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今天洗白了吗/琉璃美人心》作者:谁家团子(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作者:灰谷
类型: 布衣生活,甜文
主角:沈琉璃,傅之曜

文案:

沈琉璃意图染指四皇子,不想反给自己找了个羸弱质子当夫君。
恨他坏了自己好事,对这个质子夫君非打即骂,百般虐待,甚至在他脸上刻字刺‘奴’。
她说:“傅之曜,这辈子,你只配做我的奴!”
后来,质子回国,弑父杀兄夺位,变成了残暴狠戾的大魔王,并率军灭了萧国。
而她成了他的禁/脔,最后被活活烧死。
被噩梦惊醒的沈琉璃吓了一身冷汗,看着被她虐打的伤痕累累的夫君,现在对他好,给他温暖,以后能给个痛快死法吗?
哦豁,晚了。
因为她发现了一件更要命的事,一对他好,自己就会发作心疾,犹如万箭穿心。
沈琉璃:“……”
天~要~亡我!
*
傅之曜被送到萧国为质十年,任人踩踏,卑贱如蝼蚁。
被逼娶的姑娘行事恶毒,对他动辄打骂侮辱,竟还想在他脸上刺‘奴’字。
可出乎意料的,她竟在他心口刺了‘璃’字。
她说:“这辈子,你心上只能住着我沈琉璃!”
后来,小姑娘依旧打骂于他,只是鞭子的力道越来越轻,相当于挠痒,而骂他的话也无关痛痒。
她振振有词:“打是亲,骂是爱。”
傅之曜:“……”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直到她差点为他而死,他才明白原来世上真有一种爱是‘越打越亲,越骂越爱’!

ps:
本文是女配式的女主,真的黑心肝,喜欢人美心善身娇易推倒的小可爱女主的筒子们,请点叉噢。
男主也狗,又疯又狗,问良善是何物,与男主不搭边。
一句话简介:黑切白vs白切黑
立意: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琉璃;傅之曜 ┃ 配角:萧景尚;赵降雪 ┃ 其它:其它若干

《黑莲花今天洗白了吗/琉璃美人心》小说精彩试读:

大雨磅礴,天空乌压压连成一片,呼啸而过的冷风直往脖子里钻,冷的行人直打抖。虽是刚立春的时节,可这天儿委实怪异,丝毫不见半分回暖,仍旧如寒冬腊月般冷冽刺骨。

“大夫,麻烦你快些,我家小姐心疾又犯了!”一个穿着工整的青衣小婢撑着伞,神色焦急地催促着年迈的白发老大夫。

老大夫面色凝重,不由得加快了步伐,雨水打湿了衣裳也顾不得了。

因这突犯心疾的小姐身份可不一般,乃是承恩侯府唯一的嫡长女沈琉璃,自小被骄纵着长大,性情可不好相与,嚣张跋扈,刁蛮任性,是上京城小霸王般的存在。若怠慢了这位小祖宗,让她受了罪,恐怕连自己辛苦创立的杏林药堂都能被这位祖宗给打砸了。

想到这趟苦差事,老大夫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连御医都对这位小祖宗的心疾束手无策,自己不过一个小有名气的医者,医术远没到达神医的地步,又有何能耐治好沈大小姐的心疾?看来这承恩侯府已是病急乱投医了。

又想到上京城关于这位小祖宗不好的风评,以及那些污七糟八的爱恨情仇,老大夫默默地叹了口气,忐忑不安地跟着前面的青衣小婢没一会儿便到了沈琉璃的住所——花溪院。

“啊!不要,不要。”一道厉声尖叫划破了重重雨幕。

青衣小婢眸子一紧,赶忙将老大夫引入了花溪院。

老大夫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汗岑岑的小姑娘,双眼紧闭,面色发白,且尽显惊恐痛苦之色,而她的小手紧紧地揪着心口处的衣襟,一面忍受着心疾发作的痛苦,一面又似在恐惧害怕着什么,想来是陷入了某种梦魇之中。

小姑娘看起来着实可怜又无助,任谁都难以同上京城行事狠辣的小霸王联系在一起。

仔细检查过后,老大夫看向旁边神色焦躁的承恩侯夫人柳氏,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柳氏心疼地握住女儿的手,急问:“情况究竟如何?”

老大夫斟酌道:“回夫人,小姐的病症来的蹊跷,草民替小姐仔细检查过后发现,小姐的心脏并没受到任何损伤,恕草民医术浅薄不精,实在是无法辩证小姐缘何会患上心疾。”沈大小姐的病实乃药石无医,为保小命方才有意说的委婉些。

柳氏勃然大怒:“庸医,同那些御医一样的说辞!来人,将这庸医给我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老大夫惊得冷汗淋漓。

三十大板下去,这把老骨头焉能有命在?

“娘,放了他吧。”一只柔嫩细白的手按在了柳氏手背上,沈琉璃虚弱地睁开眼睛,声音沙哑的紧。

柳氏一愣,旋即宠溺道:“好,就依琉璃所言。”

老大夫讶异地看了一眼沈琉璃,没想到自己死里逃生竟是这位声名不堪的沈大小姐求的情。

柳氏皱眉:“还不快滚!”

“谢夫人小姐饶命!”

老大夫赶紧收拾好医箱,赶忙退了出去,后背衣衫湿透地黏在身上,也不知是刚才雨水淋湿的,还是被吓出的冷汗。

室内焚香袅袅,烧着地龙,暖和如春。

柳氏握着沈琉璃的手,看着她恹恹的模样,好一阵揪心:“琉璃,心口可还疼?”

沈琉璃无精打采地摇了摇头,声音细弱至极:“不疼了。”

柳氏:“那腿上的伤呢?”

沈琉璃动了动打满石膏的右腿,疼的后背浸了一层薄汗,但她只轻声道了一句:“也不怎么疼。”
比起心疾发作的疼痛相比,小腿骨折的疼实在不值一提。

“这都叫什么事?四皇子和赵降雪成个亲,你不是把腿摔折了,就是莫名其妙得了心疾,你是跟他们犯太岁么?”柳氏一阵抱怨,看着垂眸不语的沈琉璃,又气又伤,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短短半个月内,心疾就发作了四次,再这样下去,你……你叫娘如何活?”

说着,柳氏掩面哭了起来。

这诺大的侯府里,自己只得了沈琉璃这么一个孩子,她若出了事,自己真就没啥好活的了。

沈琉璃垂了垂眸,劝道:“娘,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活着给你尽孝!”这话既是对柳氏所说,亦是对自己所说。

“琉璃……”
柳氏还想说什么,却被沈琉璃制止了:“娘,我浑身都难受,我想先洗个澡。”

“你腿上有伤,小心些。”柳氏叹了口气,又吩咐下人将熬好的汤药端了进来,亲眼看着她喝完,方才转身朝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似想起了什么,又回头道:“对了,那傅之曜虽是陈国送来的质子,可如今毕竟也是你夫君,你老关着他……”

“娘,我知道该怎么做。”沈琉璃有气无力地截住了柳氏的话头,说道。

见状,柳氏不再多言,便离开了。

目送柳氏远去后,沈琉璃想到那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噩梦,双手不禁攥紧身/下的被褥,咬牙切齿地低吟出声:“傅之曜!”

她这心疾得的莫名其妙,却也并非全然无迹可寻,应是同半月前就开始做的噩梦有关。

不过事情还是要从半年前说起——

她沈琉璃是承恩侯府的嫡长女,母亲柳氏是嫡妻,从小要什么有什么,自有人捧着奉承着,可偏偏痴念当今文韬武略的四皇子萧景尚这件事难以得偿所愿。因为萧景尚并不喜欢自己,反而喜欢寄住在侯府的表小姐赵降雪,二人情投意合,她没少使绊子破坏两人的关系。直到半年前,她听说萧景尚有意向元康帝请旨赐婚,一时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决定先下手为强,意图染指萧景尚变成他的女人,想要以此逼迫他不得不娶她。

可结果,也不知中间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反让她同陈国质子傅之曜共处一室,最后只得跟傅之曜成亲。

傅之曜只是个卑贱至极的可怜质子,身体羸弱,性子也是逆来顺受,全无皇室贵胄的骨气,是个任人欺凌的软骨头。她自然看不上他,他也不是她心中理想的夫君,她恨他坏了她的好事,成亲半载,对他非打即骂,百般侮辱,将一腔怨恨全都发泄到了他身上。可以说就没将他当做一个人看待,说是她养的一条狗都不为过。

是他绝了她嫁给萧景尚的全部可能,她不甘心,她恨,她怨,她怒,她更受不了萧景尚和赵降雪双宿双栖,可她已是有夫之妇,心中再不平,作再多的幺蛾子,萧景尚依旧同赵降雪于半月前大婚。

大婚当天,她的心像是被生生地剜走了,疼到麻木,疯狂地策马出城,结果马儿受惊嘶鸣,将她掀下了马背,摔折了腿骨。当时,傅之曜也跟着她一起出了城,她怨怪他没有护住她,就下令将他关进了地牢。

当然,本就是自己摔下马背,只不过是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将傅之曜当做泄愤的出气筒罢了。

只是没想到当晚竟做了一个离奇的噩梦,差点没把她吓死。

梦中的傅之曜被她百般虐打,浑身是伤,新伤未好又添新伤,因为她一不高兴就挥起那条带倒钩的小鞭子抽他,他的身上几无一块完好的肌肤,梦中基本都是她虐他的各种场景,特别是在萧景尚和赵降雪成亲后,她虐他更甚,梦中的她坠马摔折腿后,哪怕是坐在轮椅上,都要亲下地牢抽他一顿鞭子。

她坐了三个月的轮椅,就关了他三个月。
在此期间,甚至还恶毒地在他脸上刺了一个‘奴’字。

傅之曜虽体弱,可那张脸却生的十分漂亮俊美,若光论那张皮相来看,萧景尚比之也要稍逊三分,只是常年卑微的质子生活将傅之曜磨砺的卑微懦弱,让他的皮相大打折扣,远没有萧景尚光风霁雨的身姿和气度。

梦境前期基本都是她折磨傅之曜的画面,而后面则是傅之曜逃回陈国之后的事,他弑父杀兄夺位,摇身一变,成了陈国说一不二的皇帝,大杀四方,甚至一度灭了萧国。彼时的他,已不是当初那个卑贱如泥的可怜质子,而是傲视天下的暴君,翻云覆雨之间便可掀起尸山血海,已然成当年的小可怜长成了残暴不仁的大魔王,只是这些画面基本都是一闪而过,具体细节记得不是很真切。

而后画面一转,就转到她成了他的阶下囚。
他将她囚禁在诺大的宫殿,用比她虐打他的更残忍的方式羞辱她,她曾经最不屑他碰她,他偏就把她当做毫无尊严的禁/腐,肆意凌/辱,那些不带感情只是单纯发泄欲/望的画面,让她心悸到了极点,倍感羞辱。

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也不知过了多久,明明只是一场短暂的噩梦,可梦境中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总也到不了头。

梦境中的傅之曜为了遮盖脸上那个侮辱性的‘奴’字,总是带着可怖的獠牙面具,可当他伏在她身上肆意挞伐时,他便会取下那张面具,让她亲眼见着曾经最鄙视唾弃犹如贱奴的人是如何羞辱自己,如何将她踩踏至泥泞里。

生不如死的感觉如此强烈,死竟然成了她最奢望的事,当她被烈焰灼烧的时候,那种皮焦肉绽的滋啦声竟未让她感到恐惧,而是解脱。

噩梦初醒,她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做了整整一晚的噩梦,当即不顾腿伤就去了地牢抽了傅之曜一顿,甚至扬言要将他挫骨扬灰。

就在那一瞬间,傅之曜忽然抬头,用一种阴郁的眼神死气沉沉地盯着她,说:

“沈琉璃,你今日若打不死我,来日,你活着的每一天都会是地狱!”

她惊愕。
梦境中,他也这样说过。

她恍然惊觉这或许不是一场简单的梦魇,梦中所发生的一切是会成真的。

惶惶不安之中,准备先将傅之曜放出来再做打算,可结果刚吩咐放人,整颗心脏倏然间抽疼起来,犹如万箭穿心。

痛不欲生,宛若心疾发作的症状。

  • {{attr.name}}:
小说库

《帝王的战利品(重生)》作者:灰谷 (VIP完结) TXT下载

2022-1-17 11:23:04

小说库

《那该死的万种风情》作者:墨九言(VIP完结)TXT下载

2022-1-17 11:51: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