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5》作者:元月月半(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元月月半
类型: 穿越时空,种田文,爽文,年代文
主角:林和平,周建业

文案:

林和平重生了,重回到怀孕前,没有孩子牵绊,她最疼爱的弟弟还活着,一切都还来得及,林和平果断离婚!
周建业也重生了,重回到退伍前,他还没下海经商,妻子还没有外遇,一切都还来得及,周建业果断离婚!
——
民政局门口,拿着离婚证的林和平碰到攥着离婚证的周建业,两人相视一眼,同是天涯沦落人,相识相遇就是缘——果断进去领个结婚证,开始不平凡的一生

真半路夫妻!

微博名:元月月半
完结文:
年代文:《后娘(穿越)》《我和我的沙雕老公》
清穿:《太子妃很忙》《一条四爷,二饼福晋》
《古代养娃日常》
《我家个个是皇帝》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爽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和平,周建业 ┃ 配角:林平安、林安宁,林宁宁 ┃ 其它:八十年代,日常,种田文

一句话简介:半路夫妻的协议婚姻

立意: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奔小康

《重返198》小说精彩试读:

林和平重生回来有十天了。

想了整整十天,林和平也没想明白,她上辈子怎么会看上段其智个心狠手辣的二椅子。

总也想不明白的事,就不用再想——林和平向段其智提出离婚。

两人的结婚证是在林和平老家青州市青苗县办的。

婚后林和平随段其智到首都,在首都考上学之后就留在首都工作。

刚一决定离婚,林和平就去单位把她的工作调到青苗县。

青苗县是北方的一个小县城,跟首都,祖国的心脏无法比。往首都调难如登天,往穷乡僻壤转移,不费吹灰之力。

林和平早上收拾行李,上午去单位,中午去火车站。

两人坐将近三十个小时火车,一路上段其智没说半个不字,到民政局门口,段其智停下,问林和平,“你想好了?”

林和平瞥一眼段其智,喇叭裤,光夫衫,烫花头,鼻子上挂个□□镜,顿时觉得眼疼,她上辈子竟然觉得这种打扮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无法形容和比喻了。

活该最后被他气死。

青苗县说大很大,方圆十来里。

说小也小,只有几万人。

像模像样的大街只有一条,名字倒是很响亮,紫光大街。

民政局位于紫光大街最东端。林和平的工作落到青苗县,不出意外此后一生都会在这边,不想她“眼瞎”的事闹得全县皆知,就和和气气地说:“我想的很清楚。如果怕我把你的事捅出去,找个笔,我给你立个字据。”

“婚是你要离的,后悔也别来找我!”

尖细的声音把林和平的话盖住,林和平眉头微蹙,谁这么没公德心,在公共场合大吼大叫。

循声看去,大波浪、格子裙,手里好像还拿着BB机的女子,指着身着黑色长裤,白色衬衫,留着板寸头,面容刚毅的男子,满脸怒气,像是要吃了对方一样。

林和平的视线停在男子身上片刻,顿时觉得眼睛舒服多了,这才像个男人。

可眼角余光一注意到喇叭裤、光夫衫,又觉得眼疼。

林和平不想下一秒吐出来,催段其智,“你也希望我像她一样大吼大叫,闹得人尽皆知?”

段其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秒也不敢耽搁,大步朝民政局里面走。

林和平转身跟上,看到远处的板寸头不理大波浪的叫嚣,迈开大长腿朝他们走来。

来得匆忙,又坐一天一夜的火车,林和平很累,懒得收拾,蓬头垢面,不论是乍一看还是细看,跟段其智都不像一家人。

办离婚手续时,工作人员大概以为是男方要离婚,也没自以为是地为了挽救一段早已破灭的婚姻,故意找借口不给林和平办。

顺顺利利出了民政局,林和平抬手指着北面。

段其智不解其意。

林和平转手指着南边,“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从此一别两宽,今生再不相见。”

“噗!”

身后传来一声喷笑。

林和平转过身,板寸头别过脸。

大波浪瞪一眼板寸头,娇哼一声,走一步扭三扭,越过林和平。

经过段其智身边,突然停下,“还不走等人家送你?”

段其智的脸色有些尴尬,欲言又止地看着林和平,林和平学板寸头别过脸,段其智带着满脸不甘,追上大波浪。

林和平暗暗松了一口气,朝南走去。

走出去三步,林和平发现不对,身后有人。

猛地回头,险些撞到白衬衫上面。

林和平慌忙后退两步,看清白衬衫上面的脑袋是板寸头,有点不快,“你跟着我干什么?”

板寸头满眼笑意,“这路是你家的?既然不是,你可以走,我怎么就不能走?”

民政局位于四岔路口。

去火车站往北,去逛街往西,去乡下往东或往南。

往东有好几个城镇,往南只有一个——青潭镇。

林和平面露狐疑,“你也去青潭?”

板寸头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你是青潭镇人?”

林和平一听他知道青潭镇,不禁说,“这么巧啊。”

板寸头也想这样说,见她两只手分别拎着一个大包,“你就这样走回去?”

林和平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她大大的行囊,不由得想起这两个包被她婆婆拆开检查三遍,确定没拿段家一针一线才放她出来。顿时没心情同他打机锋,苦笑道:“不这么回去,还能怎么回去。”

板寸头看到她脸上的苦涩,有点尴尬,“对不起。”

林和平抬起头,正想问他道什么歉,就听到板寸头说:“我送送你吧。”

林和平下意识问:“怎么送?”

板寸头抬手指着南边。

林和平顺着他的手看去,三个人和一辆车,车还是难得一见的绿色吉普。

“别说那是你的车?”

板寸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夺走林和平的行囊,三两步打开车门扔到后座。

林和平抱着另一个包裹慌忙跟上去,坐到副驾,“你是军人?”打量对方一番,“军人的肤色不都是黝黑?你怎么跟个白面书生似的。”

板寸头启动车子,“我天生皮肤白。夏天训练的时候会变黑。秋天变过来,直到冬天变会原来的样子。你这是赶上了好时候,再过两个月,我不开这车,你也能看出我是干什么的。”

林和平:“可是我记得军人离婚特别难,你今天这证,怎么办的跟我一样快。”

板寸头笑了,“离婚难的前提是军人不想离,只要想离都很快。”

“怪不得那女的说你别后悔,原来是你要离婚。”林和平回想一下刚刚看到的,“那女人挺时髦,干什么离婚?你爱上了别人?”

半寸头扭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过头给她个侧脸。

林和平惊讶,“我猜对了?”不禁打量他一番,真是人不可貌相。

板寸头闻言顿时好气又好笑,他真是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揽这一麻烦,“爱上别人的是你丈夫。”

林和平眉心一跳,不由得想起前尘往事,“他爱上人不假,但离婚是我提出的。”

板寸头不禁转头看一眼林和平,蓬松的头发胡乱扎在脑后,上身穿着不知穿了多少年,洗的发白的格子褂,底下穿着肥大的藏蓝色裤子,脚上好像还是一双黑布鞋,要不是离婚证上清楚地写着年月日,他还以为重生到儿时——见到了那个时代的年轻女性。

板寸头不想怀疑她,却忍不住说:“你嫌弃他?”

林和平知道自己这身十年前的打扮配不上自己的行为,“你嫌弃她什么?”

板寸头沉默了。

林和平笑了。

板寸头见状,摇头笑笑,不想说他的事,岔开话题,“还没问怎么称呼。”

“我的名字很常见,林和平。”

板寸头点一下头赞同,“我的名字也很常见,周建业。”

林和平学他刚才点一下头,“是挺常见的,我就不止一次听人说过。”

周建业顺嘴说:“你这个名字也是,我还在报纸上看到过。”

林和平附和道:“你这个名字我也在报纸上看到过。”猛地转过头,对上刚刚转过身的周建业,两人的呼吸骤停。

吉普车在不算宽阔的土路上晃悠出一个S形。

周建业慌忙踩下刹车。

“你是林和平?!”

“你是周建业!?”

两人同时开口。

车内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林和平冲周建业做个请的手势。

周建业开口,“女士优先?”

此时的人多称呼“同志”。像周建业这种军人,更是把“同志”挂在嘴边。

林和平听到“女士”二字,确定眼前这个周建业就是她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个周建业。

可是林和平还是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试探着问:“你上一次坐高铁是什么时候?”

周建业的心漏掉一拍,轻声问:“你上一次用手机支付是什么时候?”

林和平惊呼,“怎么可能?!”

周建业更难以相信,“我也觉得不可能。”

林和平又忍不住打量他一番,无论如何都没法把他跟三十年后,两鬓斑白的商界巨子联系在一起,“你当真是那个被妻儿背叛,锒铛入狱的周建业?”

周建业呼吸一窒,也很难把她跟三十年后,气质高贵的商业女强人联系到一起,“你当真是那个被丈夫女儿背叛,凄惨而死的林和平?”

林和平顿时觉得心梗,“……你嘴真毒。活该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

旁人这么说,周建业一定会翻脸。

林和平这么说,周建业笑了,“比你好一点。我是一顶绿帽子,你是青青草原!”

砰!

林和平跳下车,甩上车门。

周建业吓一跳,真是个暴脾气,难怪上辈子从中风到死只用一个小时。

“干什么去?”周建业勾着头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天又快黑了,你是打算披星戴月,还是露宿荒野?”

林和平瞪他一眼,“不用你管!”

周建业打起火,慢慢移到她身边,“你的东西还在车上。”

林和平停下。

周建业:“是你先说我的,林女士。我今天顺利把婚离了,本是喜事一桩,你非提糟心事,还戳我心窝子,还不许我反击?我得窝囊成什么样。再说了,你上辈子没遭什么罪,我可是在里面蹲了七八年。”

林和平打开车门坐回去,“谁说我没受罪?”

周建业回想一下前世的事,“报纸上写的。刚一发现你那个丈夫喜欢男人,你就气中风蹬腿了。”

林和平:“冷暴力算不算暴力?”

周建业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不禁问:“算着日子,你们结婚有四五年了,你你——不会还是个姑娘家?”

  • {{attr.name}}:
小说库

《满级大佬在无限世界》作者:沐阳潇潇(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2022-1-22 10:09:21

小说库

《今天男友做坏事了吗》作者:牵丝偶(VIP完结)TXT下载

2022-1-22 10:11: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