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残疾巨佬闪婚后》作者:惗肆(已完结)TXT下载

作者:惗肆
类型: 豪门世家,打脸,甜文,爽文
主角:施允南,骆令声

文案:

施允南自幼被父母送出国,活得像没人爱的孩子,但他照样肆意玩乐,仗着样貌浪得不行~
结果被长辈骗回国临时告知——他即将和骆家少爷联姻。
“什么封建思想?就离谱!”
施允南当晚收拾行李,打算次日逃之夭夭,结果一睡就梦到了不得的画面——
他梦见自己的人生只是一本书里的男配,因为和穿书主角不对付,最终落得众叛亲离的局面。
一切悲剧的开端,都是从他肆意逃婚开始的。
睡醒后的施允南还没等回过味,结果就被人堵在了家门口——
“施二少爷是觉得,我们骆家配不上你?”
眼前的男人长着张天赐神颜,气质禁欲又出挑,全身行头皆是顶奢。连那双得依靠轮椅的长腿,都在施二少的审美点上疯狂跳舞。
哦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个听话的乖小孩!
施允南假装矜持了三秒,然后小鸡啄米般点头,“配得上,当然配得上!婚宴定好了吗?老公~”
男人盯着他的笑颜,微妙回答,“就今晚。”

【2】进了骆家后,施允南才知道——
真正和自己订亲的那位骆少爷,逃得比他还及时!而替骆少爷上门提亲的男人,其实是对方的小叔、当今的骆家家主,骆令声。
骆令声早些年被人设计,落得个腿脚不便的毛病,久而久之性情大变,旁人俱他、怕他、万般不敢接近。
在所有人眼中,只有施二少爷是个例外——
施允南性子又野又辣、遇事无惧无畏,当着众人的面就敢对着骆令声:“嗨,老公~”
众人:???是我们打扰了

【小剧场】
施允南进入骆家没多久,就听闻骆令声心里藏着一个白月光。因为腿脚不便的毛病,他对白月光又爱又不敢招惹,眼睁睁看着对方远走高飞。
施允南最开始不在意,后来明里暗里吃着醋,再后来——
哦莫?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入坑扫雷须知】===
1.施允南(受)x骆令声(攻)
2.受先婚后爱,攻蓄谋已久,攻受身心皆只有彼此。
3.同性可婚,攻的腿最后能好,别问,问就是晋江限定医学奇迹~
4.专注主角CP,不拆不逆!所有配角出场皆是为剧情线服务~不会喧宾夺主!
5.文笔小白,基本走苏爽文风,原书情节的设定有伏笔,后文都会慢慢揭秘,别着急KY。如果小可爱们不喜欢看——那就“撤退!快撤退!不包售后的哦~”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打脸 甜文 爽文
主角:施允南;骆令声 ┃ 配角:温亦北、付子遇、原锐 ┃ 其它:专栏预收文《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氪金巨佬》、《荒诞大陆》
一句话简介:我原地:嗨!老攻!亲亲!
立意:做人要脚踏实地,凭真本事收获美好未来

《和残疾巨佬闪婚后》小说精彩试读:

施允南刚回国,这一会儿正斜靠在过道上等待。

年轻佣人端着茶盘从边上的书房里走出来,遇上他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褐栗色的头发留得有些长,微扬的发尾恰好悬在脖颈两侧,中分的刘海挡不住他精致的眉眼。

身上的衬衫没系最顶端的两颗纽扣,敞露出精致的锁骨,有种火辣辣的引人探究的性感。

施允南察觉到佣人的注视,语气上扬,“你是新来的?看着面生。”

昏黄的顶光映出他眸里的笑意,撩人于心。

年轻佣人一怔,连耳根子都冒出了红,“二少爷,我……”

还没等应答的话说出口,一楼就传来了细碎的闲聊声——

“你们说,二少爷这个节骨眼上回来做什么?”

“谁知道呢?回来还不是被嫌弃的份?都被送出国多少年了,这个家里哪里还有他的位置?”

“我听说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老爷打算把二少喊回来帮忙。”

“帮忙?你可别说笑了,就二少爷在国外花天酒地的那副德行,他回来和三少争家产的可能性倒是大一些。”

趁着饭点前的悠闲片刻,其余佣人都躲在一楼的杂物间低声闲聊,此刻声音源源不断地往上传。

当年施允南的亲生母亲去世,不满八岁的他就被家里长辈送出了国。

起初,施允南还会在假期回国,但家里很快有了新夫人,对方明里暗里表现出对他的排挤。

施父表面维护,暗地向着那位后进门的妻子,就连一家之主的施老爷子,对他这位孙子的态度称得上冷淡。

施允南念家的思绪越磨越灭,回国的次数也就越少。

一晃眼,他就成了这个家里可有可无的人,连佣人都敢在背地里说起他的闲话。

施允南将这些贬低言论听进耳朵里,眼里的笑意冷了下来。

年轻佣人一慌,刚准备下楼制止,但施允南抢先拿起她茶盘上的杯盏,“我用一下。”

做工精致的茶盏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轰得一声在一楼地面碎得四分五裂。

楼下惹耳的议论声骤然吓停,佣人们纷纷从杂物间里跑出来查看情况。

施允南单手撑在过道栏杆上,似笑非笑地警告,“你们不妨说得再大声一些?我保证下个杯子就砸在你们的脑袋上。”

“二少爷?”

背后嚼舌根,结果正主就在正楼上听了个一清二楚?

佣人们心虚成一团,顿时慌乱地收拾起地上的残渣,不敢说出半个不是。

咔嚓。

书房的门再度打开,一位精神矍铄的白发老人从书房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中年男人。

细看两人的眉眼十分相像。

施允南淡淡开了口,“爷爷,爸。”

这么多年的相隔两地,早就让他们爷孙、父子之间相隔陌路,只是人在家中,这名义上的称呼不得不喊。

“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么那么大动静?”

“没什么,只是有人嚼舌根闹得我不痛快。”施允南漫不经心地回答。

施老爷子如鹰的目光审视着孙子,两三秒后才不满发令,“衣衫不整得像什么样子?纽扣系好再给我下楼吃饭。”

施老爷子早年靠货运发家,从单枪匹马跑长途到大型货运团队,再到全国连锁的货运公司……施家能有如今的财富成就,都是一条一个车轮印子跑出来的。

施老爷子当家掌权数十年,性格强势,即便到了现在,施家内外还都由他说了算。

施允南习惯了对方严厉而冷淡的态度,随意拢了拢领口,等到两位长辈背对下楼后,他才对着刘海胡吹了一口气,跟着下了楼。

餐桌边上。

刚才还在嘴碎的佣人们这一会儿大气不敢出,全都老实站着。

“爸,这是我亲自下厨给您熬的鸡汤,里面加了不少药材,大补呢。”

一名身形富态的美妇人从厨房走了出来,口中说着分外好听的话,跟在身后的佣人将汤煲呈上,她又迫不及待地替施老爷子拿碗盛汤,“来,您喝点,小心烫。”

施允南端起酒杯,不着痕迹地盯着美妇人献殷勤的模样。

对方是他名义上的继母,谢薇。

当初施允南的母亲去世不到一年,施父就将这位女人领进了家门。

后来,施允南才从老佣人的闲言碎语中了解到——谢薇原本就是施父的初恋情人,因为两家门不当、户不对才被施老爷子强拆分手。

施母因病去世后,这两人重逢又死灰复燃走到了一块。

不仅如此,当年的谢薇进入施家时,还带着她和前夫所生的年仅七岁的儿子。

按理来说,施老爷子只会拒绝得更厉害,但谢薇不知道用了什么软磨硬泡的招数,硬是让老爷子铁青着脸勉强同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谢薇成了这个家名副其实的夫人,而她和前夫所生的孩子居然也能被人称上一句‘三少爷’。

让留着自家血脉的孩子独自在国外生活,反倒让外人的孩子留在家里当少爷?

不滑稽?不可笑?

施允南敛下目光,下一秒,他就听见主位上的施老爷子问话,“允南,你毕业都快三年了,还打算赖在国外胡闹?”

语气里没有丝毫关怀,更像是风雨欲来的铺垫。

施允南假装没察觉端倪,晃了晃酒杯,“国外挺好的,爷爷,我已经习惯了……”

果不其然,连句完整的话还没有说完,老爷子就厉声掐断了。

“好什么好?我看你是少爷日子过得太舒坦了,都二十四五了,除了会伸手花钱,你还会什么?根本不知道替家里分担一些。”

面对这番突如其来的指责,施允南嘴角轻微扯了扯。

两年前,刚毕业的他不是没想过回施氏帮忙,结果呢?老爷子一句‘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懂什么?哪凉快哪里带着去!’就给驳了回来。

怎么到了现在,又成了他的不是?

没人说话,餐桌上的氛围瞬间拉到冰点。

施盛的视线在爷孙两人间转溜了一圈,迟疑了片刻,才起身给施允南夹了一块完整的鲫鱼肉。

“允南,爷爷是为了你好,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国外,我们这些做长辈都放心不下。”

“来,吃块鱼肉,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鱼了。”

原本来自父亲久违的关切应该让人动容,只可惜施盛这位‘好父亲’的言行过于不自然。

而施允南更过了需要这种父爱的年纪。

他望着碗里冒着热气的鱼肉,笑着轻飘飘地回,“爸,我八岁那年被鱼刺卡了喉咙,保姆不在,你和谢姨忙着出门约会,我哭了半天也没有其他佣人帮我处理。”

“这事给我留了点阴影了,早就不爱吃了,怎么,你不知道?”

“……”

施盛卡壳,他哪里记得这事?

对视间,他的脸上终于透出一丝尴尬的红。

兴许是太久没见面的缘故,施盛总觉得看不透自己这位儿子。

比如现在,听着没心没肺的陈述,但总有种说不出的刺耳嘲讽,批判他没资格拿父亲的身份充当好人。

瞧见气氛再度凝固,谢薇只好不断给身侧的丈夫使眼色,仿佛有什么急着宣之于口的事情。

施允南将这幕收入眼中,又暼向了依旧板着脸色的施老爷子。

他是施盛临时喊回国的,说老爷子的身体突然不适,让他这位孙子务必赶回来。如今瞧着后者的气色,‘生病’不过是催他回国的借口。

“爷爷,爸,有什么话你们就直说吧。”施允南在国外直来直往习惯了,最不喜欢弯弯绕绕。

谢薇听见这话,顿时坐不住了,“允南,你听谢姨说,公司前段时间投资的大项目出了问题,用来周转的资金链崩断了,再拖下去我们家可能会……”

破产。

这最后两字,谢薇不敢在要强的老爷子面前提,怕犯了忌讳。

她环视一圈,确认了施老爷子和丈夫默许的态度,这才理所当然地开口,“我们已经和骆氏谈妥了,只要你和骆家少爷商业联姻,他们就可以……”

施允南明白了话里的意图,终于发出了今晚的第一声嗤笑,“你开什么玩笑?”

虽说当今的同性恋情和婚姻早已经见怪不怪,但让他为了家族利益和一个陌生人随便结婚?

根本不可能。

“我们在和你说正经事,怎么就开玩笑了?”施老爷子终于开口。

他骨子里传统且刻板,完全看不上这种同性婚姻,但在绝对的家族利益当前,他不得不认同这个做法。

施家子嗣少,想来想去就只有从小寄养在国外的施允南最合适。

两家联姻求的是利益,不是表面上的儿孙幸福。骆氏帮着施家渡过这次危机,日后施家对他们在货运上的费用不仅全免、而且要进行为期三年的利益分成……这是一早就说好的联姻条件。

既然骆家那边不介意男男的联姻关系,他们又怎么好掰扯推脱?

“家里花钱养了你这么多年,到了你出点力气的时候……”

施允南听见这板上钉钉的语气,心里嘲讽再也控制不住地冒了出来。

谁花钱养他了?

他只知道,从十五岁起施家就没往他卡里再汇过一分钱。

没用时丢到天边,急用时又强制捡回,真是把他当成货物对待了。

施允南没了吃饭的闲心,将椅子猛地一下往后蹬开。

刺啦。

椅腿和地面摩擦着拉出刺耳长声,像是宣扬了施允南的真实心情。

“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累了。”施允南起身,根本不给人继续游说的机会,“回房休息了,你们慢吃。”

施老爷子看出孙子不情愿的答案,沉声命令,“这事你躲不过去,这两天给我好好想清楚了,到时候我联系骆家安排你们见面!”

“爷爷,要见你们见,我不拦着,但别扯上我。”施允南将酒一口饮尽,转身无视了众人的神色朝着二楼走去。

全程吃瓜的佣人们面面相觑,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二少爷这是明着和老爷子唱反调?几年没见,他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施允南不等施老爷子发作,就躲回卧室上了锁,拿出手机轻车熟路地订好了次日飞国外的航班。

既然这个家从一开始就放养了他,如今也不可能留得住他。

施允南是喜欢男人,但想让他放弃国外的逍遥日子,和一个面都没见几次的人结婚?还美其名曰商业联姻?

简直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做梦去吧!

施允南花了几分钟压住倾泻的的吐槽欲/望,这才洗漱上了床。

长时间的国际航班是最耗费心神的。

施允南计划着等今晚睡饱了觉,明天就揣着个行李逃之夭夭,可没想到这一睡,他自己倒先梦到了奇异的画面——

施允南梦见自己的人生不过是一本书里的倒霉男配,而这本书的主角正是他名义上的弟弟、旁人口中的‘三少爷’谢可越。

对方是从异世界来的灵魂,出事后意外穿入了名为《穿书之敛财百亿》的小说中,成了同名男主。

因为熟记着原书的情节发展,谢可越步步为营结识着书中的大佬人脉,一路开挂建立起自己的投资王国。

不仅年纪轻轻就登上了华国首富榜,而且还收获了无数爱慕者的追捧,绝对的爽文大男主。

而作为‘小说原住民’的施允南是完全相反的例子。

因为他抗拒联姻、选择逃婚,这一行为狠狠引起了施、骆两家人的不满,反而还阴差阳错地给了谢可越和骆家少爷认识的机会。

离开施家后的施允南因为自身的不顺,于是眼红起谢可越的财富和人脉。

他一边恶意阻碍对方的事业发展,一边学着对方到处抱大腿搞事业,只可惜在对方‘主角光环’的打压下,只落得个贪慕虚荣、唯利是图的臭名。

众叛亲离的他被谢可越等人耻笑、恶整,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巨额外债,最终不堪其苦选择在出租房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

这个梦做得尤为漫长,像是从小说开头一页页进展到了结局,生动形象得不像话。

施允南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了,他坐起狠狠喘着粗气,身体累得像是打了一场硬战。

都说越清晰的梦,醒来后记忆越容易模糊,但这些‘原书’里的内容似乎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怎么甩都甩不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施允南呆坐在床上,对这场逼真的梦境存在着巨大疑问。

毕竟,他在这个世界实实在在活了二十五年,怎么可能因为一场梦就颠覆原有的认知?

就在他陷入自我拉扯时,手机通讯骤然响了起来。

  • {{attr.name}}:
小说库

《别怂,就是怼[星际]》作者:惗肆(已完结)TXT下载

2022-1-7 10:34:18

小说库

《鱼塘主》作者:青衣杏林 (VIP完结+番外/金牌推荐) TXT下载

2022-1-8 12:54: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