鼠标的手指的手指一顿,耳机里的游戏声音盖不住梁良正经的质问,他看着屏幕里无尽的沙漠,眼前是一片白茫茫,脑子里也仿佛是白茫茫的。

他点了点头。

“你转会了?”梁良难以置信地问道。

韩染去国外的那一年就加入了国外的战队,两年来一直代表的国外战队参赛,一直打的也是西部赛区。

世界联赛分东西两个赛区,赛区之间并不相通,每年都会产生两个冠军,东部赛区以前是DG战队蝉联,后面变成了TT F,而西部赛区也是这两年才由韩染带领的战队包揽了冠军。

“嗯。”

这个队友悄悄观察他们这边的战况,梁良忽然转头盯着他们,眯着眼问道,“所以你们早就知道了?你们都知道全都瞒着我一个人?”

季杰连忙举起手,“没没没!我们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

米修附和地一直点头。

梁良微笑,“为什么不告诉我?”

季杰和米修很怕他这么笑,两人握着手,瑟瑟发抖,委屈巴巴的小眼神战战兢兢地一个劲往韩染身上瞟,意有所指。

“干得漂亮!”梁良气笑了,反问道,“我是队长,还是他是?”

“他比队长可怕。”米修飞快地说了一句,然后把耳机戴上坐下打游戏,还拉着季杰一起,故意大声喊道,“季杰,你有药吗?快给我一瓶,我要死掉了!”

季杰愣愣神才反应过来,连忙坐下,也戴上耳机,隔绝了外面的一切声音,装作听不见,“我这有药,我给你,你快过来。”

教练见状,识趣地找了个借口往外走,“那你们先跟新队友熟悉一下,我一会儿过来复盘。”

梁良拿装傻充愣的几个人没有办法,又将枪口指向了韩染,一把摘下他的耳机,毫不留情地揭穿他,“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听得见,说吧,怎么回事儿?”

韩染冷冷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转会了。”

梁良头疼,拍了拍额头,忍着耐心说道,“这么大事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韩染沉默了会儿,反问道,“当年你说分手就分手,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和我商量过吗?”

梁良唯一这件事理亏,无法反驳,干巴巴地说了句,“我那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韩染冷笑,眼睛红了,“你有逼不得已的苦衷,所以可以毫不顾及我的感受,说不要就不要了,仿佛我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是吗?”

“我……你不是……”梁良脸色苍白,语无伦次。

“不是什么?”韩染步步紧逼,“你一声不吭,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没有存在过,我发了疯地四处打听你的消息,找遍了整个城市,没有一点与你相关,几乎绝望的时候,你在哪?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梁良后退两步,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他想解释,可是面对韩染犀利的诘问,任何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韩染一气之下说了许多言不由衷的话,他从没这么凶过梁良,抱怨也好,责怪也好,无非都是意难平。

冷静过后,他垂眸,声音很轻很低,委屈巴巴地说道,“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

这也许才是真心话。

  • {{attr.name}}:
小说库

《男神与男神的简单相加》作者:南枝(完结)TXT下载

2022-1-5 9:21:03

小说库

《大秦之天柱崛起》 作者:戴帽子的香烟 (1-706) TXT下载

2022-1-5 9:29: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