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撩完就跑的我如何哄回黑化男主》作者:云上浅酌(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云上浅酌
类型: 情有独钟,破镜重圆,系统,快穿
主角:俞鹿

文案:

●简洁版文案:
#我是一个快穿工作者,在子世界穿梭时,顺手饲养/关爱/拯救/治愈/撩拨了男主们#
#我撩完就跑后,男主们纷纷黑化,对我又爱又恨#
#为了和平为了爱,我必须回到子世界去哄好他们#
(正文是第三人称)

●详细版文案:俞鹿是一名回避型依恋人格者。
回避型依恋人格,lithromantic,指的是那种只享受付出与撩拨他人的过程,当对方被爱情攻陷、开始有所回应时,就会失去兴趣,感到不适,并很快转移目标的人。
意外死亡后,俞鹿绑定了一个快穿系统,通过不断做任务,换回了生命。在任务途中,她顺手饲养/关爱/拯救/治愈/撩拨了子世界的男主们,聊以解闷。
快穿结束后,她回到了现世。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系统再一次出现了。
“被你始乱终弃后,子世界的男主们纷纷出现了重度黑化,世界秩序即将崩溃。”
“你施舍过他们温情与光明,敞开双臂拥抱过他们苍白枯瘦的身体,撩拨他们却总在关键时抽身而退。他们却当了真,入了心,动了情。”
“为了维护世界秩序,请你回到那些子世界里,挽回他们的心,了结你造下的孽。”

【没有心/撩完就跑/大美人·女主】VS【深情闷骚/占有欲超强/被无情疏远or抛弃后忍无可忍黑化成SJB/表面很绝情/其实只要你愿意回头看看我哄哄我就会回来·男主】

*Tips:
1、架空,快穿,放飞自我之作,男主由始至终为同一个
2、男女主从头到尾没有血缘关系
一句话简介:他们把我逮回了快穿世界
立意:爱是一切谜题的答案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鹿 ┃ 配角:崩坏男主1号,崩坏男主2号,崩坏男主3号……崩坏男主n号 ┃ 其它:这极爽!来看!

《论撩完就跑的我如何哄回黑化男主》小说精彩试读:

浓重的夜色吞噬了天边的最后一缕霞光。城市华灯万盏,煜煜生辉,就像是希腊神话中的黑夜女神倪克斯摘下了面纱,将指间的金色玫瑰往人间轻轻一抖,把花瓣上的璀璨星屑撒播向了尘世。

市中心一家高档酒店的宴会厅里,衣香鬓影,杯觥交错。华丽的水晶灯绽放出耀眼的光,美妙的音乐声在空气中流淌。一场云集了娱乐圈大咖、政商界名流的红酒会,正进行到酣畅之时。

观景露台上,泳池旁边,一张被绿植环绕着的环形沙发上,一群年轻光鲜的富家子弟、小明星正在玩闹聊天。一个惹人瞩目的身影被簇拥在了他们中间。

那是一个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女人。乌发如瀑,雪肤红唇,半垂着桃花眼。在远处若有似无的灯光下,透出了一种散漫而勾人的、风姿绰约的冷淡。

和在名利场里,或多或少有些虚张声势的年轻人不同,她的身子微微后靠,双腿优雅地交叠着,那是一个非常舒展和放松、甚至称得上慵懒的姿态。左手的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根纤长的女士烟。

夜风轻拂,蔚蓝的泳池水波光粼粼。亮泽晃过了她隐匿在阴影里的、形状姣好的下巴。

虽然没怎么开口说过话,但很明显,在这群人里,她才是被所有目光关注着的、众星拱月的中心人物。

就在这时,观景露台的侧门被推开了。助理小林拿着一部手机走了上来,踟蹰了一下,面露难色:“老板……”

俞鹿抬眸,随手摁熄了手中的女士烟,挑了挑眉。

周围的人见状,识趣地拿开酒杯,让了一个位置出来。小林松了口气,快步上前,递上了手机,压低了声音:“老板,你看一看这个。”

俞鹿接过手机,指腹不慎一滑,点开了一个还没退出的网页:“……”

【绿丁丁论坛】《实锤了!你区顶流下戏后,去了女神的房间过夜!》

1L:在酒店的房门口被拍到了,翟轻羽和俞鹿的脸都入镜了,这回粉丝没得洗了吧。

2L:卧槽……我又要出来感叹了,女神太牛逼了,又一条小狼狗中了她的蛊。

3L:噗,之前还倔强地说翟轻羽是“娱乐圈最后一个处男”的粉丝,现在是不是已经集体撞墙了doge

4L:楼上有病,你趴在床底了?亲眼看到他们进门滚床单了?抱走翟轻羽,造谣司马!

5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发出了惊天爆笑。不会吧?不会真的有粉丝相信他们孤男寡女在房间里打牌吧?小心求锤得锤哦。

6L:他们合作那电影不是三个月前就杀青了么?现在爆出来,会不会是炒作啊?

7L:“三个月”这个时间点就很灵性了,俞姐不愧是著名的三月抛女神啊。

8L:三月抛女神?什么梗?

9L:回楼上,你俞姐出道三年,将各家的房子拆了个遍,谁见了她不瑟瑟发抖。就随便说两个比较著名而且有证据的战绩吧——年初网剧走红的国民男友A小生,被女神甩了以后,颓废暴瘦,深夜醉酒连发十条微博诉情伤,成为腥风血雨的新年第一大瓜;去年选秀出道的八人天团,主唱和主舞争风吃醋,在某卫视跨年晚会的后台互殴,忘记关麦,对骂内容含瓜无数,极其精彩,铸就出史上最大直播事故,最后整个组合一起被卫视拉黑……我区吃瓜群众统计了一下女神的历史战绩,发现没有一个小狼狗能和她的名字绑定超过三个月的时间,故赐其黑称——三月抛女神,简称女神。

10L:???等等,我tm全家震惊了,这简直是前科累累,罄竹难书啊。大家就这样乖乖地排好队等着被她渣么?难道就没人出来反抗一下?一不做二不休,联系媒体,爆个恋情啊!

11L:两年前,不就有一个小爱豆沉不住气,试图放风给媒体么?结果遭到女神工作室无情打脸,名分没要到,还惨被提早下岗233333

12L:嗐,人生最大错觉,就是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能让海后收心,当她的最后一任。分手也不撕,大概是在幻想着还有复合的可能吧?然并卵,渣女是没有心的。_(:з」∠)_

13L:5555羡慕顶流的只有我一个人吗?试问谁不想被多金大美人姐姐撩?骂我傻之前,你们扪心自问,有机会的话自己会怎么选。就算女神喜新厌旧,只和我谈一个月就渣了我,我也愿意啊啊啊啊!TAT

14L:颜狗举手同意。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姐姐快来蹂|躏我啊啊啊啊啊!

15L:速报!一分钟前,两家的工作室同时发声明否认了,说是恶意剪辑。不出意外,顶流在女神那儿已成过去式。所以,有人来押一下,下回会是谁家的房子塌么?

……

俞鹿大略看了一下底下吵哄哄的回帖,就将手机还给了小林,漫不经心道:“这有什么,不都是老生常谈了。”

被老板撞破了自己在看帖,小林尴尬地呛了一下,调开了通话记录:“老板,是看这里才对。你看,翟轻羽的工作室给我们打了好多电话,说从今天傍晚开始,他就失踪了。直到联合声明发出,那边都一直都联系不到他本人。”

俞鹿一怔:“失踪了?”

小林重重地点头:“打他的手机是忙音,公寓里也找不到人。这个节骨眼,那边的工作人员都快急疯了,所以隔一会儿就打一个电话来,问我们有没有收到他的消息。”

想到今晚的这出绯闻,小林也有些无语。

她的老板俞鹿,模样好,家世好,二十一岁时因兴趣入行,被公认为娱乐圈的神颜之巅,浓姿贵彩,傲盛不衰。事业也顺风顺水,第一部电影便一炮而红,跃居一线。

去年,在人气巅峰的时候,俞鹿突然向公众宣布要暂时息影,飞赴M国电影学院导演系深造一年。学成归来,声势依然不减,让人望尘莫及。

放眼看去,整个行业中,这份任性的资本可不是谁都拥有的。

翟轻羽就是俞鹿回归后拍的第一部电影的合作对象。

今晚两人的绯闻,是一家名声很差的八卦媒体放出来的,纯粹是一次掐头去尾、看图说话的恶意炒作而已。

只不过,翟轻羽倒是真的追求过俞鹿,被拒绝了也不肯放弃。这电影都杀青三个月了,他还在死缠烂打,甚至可以说到了骚扰的程度。

而很少有人知道,俞鹿有一个天生的怪癖——她只喜欢不喜欢自己的人。

对方对她越是平静冷淡,予取予求,她就越是喜欢接近对方,无比享受肆意地试探对方的底线、却触不到反弹之意的安全感。

一旦对方喜欢上她,狩猎的方向倒转了,俞鹿就会感到无所适从,忍不住疏远、躲避对方,甚至是逃离对方的身边。

因此,一直无法跟人展开正常而稳定的恋爱关系。十次有九次,渐入佳境的关系都会因为她实事求是的一句“我突然不喜欢你了”而终结。

不管对方在回过神来之后,如何懵逼、纠缠、求复合,她都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一句“可我已经不喜欢你了呀,不喜欢怎么复合?”的单纯疑问,让无数前任的心碎了一地。

就……渣得任性,渣得坦诚,渣得明明白白,理直气壮。堪称娱乐圈最冷酷无情的海后。

也就是说,走穷追猛打路线的翟轻羽,从一开始就踩到大雷了。俞鹿的绯闻多归多,但还真的没他什么事儿。

小林发愁:“老板,怎么办啊,他们要是一直不消停……”

“回复说我们收到消息的话不会瞒着。再骚扰你的话,就拉黑吧。”俞鹿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用大拇指腹抹走了留在红酒杯上的淡淡口红印,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二点了,我们也撤吧。”

“好,司机已经在楼下了。”小林尽职尽责,为俞鹿披上了外套,抵挡寒冷的空气,自己却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进了电梯,小林才嘟囔:“最近一年的天气,也太反常了吧。都七月份了,居然还只有十二三度,往年这个时候都夏天了耶。我早上醒来,老觉得自己生活在南半球。”

电梯内,灯光柔和,四面都是镜子。十几层楼的高度,数字在轻缓跳动着。俞鹿薄有醉意,听了这话,轻笑了一声:“那今年工作室放假时,不如就带你们去真正的南半球潜水?”

“南半球?”小林一呆,兴奋地尖叫:“啊啊啊!谢谢老板!我一定为你做牛做马!”

俞鹿被逗笑了:“出息。”

对上这个笑容,小林的脸微微红了。

其实,小林一直都可以理解,为什么很多人即使听说过俞鹿在感情上的恶劣传闻,也还是抵挡不住心动,前赴后继地一头扎进来。

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小林就这样觉得了——任何人为俞鹿着迷和疯狂,都是很正常的事。

她的身上仿佛带着神秘的引力,那股天然又无情的劲儿,吸引着别人去追逐。

就在这时,小林帮忙拎着的手袋里,传出了一阵手机铃声。

一闪一烁的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串陌生的号码。

俞鹿瞥了一眼,抬了抬下巴,示意她拿过来。

电梯里的信号不好,接通后,听筒里只有沙沙的电流声。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俞鹿率先走了出去,凭着记忆,在漆黑的地下车库里,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电流声的干扰渐渐小了,听筒里终于传来了一阵瘆人的惨笑,不难分辨,正是失踪了一晚上的翟轻羽醉醺醺的声音:“……俞鹿,你没有心的吗?你是不是就喜欢把别人当哈巴狗一样钓着的感觉?我这么爱你,还不够吗,为什么你看不见啊……”

“世界上还有很多人爱我,难道我有义务和他们挨个在一起?”俞鹿不想和骚扰自己的酒鬼过多废话,冷淡地说:“和你自己的工作室联系一下,别让我助理的电话被打爆,挂了。”

电流声滋拉滋拉,混着呜呜的杂音。对面的那道失了真的声音里,似乎泄露出了一丝危险的讯号:“好,好……如果我一辈子都得不到你,也绝对不会让别人如愿,我们一起下地狱吧,那就再也没人能分开我们了,你生生世世……都要和我在一起……”

停车场一角,一辆无声停靠着的车子,遽然亮起了车头灯。惨白刺目的光,唰地打在了俞鹿的侧身上,刺得她睁不开眼。

在小林惊恐的尖叫声中,车子油门发动,裹挟着冷风,朝着俞鹿疯速撞来。隔着玻璃,驾驶座上那张熟悉而扭曲的脸一闪而过。

“砰——”

巨响之后,车头深深地凹陷了下去。驾驶座的安全气囊爆开,碎裂的挡风玻璃漫天飞舞。鲜血如被碾碎的红梅,溅落了满地。

目睹了事故全程的小林双腿一软,跌坐在地,哭叫声响彻整座地库:“俞姐——救命啊!快叫救护车!!!”

但俞鹿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昏沉中,身披黑衣的死神挥舞着镰刀,降落在了她的面前。撞击瞬间的剧痛都消失了,耳边仿佛响起了“滴答滴答”的秒针行走声,周遭的空间,变成了粘稠的液体,缓慢地流淌着,温柔地裹藏着她,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

在朦胧中,俞鹿的意识慢慢回笼,发现自己漂浮在了一个虚幻的空间中。

“好久不见,亲爱的宿主。”一个缥缈的童音在四面八方响了起来:“欢迎宿主重新与我绑定。”

是谁在说话?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在一年多前,为昏迷的你提供过快穿服务的系统。”

俞鹿的心弦,仿佛被这句话弹拨了一下。霎时间,无数似曾相识的画面,冲破了樊笼和迷雾,山呼海啸般,涌入了她的脑海里头!

一年半前,俞鹿宣布暂时息影,去外国深造。在出发前,最后的一次广告拍摄中,她被摄影棚的吊灯砸伤了。

这一下强烈的撞击,让她的灵魂逃逸出了躯壳,身体陷入了昏迷状态。

为了将走丢了的灵魂找回来,俞鹿不得不和一个自称为【系统】的意识绑定了,投生到了各种虚幻的时空里,在那里长大成人,修复灵魂的碎片,才让现实的自己苏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快穿期间的经历就变得十分模糊了。模糊得像是做了一个漫长而虚妄的梦。

却没想到,其实这一切都是真的。

而且,当时的系统还重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俞鹿轻轻地喘息着,忍受记忆回笼时太阳穴的胀痛感:“你……怎么来了?”

“宿主真的好无情呀,就一点也不想我吗?”系统嘤嘤地抱怨了一句,才正色道:“我来找你,是因为你快穿过的那些子世界,出现了很糟糕的情况,而且,都是因你而起的。”

“因我而起?”

系统说:“不错。根据资料记录,你在快穿期间,因为本性难移,做了一些多余的事,将子世界的命运之子们逐个撩拨和招惹了一遍,聊以解闷。”

宇宙中,千千万万个虚幻的时空,就像是一本又一本有主有次、起承转合的故事书。命运之子,指的就是世界的主角,命运的宠儿。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漫长的任务期间,俞鹿顺手养成、关爱、拯救、治愈、撩拨过子世界的男主们。也许是施舍了困窘的他们温情与光明,也许是教会了他们何为爱与情|欲,也许是敞开双臂,拥抱过他们苍白枯瘦的身体,撩拨了他们却不负任何责任,抽身就走。

但她留下的余波,却并未就此消失。

“被你始乱终弃后,子世界的男主们,纷纷出现了重度的黑化。正正经经的命运之子,被活生生地扭曲成了邪恶分子,甚至堕落成了反派。受此影响,子世界的秩序也即将崩溃了。”系统认真地说:“宿主,你必须为自己瞎撩的行为负责。”

“……我应该怎么做?”

系统立刻说:“只有回到每一个子世界里,阻止男主们黑化,才能了结你造下的孽。若是不照做,你将会被送回现实世界去。”

回到现实世界?可俞鹿记得,现实的自己,最后被车子撞上了。

“是的。友情提示一下,现实世界的你,已经被疯狂追求者开车撞死了。”系统感知到了她的想法,总结道:“也就是说,你没有选择,要么就去哄回子世界的男主们,要么就去死。”

  • {{attr.name}}:
小说库

《琉璃钟,琥珀浓》作者:容九(VIP完结)TXT下载

2022-1-27 11:34:11

小说库

《假千金的红包群》作者:漫漫行(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2022-1-27 11:35: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