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我放肆一下》作者:玄宓(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玄宓
类型: 豪门世家,天之骄子,业界精英,励志人生
主角:荆羡,容淮

文案:

荆羡怎么都没想到,八年后回国。
会在最丢脸的时刻遇到年少时死缠烂打却求而不得的负心汉。
彼时她正因为皮肤过敏,脸肿成猪头,火急火燎杀到诊室。
看清医生的脸,在心里无声冷笑:
看个屁,等死算了。
长眉漆目的男人穿着白大褂,褪去青涩时的阴鸷乖戾,独留风光霁月的秀雅。
指尖捻着她的病历本,面无表情地道:
“外套脱了,衣服撩起来。”
荆羡:“……”
***
容淮曾在无数个夜里,梦回高中。
穿着校服的少女,从墙头跃下,扑到他怀中:“喂,你想不想尝尝仙女味儿?”
他嗤笑一声,推开了她。
久别重逢后,他发现自己病了。
她的笑容在午夜梦回折磨着他,叫他求而不得舍而不能。
直到有一天,这病态的思念再也满足不了蚀骨诛心的欲望。
他想,他还是得亲手折下这朵娇花,才能安枕。
***
一个关于救赎的狗血文。
女主初恋脸。
男主美强惨。
PS:男主只是特邀的坐诊大夫,非全职医生。

●破镜重圆/都市and校园回忆杀/偏执狂
●人设和部分剧情参照本人旧文《念你插翅难飞》的番外
●建议阅读本文前可以先看一下念你插翅难飞的番外最后三章
一句话简介:我从未放弃过爱你
立意:在绝境中自立自强,收获自尊与爱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荆羡、容淮 ┃ 配角: ┃ 其它:

《容我放肆一下》小说精彩试读:

平安夜的傍晚,大雨不期而至,天色由夕阳斜下的碎金转至浓重的乌蒙,巴黎街头的喧闹转瞬即逝。

荆羡撑着伞,神态怡然,一边不忘摁下快门拍街景。她就这样安静驻足在红绿灯的斑马线旁,与行色匆匆的路人相比,像个格格不入的异类。

偶有男女同她擦肩而过,先是不经意回头,而后眼里便有了明晃晃的惊艳。

也难怪,乌发红唇的东方美人,肤色胜雪,风衣也掩不住盈盈一握的细腰,黑色中性军靴上纤直的腿白得晃眼,在这暴雨天气里巧笑倩兮,比博物馆里的艺术品更神秘。

这种老天赏赐的美貌,愈发勾得人心痒痒。

事实上也确实有人蠢蠢欲动妄图搭讪,荆羡早习惯了,先行一步转身走开,顺便把伞面压低了些,拒绝的意思不言而喻。

身后的骆亦白松了口气,快步跟上前:“大小姐,车已经等在街口了。”

荆羡恍若未闻,自顾自贴着店铺边走着,半晌才回过头去:“我哥叫你来的?”

骆亦白尴尬笑笑,也没辩解。

事出有因,荆家的掌上明珠四处游学,不肯归国。

荆家新任掌权者的订婚宴在即,迟迟未能闻得宝贝妹妹的归期,干脆派心腹来押送了。

骆亦白就是那个不得不插手别人家事的倒霉蛋,同时他还得尽量不得罪这娇小姐,注意说话的口气,“荆总这边已经约了设计师,差不多到时间了,您看?”

荆羡扯了扯唇,心知肚明自己没得选,顺从上了街角等候的车。

黑色迈巴赫启动,轮胎碾过浅浅水坑,绕过街区,来到小巷深处。

距今两百多年的Haute Couture品牌,也就是俗称的高定E家,就在尽头。荆羡熟门熟路进去,简单的法语寒暄几句,就进入闭麦模式,意兴阑珊地任由工作人员量身。

前些年高定当成衣穿,各种宴会交际圈,从不重复款式,能为一件礼服的款式飞五次巴黎。如今世界游了七七八八,争奇斗艳的热忱却全散了。

“不用刺绣,不用给我配帽子,纽扣羽饰都走同色系。”荆羡瞄一眼繁复的设计稿,挺干脆的把沟通环节全省了。

本来荆焱订婚,她出席就行了,主角又不是她,穿那么隆重屁用没有。

半小时不到,荆羡推门而出,车里的骆亦白还在兢兢业业给顶头上司汇报今日的盯梢进展,闻到小姑娘身上的青橘淡香时已经迟了。

他只能选择微笑:“结束了吗?挺快的。”

荆羡嗯了声,没多问什么,只从背包里摸出相机,慢吞吞地摆弄。

既然被撞破了,骆亦白不再顾忌,干脆直接请示这两天手头上的运营工作,末了,听筒那边的男人低声说了句话,他点头,顺手把电话递出去。

“荆总让您听。”

荆羡翻阅照片的手一顿,停了半晌,接过手机。

前后座的挡板升起,局外人贴心地给留了个隐私空间。车里太安静了,再加上通话里长久的沉默,静得让人无端烦躁。

荆羡绷不住那根弦,率先发难:“你订婚的日子我会回去,你真没必要像看犯人一样,我已经25岁了,有自由的权利。”

她的口气算不得好,语调生硬,夹枪带棍一大堆,对方却很淡然:

“我从未限制你的自由,忧忧。”

荆羡听他喊自己的小名,有一瞬的恍惚,仿佛浮现了高二那年暑假,少年在家里被她使唤得团团转,极力隐忍着怒火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然而每次他总会平静下来,只因比她早出生两分钟,担着哥哥的名头,所以一直包忍她的无理取闹。

如果不是那个人的出现,让荆焱强行游说父母将自己送出国……

她和哥哥之间,或许不会生分至此。

车窗外雨势忽而变大,风声呜咽凄厉,荆羡从回忆里清醒,叹口气,结束了这通电话:“不聊了,先这样吧。”丢开手机,她莫名疲累,去戴高乐机场的一路歪在座椅上,再没开过口。

骆亦白很识趣,猜到兄妹俩之间的谈话并不愉快,未曾搭话,只低头处理公务。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荆羡居然在车上睡着了,脸色粉扑扑,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骆亦白侧头看她一眼,心想,老板妹控其实可以理解,换做是他,估计看管得更严。

原本订的是后日的机票,没想到法国这边出了点骚乱,有人用邮件病毒威胁机场安全,不得已改签到了今日凌晨。行程仓促,头等商务舱全没了,十一个小时的长途航班,要挤在经济舱里,滋味可想而知。

荆羡身高接近170,又不幸坐在三连座的正中,腿没法借地儿伸出去,愈加不适。

周遭人沉沉入睡,就她腰酸背疼如坐针毡,可能是过去的日子太锦衣玉食了,如今乘最寻常的经济舱竟也成了煎熬。

荆羡暗骂自己矫情,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先前吃了几口凉掉的餐盒,这会儿竟然开始犯恶心想吐。恰巧隔壁位置的人起身去上厕所了,她干脆也解了安全带站起来。

经济舱的洗手间在机尾,一共两个,指示灯均显示有人。荆羡等了小半个钟头,也没见里头的人出来,她微弯着腰作深呼吸,手扶着墙壁,只觉胃里翻江倒海。

乘务长看出她的不适,询问是否需要帮助,荆羡直言想使用头等舱的设施,对方犹豫半刻,破例同意了。

First class可比后边的环境好多了,座椅可以直接当床,买了这等价钱机票的人谁不想酣睡一场。惟有最右侧位置的阅读灯亮着,有个年轻男人正低头看书。

从荆羡这个角度望过去,注意力很快落在他搭在椅边上的手上。

真是毫无瑕疵的一双手,肤色莹白,指尖纤长清瘦,连骨节都生得漂亮。

可惜没时间细品,她正着急赶去盥洗室解决难题。等到荆羡吐完漱口出来,男人边上多了位服务人员,眼含春色轻声细语,明明在倒果汁,姿势却凹得离谱。

男人脸都没侧一下,慢条斯理翻着书,徒留表情渐渐僵硬的空姐一人尴尬。荆羡懒得看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烂俗戏码,原本想光速撤了,无奈离开时不慎撞落了餐车上的茶壶,人也重心不稳,差点摔跤。

玻璃砸在短绒地毯上,没碎,滚了两圈,动静算不上大,不足以惊醒一舱睡意正浓的乘客。空姐赶紧过来扶她,确认没事后把餐车推外面去了,荆羡挺不好意思,一直在小声道歉。

正值午夜,舱外黑夜笼罩,舱内亦然,除了那展阅读灯幽幽散着微弱光晕之外,并无其他光源。她小指上的尾戒似乎掉了,眼下不知道落在哪个犄角旮旯。

荆羡叹一声倒霉,蹲在地上摸索。

过道上有色泽浅浅的逃生出口指向灯,毫无照明作用。她余光扫到前边,发现模模糊糊里有黑影渐渐拉长,原来那沉迷阅读的年轻男人竟不知何时站起,她还没来得及抬头,空气中传来些微的开关叩击声。

啪。

男人抬手把仅存的阅读灯关了。

荆羡在黑漆漆的客舱里足足愣了两秒。

什么意思?
故意的?
没看到她在找东西?

荆羡有点懵,但她确实没资格在别人的地盘叫嚣,想了想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戒指戴了那么多年,纯粹是留个警告提醒自己别犯蠢。

丢就丢了吧,也无所谓。

一想及此,她放弃了找寻的念头,利落站起身,忽而惊觉那人离她只堪堪三步距离。

荆羡心底有点发怵:“有事?”

男人很高,穿着深色的卫衣,兜帽盖了眼睛,瞧不清面容,一手插在裤兜里,靠着过道的椅背,姿态懒懒散散。

他盯着她,嗓音轻到几不可闻,带着鼻音,像是感冒了,又像是刻意的压低声线,只说了四个字:“我捡到了。”

他的手指舒展开,掌心上确实是她的破烂戒指。

荆羡是真不想过去拿,她早就察觉到不对劲,因为从刚刚开始,他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的脸。

女人的第六感绝不会出错,这种专注狂热的凝视,堪比沙漠里遇见绿洲的渴望,又似盯紧猎物入网的追捕者,让人窒息。

荆羡长那么大还没遇到过这种紧迫盯人的方式,男人带来的压迫感太强了。

尤其是他一动不动,整个身形雕塑一般,嗓音愈发压抑:“不要?”

荆羡后悔昨晚看了杀人魔跟踪囚禁少女的R级惊悚片,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硬着头皮说了声谢谢,纠结片刻伸出手。

指尖接触到他手心时颤了一下。

第一触觉是冰凉。

26度的恒温机舱内,他的肤感体温能低成这样确实离谱。

该不会是什么妖魔鬼怪吧……

荆羡思绪发散,忍不住胡思乱想,说到底她就一寻常小姑娘,骨子里也是怕黑怕鬼怕变态。幸好先前出去的空姐折返,她仿佛遇见了救兵,匆匆把那玫戒指放在了对方推着的空餐车上。

“您好,这个垃圾帮我收一下。”

“小姐,确认要丢掉吗?”

荆羡应声,再没耽搁,转身离开。

回到经济舱,心脏跳动的速度才渐渐放慢,说来奇怪,她有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头皮发麻的滋味了,前排的骆亦白摘掉眼罩,扭过头来:“没事吧?身体不舒服?”

荆羡摇头,开启液晶屏幕,随手挑了一部喜剧电影。

这漫漫长夜无法入睡,只能给自己找点乐子了。剩余大半航程,她没有合眼,一直熬到清晨才有了点睡意,不过飞机已经呈备降状态,遇到气流,颠簸得厉害。

机舱里混乱一片,小孩哭闹,父母责骂,还有各种尖叫惊呼声。

荆羡头都快炸了,用了降噪耳机和黑超墨镜全副武装才好点,不过下飞机时脚步仍是虚的。

空姐费力引导完乘客,开始例行检查,乘务长在分舱的帘外驻足拨内线电话:“怎么回事,头等舱的客人现在还没离开?”

长途飞行都不好受,谁不想赶紧回家倒时差,偏偏有个例外。

年轻的男人,迎着晨光站立,秀雅无双的侧颜,气质拔萃,巫山白雪一般,他定定望着穿过廊桥的人流,眼神幽深。

空姐不想得罪VIP,态度恭谨:“容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他目送人群消失在尽头,缓缓收回视线,“抱歉,我有一枚戒指落在飞机上了。”他顿了顿,牵起嘴角,似是有些自嘲:“或许被当垃圾收走了,但我想亲自找回来。”

  • {{attr.name}}:
小说库

《穿成霸总的超美貌秘书》作者:清蒸蜜桃(VIP完结)TXT下载

2022-1-28 12:51:48

小说库

《公平交易(快穿)》作者:午后半夏(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2022-1-28 12:52: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