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了前夫的魂》作者:月下归(已完结)TXT下载

作者:月下归
类型: 灵异神怪,破镜重圆,甜文,现代架空
主角:萧起,昼衡

文案:

萧起进网戒中心前,是个天才少年,关了仨月后,成了一个傻子。
他逢人就气急败坏地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很美,叫昼衡,刚领完证,跑了!
大家都对他投以同情的目光。
一,萧起一个单身狗,还领证?想什么呢?
二,网戒中心里,从没有过叫昼衡的女孩。
三,不止一次,不止一个人,曾看到萧起对着空气说话,微笑,眼神宠溺。
这孩子疯了,彻底疯了。
解释无果后,萧起沉默,他如众人所愿,选择当一个傻子。
也是在那时,萧起意外发觉,自己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
许多年过去,人前,萧起依然是那个傻子,人后,他频频与阴间打交道。
一次受人之托,萧起去招魂,结果在跳大神时,看到了萦绕心头多年的白月光。
萧起:“老婆?是你吗老婆?”
招来的东西:“叫老公。”
“……”
萧起踏马地那时才知道,当年自己被骗婚了!
还是冥婚!领证的那种!
萧起猛吸一口烟,深思良久,满脸沧桑:“走,先去把离婚证打了。”
cp:温柔强大绿茶攻x高阶法师戏精受,一个比一个能装。

《招了前夫的魂》小说精彩试读:

招了前夫的魂

by月下归

2012年的圣诞夜,飘起了小雪。

萧起跟心爱的姑娘手牵手,从民政局走回网戒中心。

心爱的姑娘手很凉,凉得像从冰柜里取出的死物。

但萧起的内心里充满甜蜜,并不在意其他,把姑娘素洁的手捏了又捏。

两人一路散步,回到网戒中心漏风的后墙边。

分别前,萧起低下头笑,难得显出腼腆之色:“衡妹……结婚证好歹让我看一眼。”

姑娘长头发,白皮肤,鼻尖有颗特温柔的痣,抬起头时,恰逢路灯映着雪,照亮那张堪称绝色的容颜。

“明天吧……”姑娘的声音低浅,有些缥缈,“明天带给你……正好说件事。”

萧起露齿一笑,爽朗道:“好!一言为定,明天老地方等你。”

“嗯。”

走之前,萧起鼓足十八年来的勇气,俯下身,“啵”的一下在姑娘唇上偷亲一口。

心爱的姑娘,连嘴唇都是凉的,凉得仿佛没有血液在皮肤下流动。

萧起耍了回流氓,半是紧张半是羞赧,头也不回地攀上破墙,翻进网戒中心里。

三天后,网戒中心炸了。

因为萧起疯了。

少年在四层楼间上下乱窜,三番两次挣脱白大褂们的阻拦,把所有能抓住的人都问了个遍:“有没有见过昼衡?昼衡去哪儿了!我等了她三天,她没来!”

可惜没人知道昼衡去哪儿了。

大家甚至连昼衡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白大褂紧急联系管理员,很快便得到回复:
“查无此人!”

网戒中心里,从没出现过一个叫昼衡的姑娘。

这事惊动了机构最高负责人牛教授。

“装疯卖傻?”牛教授喝茶时斜乜着眼笑,吐出一口茶叶沫,颇为自信道,“行,把这个萧起带去心理矫正室,我亲自给他疏导疏导。”

心理矫正室的门是铁制的,泛着冷硬的铅灰,一旦关上,就仿佛焊死般不会再打开。

整整四个小时,里面不断传出少年压抑的惨叫和呻|吟,期间伴随毛骨悚然的电流声窜过。

四小时后,惨叫声渐渐虚弱下去,直至没了声。

铁门“砰”的一声打开。

牛教授出来时,已是脸色发白:“快快快,快送医院去!”

牛教授踢到了职业生涯第一块铁板,他从没遇到过像萧起这样的硬骨头——太阳穴都快电焦了,也不承认自己有错。

他扭头看向室内。

就见萧起还绑在椅子上,少年眼神涣散,意识模糊,嘴里却还在喃喃念道:“昼衡……”

牛教授抛下手中粗长的电击,心里着实有些慌。

疯了,这孩子彻底疯了。

2013年的元旦,沧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大楼的墙角开了枝洒金梅。

萧起穿着病服,脸比墙白,缩在床上抖个不停。他不时朝病房的对角瞄一眼,又快速躲开视线。

病房角落站着一个开膛破肚的男人,蓬头垢面,脸上脏得看不出五官,正在不停啃咬乌黑的手指甲,他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萧起,血红的肠子永动一般不停往外冒,发出血肉黏腻的声响。

萧起呼吸变得困难,低下头,捂住耳朵。

主治医生发现萧起情绪不对,问:“怎么了?”

萧起没抬头,一手指向角落,咽了咽口水,艰难道:“有、有人……”

主治医生扭头看向萧起所指的墙角,良久之后,他推了下眼镜,回过头,在记录本上写下——

“重度妄想。”

半个月后,萧建安来医院探望萧起。

萧起每天都在自我怀疑,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亲人,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地哭了。

“爸,我没疯!”萧起整个人瘦了一圈,神色憔悴,他抓着萧建安的手,啪嗒啪嗒掉金豆子。

萧建安唉声叹气许久,最后,道:“在这里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疗。”

萧起脸色转为灰白,张了张嘴,良久,叫了声:“爸……”

萧建安一直想着别的事,没顾上萧起,兀自嫌恶道:“网戒中心那边已经举报查处了,那个狗屁牛教授把你害成这样,我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萧起道:“爸,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什么?”萧建安总算回神。

萧起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没有不相信你……”萧建安勉强一笑,“你好好休息,我去跟你的主治医生聊聊,商量一下你接下来该怎么办。”

萧起松开手,声音低了下去,问:“爸,如果我向你发誓,我真跟一个女孩领过证,也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那些……你愿意信我一次吗?”

萧建安没有正面回答,只道:“萧起,我比谁都希望你好,听爸的话没错,在这里积极治疗,爸尽快把你弄出去。”

萧起神色淡淡地垂首,平静地“噢”了一声。

萧建安走到门口时,听到身后传来疲惫的少年声:
“我向你保证过打游戏不影响学习,你不信,偏把我绑去网戒中心,说等我听话了才能回家。”

“我偷偷打电话找你求助,说他们虐待我,电击很疼,你不信,还劝我在里面好好改造,又把我打电话的事告发了。”

“我说我能见鬼,你连问都不问,直接把我送来精神病院……”

“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因为你只相信自己以为的,我的感受都不重要……你说是网戒中心害了我……也对,你怎么可能有错……”

萧建安皱起眉,转回身:“萧起,你……”

萧起这时抬起头,认真道:“爸,你做这些,是不是就想把我改造成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儿子?即便我可能只剩下一具麻木的空壳。”

萧建安厉声道:“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我做这些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闻言,萧起像是释然一般,松了口气,不多时,脸上绽开一个苍白又略显诡谲的笑。

萧起看向萧建安,道:“爸,如你所愿。”

2013年的春天迟迟没有回暖。

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大楼的会议室内,萧起正在接受最后一次诊断评估。

主治医生问:“最近还能看到奇怪的东西吗?”

萧起端坐在椅子上,脊背挺直,目光炯炯,看着前方,许久没有回话。

就在主治医生的头侧,有一双属于女人的青白赤足,悬在空中,缓缓打转。

萧起没有顺着毫无血色的小腿往上看,他紧盯着对面的主治医生,突然裂开嘴笑,如孩子般兴奋地拍手:“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

主治医生蹙了蹙眉,推了把眼镜,在诊断结果上写道:

“妄想症无复发迹象,但电击造成大脑不可逆的损伤,智力低下。”

最后,他拿出印章,敲在诊断书上。

准予出院。

***

“天才少年进网戒中心,三个月后竟成傻子。”

随着萧起重回沧澜私立高中继续念高三,校园内掀起了一波沸沸扬扬的讨论。

大家或唏嘘,或同情,或嘲笑,对着萧起指指点点了一个月有余。

在观察到萧起真的变成了一个无可救药的傻子后,众人不得不承认——曾经的学神陨落了。

于是,吃瓜的,看热闹的,都散了。

萧起也终于能落得清闲。

2013年接近六月末的一天。

萧起下了晚自习,推着自行车慢悠悠地往家走。

途径一处热闹的夜市时,突然停了下来。

单纯因为突然想抽根烟。

他寻了个墙边的背光处,将自行车靠在空调机箱旁,又从口袋里摸了根软白沙,蹲下|身,就在街边抽了起来。

萧起年纪不大,还穿着校服,但抽烟的姿势十分老烟民。

他吸一口,从肺中过滤,再吐出,烟雾缭绕间微微眯起眼,寒星般的眼眸便氤氲开来。

人来人往,任谁看到这个蹲在墙边抽烟的少年,都会觉得他丧得像狗。

“靓仔?”一个中年大叔不声不响地蹲到萧起身旁,笑嘻嘻道,“在这看什么嘞?”

萧起叼着烟,斜睨向一旁,隔着烟雾看男人时,那模样显得有些痞。

大叔的脸隐在暗处,模糊不清,但那双眼睛却亮得出奇,直勾勾地盯着萧起的烟。

馋得就快流口水了。

萧起什么都没说,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递过去:“喏。”

“不用不用!”大叔连连摆手,上半身往后仰,笑道,“我不能抽烟,就想从你这边闻闻烟味啦。”

说着,在空中招了招手,把烟味往他那边引,一边吸,一边还十分享受地闭上眼:“妙啊~~”

“…………”萧起忽而觉得变态,往旁边挪了一小步。

“靓仔?”中年大叔吸二手烟的同时不忘搭话,道,“看你精神不振地蹲在这里,发生咩事啦?考试没考好?”

萧起没理他,自顾自看着街对面火爆的夜市。

大叔就像个关不掉的收音机,在一旁叨逼叨:“说说看啦,叔叔搞不好能给你点建议嘞?毕竟你这么大方,愿意跟我分享烟,我不能白吸你的。”

这大叔有那么点知恩图报的意思。

萧起想了想,偏过脸深吸了口烟,音色低冽地平铺直叙:“我知道我爹要面子,死要面子,自己比不过两个哥哥,人生不顺遂,就想养个儿子翻本,所以他以前常拿我吹牛逼,引以为傲,好像我的成绩就是他的成绩……不过我现在傻了,他除非再生个儿子,不然这辈子都翻不了本,谁现在一提到我,他就抬不起头,龟怂龟怂,我觉得爽,是他把我送去网戒中心,想让我乖,我现在都乖成白痴了,如他所愿,没毛病。”

大叔嘿嘿发笑,道:“靓仔,你这样对你爹地,是不是太残忍啦?”

萧起咬紧烟嘴,下意识反驳:“他那叫自食其果!”

大叔:“可你一点也不快乐,甚至还有点空虚寂寞。”

萧起愣了一下,这才察觉不对劲,怀疑地瞥向身旁的男人。

他故意把话说得没头没尾,但这位大叔好像理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且对他的心理了如指掌。

大叔看出他的疑惑,骄傲地昂起头,一边闭起眼吸烟雾,一边说:“靓仔,记住咯,人生会有很多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不必太过执着,如果感到不快乐,就放下,随它去,但如果放不下嘞?你要相信,总有一天能放下的嘛,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一些事,值得你往前看……哎见鬼啦,我说这么多会不会显得很鸡掰?”

萧起:“……”你也知道啊?

恰在这时,随着衣袍声猎猎作响,两道人影踏雪无痕般落地,挡在萧起和中年大叔面前。

蹲在地上的二人抬头,动作一致。

就见站在面前的是一个高瘦的老头,和一个土肥圆的年轻人。

老头面容清瘦矍铄,顶瓜皮帽,戴圆墨镜,穿民国马褂,活像从历史教科书插图上蹦下来的人物。

不知为何,萧起感到身旁的大叔打了个激灵。

老头看了看蹲在地上的二人,一笑,端着一只手腕,翻卷黑边袖口,道:“好你个曹四祥,追你这么久,躲这儿吸烟呢?自己摸不着烟,抽不上嘴,凑到活人身边过烟瘾,做鬼都放不下阳间的爱好,可不好投胎。”

闻言,萧起愣了半晌,缓缓看向跟他并肩蹲在一起的中年大叔,好半天,真心道:“你看起来……一点不像鬼。”

中年大叔打着哈哈道:“多谢靓仔赞美哈。”

下一秒,大叔脸色骤变,腾得一下窜上屋檐。

萧起只觉眼前一晃,就见一团黑影像耗子一般,贴着房顶快速滑过。

土肥圆指向前方,大喝:“妖怪,哪里跑!”

话落,脚尖轻松一点地,架起肥硕的身躯,朝着黑影消失的方向疾跑而去。

“…………”
萧起蹲在原地,叼着烟,整个人都看傻了。

过了会儿,他才收回视线,混乱地揉了把脸,显得颇为郁闷。

妈的又被鬼搭讪了。

自从通灵后,只要不是见着那种长得太砢碜的鬼,萧起一般都人鬼不分。

“年轻人,相逢就是缘,反正现在没事,要不然我给你算一卦?”

萧起听到声音,抬起头,发现老头居然还没走。

萧起兴致缺缺,道:“你算什么?”

说完自己就顿了一下,后知后觉这话有些挑衅。

老头并不在意,笑呵呵地摆手道:“什么都能算……不如,先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

萧起没放心上,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便报上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时辰则记不太清。

老头掐了掐手指,片刻后,忽而精神一振,表情都亮了。

那样子,莫名让萧起想起回光返照。

老头撩开袍摆,一脚支在台阶上,俯下身贴着萧起的面,抱拳朝一侧拱了拱手:“你命交华盖,必有玄根,天干有戌,地支有辰,是遇上天门地户,说明跟玄学颇有缘分,加之你日支坐偏印,目能视阴阳二路,可谓是承蒙三界神灵照顾,十分难得,你这样的资质,太适合做法师了。”

萧起蹲在台阶上,面无表情:“你是道士吗?”

老头傲然一笑,直起身,理了理袖口,道:“鄙人不才,八岁学道,入行不过五十载,界内人称千机算,意为算破天机。”

萧起言简意赅:“你是不是想忽悠我入教?”

“…………”老先生一身傲骨僵住。

萧起拍了拍裤腿,站起身,道:“这么样……”他把一手摊开,要求,“你再帮我算一卦,算准了我跟你。”

“哦?”千机算又来了精神,托过萧起的手掌,自信道,“你想算什么?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萧起跟着看向自己的手掌,道:“姻缘。”

“怎么说?”

萧起拧起眉,倔强道:“我半年前娶了个老婆,跑了,你帮我算算,去哪里能找到她?”

老先生脸色变了又变,最后一巴掌拍在萧起手上,吹胡子瞪眼:“臭小子!逗我玩呢?这事儿没法算!”

***

“怎么就没法算了……算牌不会吗……你是不是不记地主的牌……”

萧起被模糊的人声吵醒,一睁眼,就看到塔塔趴在椅背上,对着前座玩斗地主的人指手画脚。

萧起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眼,睡得有些累。

不知为何,他最近总梦见九年前的那些破事。

“师叔,你醒了?”塔塔听到动静,看向萧起,道,“正好,快到了。”

萧起还没醒透,一时间也没想起这是要坐车去哪里,便发起了呆,身体随着车身轻微摇晃。

许久之后,他才搓了把脸,看向前方。

周围杂草丛生,充满乡野气息,两边没有路灯照明,车子就靠着两盏昏蒙蒙的探照灯,在山间摸爬。

而在目光可及的山顶,有一座亮着幽光的宅邸。

对了,他们这是要上山招魂。

  • {{attr.name}}:
小说库

《带着梦幻系统闯火影》 作者:傻事比亚 (1-602) TXT下载

2022-1-7 10:07:51

小说库

《他肚子里有前任叔叔的崽》作者:苓心(已完结)TXT下载

2022-1-7 10:15: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