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暴君和亲》作者:姜久久(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姜久久
类型: 情有独钟,天作之合,女强,甜文
主角:景仲,画溪

文案:

画溪是宁安公主的贴身婢女,老实本分尽忠职守。
却遭主子迷晕,送上了远嫁和亲的车马。
她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要嫁给那个凶残成性的柔丹王——景仲。
她悲伤啊,绝望啊,从京城一路哭到柔丹。
洞房花烛夜,一只手挑开盖头。
画溪细一瞧,景仲俊朗无双,手掌比自己脸还大。
就在她吓得肝儿颤的时候,那粗粝的手轻抚着她微肿的眼。
他说:“从今以后,你就是孤王的妻。”
那些嫉妒画溪美貌的人等着她倒霉的消息,他们等啊等,终于在宫宴上等到了她。
——那个传闻中凶狠暴戾的男人牵着画溪的手,小心翼翼,如捧珠玉。
画溪:我的夫君温柔体贴还没有侍妾哦。
宁安公主:……

一句话简介:身娇体软和亲女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女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仲,画溪 ┃ 配角: ┃ 其它:

《嫁给暴君和亲》小说精彩试读:

寒冬飘雪,滴水成冰、呵气成霜的时节。

近来柔丹使臣入京,皇上有意让宁安公主龙洢云出柔丹和亲,因这事她和皇上闹了好几回。公主府自上而下人人谨小慎微,唯恐一不留神在这当口触了她的霉头,惹来横祸。

漫天飞雪,汉白玉地面被大雪遮了个干干净净,寒鸦飞过片羽不留。

龙洢云所居的尚华殿外跪了个人,除簪去袜,衣衫单薄,身子因严寒不住颤抖。都说女子之美,在骨不在皮,宫娥众多的公主府里,如她这等顶顶出众的容貌却不多见。青丝黛发,洋洋洒洒披下,犹如青瀑。巴掌大小的脸藏在黛色青丝下,楚楚动人。

“听说公主今儿早上又发脾气了?公主一直温和大方,待人慈悲。怎么这个天儿还让人罚跪?也不知是谁如此不长眼?”宫娥沁珠偏头看了眼冰天雪地里跪着的人,不由紧了紧身上的褂子,又叹:“今年京城可真冷,这么早就开始下雪。”

一旁的蕊冬压低声音:“你没听说吗?今天早上桃青训了个洒扫小厮,公主说她苛待下人,要罚她半个月的俸禄。画溪帮她说了两句,公主就大发雷霆,说画溪和桃青抱团,弄权公主府,罚她跪在殿前,这都一上午了,还不让起,她的膝盖怕是要废了。”

她怜悯地瞥了眼画溪,既可怜又怨怒,都跪了一上午,那腰板还挺得直直的。

“画溪?她不是打小就在公主身边,伺候了十余年,对公主忠心耿耿,前些年还在马场救过公主,公主特别宠她,把她当亲姐妹一样对待吗?今儿雪这么大,再跪下去,恐怕要出人命。公主这是……”

不等她说完,蕊冬截断她的话头:“呸,主子的是非也是你我能议论的吗?画溪狐假虎威,平常咱们姐妹私下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她都盯着,像公主的一条狗,指哪儿咬哪儿。如今她可算倒霉了,活该!”

沁珠还要说什么,蕊冬又说:“况且,这条狗养得膘肥体重,竟敢觊觎主子的骨头,公主怎会继续容她?”

“姐姐,抢骨头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画溪盗了公主府的东西拿出去倒卖?”

蕊冬噗嗤笑起来:“咱们公主对画溪是真的好,什么奇珍异宝都舍得给她。不过这回,画溪算是彻底被把公主得罪了。”

“好姐姐,你就跟我说一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别吊着我的胃口。求求你了。”沁珠刚进公主府不久,看什么都新鲜,还没到公主跟前伺候,什么稀奇事都好奇。

“我同你说了,你可千万不可到处说。”蕊冬压低声音说。

沁珠一通赌咒发誓,蕊冬这才凑近她耳边低语:“昨儿画溪陪公主入宫面圣,萧将军也在,他眼睛就跟生在画溪脸上了一样,临走时还问公主她叫什么名儿。”

“怨不得公主盛怒。”

沁珠恍然大悟。

和公主府有牵连的萧将军除了承恩侯府世子萧若庭,再无别人。萧家累世簪缨带帽,功勋卓越,世子若庭一表人才,是当之无愧的朝廷勋贵。公主一直对他颇有几分好感,此前皇上也有意赐婚二人。

若不是柔丹使臣团入京,柔丹王要求皇室派公主和亲,想必赐婚的圣旨已经颁了。柔丹地处大邯国以北,国土狭窄,不过区区弹丸之地,此前是大邯属国。大邯自恃天/朝上国,从不曾将它看在眼里。直到八年前,柔丹新王景仲登基——彼时新王方才十六岁,周边列国无人将这个毛头小子看在眼里。

八年后,毛头小子北上征服喀查地区,又灭柔丹附近的岑驰、丹夕等国。如是这般,柔丹气势汹汹闯进众人眼中。

年前,景仲修书送往京城,道以后不再向大邯朝贡。皇帝愤怒不已,当即发兵讨伐柔丹逆贼。

众人都以为这是场必胜之战,三个月后,大邯却大败而归。

大邯休战多年,毫无战意,皇帝亦无雄心再战,遂提出和景仲和谈。

景仲拖了小半年才派使臣团进京和谈。

和谈的条件之一就是大邯以公主尚柔丹王。皇上适龄的女儿唯有宁安公主龙洢云,于是她和萧若庭的婚事便耽搁了下来。

画溪远远看到两人交头接耳,不时回眸看向她,大约也能猜到她们在说什么。

自小在宫里混,见惯捧高踩低的戏码,她们说什么也就不难猜想。

她六岁跟在主子身边,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忠诚。这些年,公主为在皇上面前博个仁慈善良的美名,打理诸事都交给她在办。十余年间她得罪的人不计其数,树敌众多,现在她遭难,正是这些人痛打落水狗的大好机会。

画溪家贫,六岁就被卖进宫里当宫女,因年纪还小,干不了精细活,被打发去浣衣坊洗衣。冬天水冷得不像话,她双手冻成红萝卜,被风一吹,鲜血直流,染了鸢美人的衣物。鸢美人怒不可遏,下令杖毙了她。

刑仗落在身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刚进宫时,嬷嬷就跟她说过,这宫里每天都在死人,大多都静悄悄的,掀不起丁点涟漪。她终于也要静悄悄死去了,留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不知被拖去喂哪里的野狗。

希望下辈子能去到个好人家,不用大富大贵,只求有一双好父母,不会因为年幼的弟弟需要一口吃的,就把她像牲口般随意打发变卖。

她想像个人一样活着。

十年前她失去意识之前,眼帘里闯进个身着彩锦团绣的女娃娃,晶莹剔透的小公主螳臂挡在那群恶奴面前,喝退他们,带走奄奄一息的画溪。

公主是她六载短暂人生中遇到唯一的温暖,她太珍惜。

打那以后她就跟在公主身边,做了她的一条狗,指哪儿咬哪儿,从不违逆。

公主对她的再生之恩,此生难还。

洋洋洒洒的雪自天际洒下,冰霜落于她的眼睫,纤长浓密的睫毛上起了层霜雾,她抬眼看向朱漆大门,却怎么也看不真切。

她视线模糊,眼皮渐渐沉重。

就在她快坚持不住时,殿门打开,龙洢云身披狐裘,手捧暖炉,在众宫娥的簇拥下走出来。她走路时,鬓边的珍珠步摇轻轻晃动,发出清脆的声响,似将这沉闷的冬彻底打破。

画溪抬首望向公主。

龙洢云面无表情地从她身侧经过,眼角的余光都未瞥她一下,径直走远。

画溪精神顿萎,她不怕公主责罚她,就怕公主不理她。

当年母亲要变卖她时,也不跟她说话。

她身形瑟缩,仿佛看到十年前母亲冷漠的脸和方才一脸冷漠的公主重叠,她脑袋昏沉,向下栽倒,彻底失去意识。

*

皇宫,平福殿。

沐浴在夕阳残色下金光熠熠的宫殿,光亮犹如九天星辰,华丽如同深海明珠。

龙洢云眉心紧蹙,袅袅婷婷走进殿门,宫娥上前替她解除披风,她一脸冰冷,面色阴沉。宫人不胜惶恐,将她引入内殿。

天气阴郁,殿内掌上了灯,丹墀之下到殿门点了上百只雕花烛,花烛中添了名贵香料,香气沉沉。皇后上身着一件金线绣上团簇牡丹青紫褥衣,披了条云锦披帛尾端垂着两寸长的蚕丝赤红流苏,簇新的湖绸长裙下套着锦缎云靴,华贵雍容,正侧身逗弄一只八哥鸟。

龙洢云走进去,俏丽小脸怒意难掩:“火都烧到眉毛了,母后还有闲心逗鸟。”

皇后“哦”了声:“母后为了你的事同你父皇斡旋了将近半月,闲下来逗逗鸟,还要受你口舌?”

龙洢云闻言,便知嫁去柔丹和亲的事有眉目了,她笑吟吟坐到皇后身侧,轻捏她的肩膀:“母亲说服父皇了?”

“自然。”皇后示意宫娥将八哥鸟提下去,回身牵住龙洢云,道:“你是本宫最疼爱的女儿,本宫怎么舍得你嫁去柔丹,受景仲那蛮夷欺辱。”

龙洢云巧笑,亲昵地贴近皇后,撒娇道:“女儿知道,世上只有母后最疼我。只是,父皇怎么肯?”

皇后轻柔地抚摸着小女儿的发顶:“柔丹只说让大邯嫁个公主过去,又没说让大邯皇帝嫁个女儿给他。皇室宗亲挑个模样周正的,封为公主,景仲能说什么?你父皇正让本宫物色人选。”

龙洢云忽的想到什么,说:“母后,女儿倒有个人选。你看合意不合意?”

“谁?”

龙洢云脑海中闪过那个姿容绝色的贱皮子,语气嫉恨:“画溪。”

“你身边那个宫娥?”

龙洢云说:“她生得貌美,最会狐媚人心,让她去柔丹伺候景仲,最合适。”

“此女美则美矣,但家世低微,你父皇未必会同意。”

龙洢云唇角漾开一丝笑:“家世低微,没有根基用得才安心,若用宗室之女,谁知她父家是否有异心?如果宗室心存异心,献上女儿嫁去柔丹,开门揖盗,届时如何收场?”

皇后眸子一亮,轻笑:“倒也说得通。不过你用了十来年的人,真舍得让她嫁去柔丹?”

“一条狗罢了,谈何舍得舍不得?”龙洢云语气淡淡。

她养画溪就跟养条狗似的,反正她有啃不完的骨头,大发慈悲赏她一根又如何?只是这狗养得太肥,竟敢觊觎她的东西。这是她所不能忍。

  • {{attr.name}}:
小说库

《沉溺》作者:扁平竹(VIP完结)TXT下载

2022-1-9 16:37:44

小说库

《末世咸鱼娇养日常》作者:溪桥度(VIP完结)TXT下载

2022-1-9 16:44: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