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名状的城镇》作者:子琼(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子琼
类型: 科幻,恐怖,穿越时空,悬疑推理
主角:裴泠泠,沈瞳

文案:

【川渝背景民俗恐怖,国风克苏鲁】
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则来源于未知。
——洛夫克拉夫特
那一天,她收到了一份来自死人的快递——
潮湿的溶洞长满复眼,
森然注视着扭曲山脉中的古蜀壁画。
水底倒影里藏了座神庙,
里面住着人首蛇身的巨大骨骸。
雨夜呢喃,
悄悄诉说了有关于群山的秘密。
喧嚣的城镇褪去湿淋淋的皮囊,
终于露出了深渊中的孤独真相。

沙雕莽金刚x人狠话不多
——
①洛式恐怖,听说很吓人。(划重点)
②原创世界观,可以当民俗恐怖看。
③仅是我个人对洛氏风格的理解,不能保证真的原汁原味,希望各位洛粉轻喷。
④非爽文,女主高三刚毕业,是个傻妹妹,拥有传统调查员特质。男主出场晚但不是背景板!不要歧视男主!
④灵感来源《死灵之书》《疯狂山脉》《暗夜呢喃》《克苏鲁的呼唤》《丘》《异乡人》《巴虺的牧群》,剧情走向都是自己想哒!
⑤婉拒写作指导,日更的文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让每个人都满意,本身就是冷题材,写个开心,希望大伙也能看个开心,也请大家不要在评论区提别的书,更不要用这种方式夸奖QAQ,写文不易,拒绝拉踩。

一句话简介:国风克苏鲁
立意:再写冷题材作者是煞笔

内容标签: 科幻 恐怖 穿越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泠泠,沈瞳 ┃ 配角:黄晓玉 ┃ 其它:克苏鲁,不可名状的城市,国风克系,克系,山海经,探险,惊悚,恐怖

《不可名状的城镇》小说精彩试读:

【裴泠泠】:问个问题,假设,我是说假设。假设你被关在一个漆黑无比的屋子里。屋子里只有两个类似于洞口的东西,一个是一扇窗户,每天固定的时间都会有人给你送来维持生命的食物。

另一个是通往外面的洞口。但那个洞口极其狭窄,你只能正面钻进去,没办法倒退出来,而且你也不知道里面的构造,不知道进去之后会不会被困在里面,更不能确定里面有没有别的危险……你会怎么选择?

【黄晓玉】:容我问一句,你怎么知道那洞口是通往外面的。

【裴泠泠】:我猜的……

【黄晓玉】:这间屋子还有什么其他的隐患吗?

【裴泠泠】:暂时还没发现,但是屋子给人的感觉很不好。

【黄晓玉】:怎么个不好法?

【裴泠泠】:屋子的墙壁一直在轻微地蠕动,有节奏感,像缓慢跳动的心脏,鼓胀收缩,软囔囔的,似乎很韧,让我觉得不像是墙,更像……肉制的墙壁,而且靠近之后还会闻到一股潮湿的咸腥。

【黄晓玉】:潮湿的咸腥……难道是血?怎么这么恶心……

【裴泠泠】:所以我才说,虽然暂时没危险,但一直留在那里的话,说不准会发生什么。

【黄晓玉】:所以你这是在哪玩的密室逃脱?还带感官体验的?

【裴泠泠】:不是密室逃脱,是我做的一个噩梦。我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重复地做这个梦,我是不是中邪了啊?

【黄晓玉】:啊……嘶……

【裴泠泠】:QAQ呜呜呜从高考结束之后,我就经常做噩梦。倒也不是天天做,但一周七天,有三天都能梦到。

【黄晓玉】:……姑且当作是真的。你要是想在梦里有什么重大突破,这边建议亲尝试一下从唯一的出口爬出去。

【裴泠泠】:万一洞口里面是死胡同……

【黄晓玉】:我是觉得,留在屋子里才危险呢,你可能会被迫剖腹产。

【裴泠泠】:???

【黄晓玉】:你不觉得,你描述的这间屋子,有些像子宫吗?

“子宫”的字眼儿落入裴泠泠眼中的瞬间,她拿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惊悚感。

半个月之前,高考刚刚结束,裴泠泠本来以为能愉快地放飞自我,谁知道她居然被梦魇给困住了。

她总是会做相同的梦,梦里的场景就是她上面描述的那个。

虽然不是夜夜如此,但隔三差五地来一次也挺让人难受的。噩梦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睡眠,她有时候甚至对入睡会产生恐惧。

梦里没有恐怖的场景,但梦里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压抑,压抑到令她打心底里感觉厌恶。

她在网上查过,重复做相同的噩梦可能是压力太大导致的。

裴泠泠寻思,她能有什么压力?总不会高考结束之后,她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高考的压力吧?

“叮!”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条短信。

“【菜鸟驿站】您的包裹已到达门卫室处,请凭借取件码尽快领取。”

裴泠泠:“?”

她近期刚戒掉网购的瘾,这包裹是哪来的?

手指在屏幕上敲动几下,给黄晓玉发了条消息过去。

【裴泠泠】:我去领个快递,等会儿再聊。

【黄晓玉】:OK,去吧。

七月的山城,下着暴雨。

潮湿像肥大、粘腻的虫子,浮在空气里,细长的脚上生着吸盘,但凡被它们黏上,便怎么甩也甩不掉,炎热是跗骨之蛆。

湿气渗入皮肤、钻入筋骨,并不是阴寒的湿,而是闷湿,像泡在蒸笼里,身上的汗永远也干不完。

裴泠泠刚一走出空调屋,就被热浪撒了一身。

她打着伞,很快走到了门卫室。

“小裴,你的快递!”

门卫室的阿姨递给她了一个箱子,那箱子不算小,她用一条胳膊勉强能夹住,手肘不可避免地支棱了出去,蹭上雨水。

雨水是温的。

裴泠泠很快再次回到家里,她把伞晾在了玄关处,目光落在了快递的箱子上。

【收件人:裴泠泠】

【寄件地址:锦祥小区】

【寄件人:。】

裴泠泠对锦祥小区是很熟悉的,高三的时候,为了起居方便,不少学生的家长会在学校门口的小区租房子给学生住,这锦祥小区就是距离学校最近的小区,连不少老师都住在里面。

她那年也随了大流在锦祥小区租了个单间,房主是位老婆婆,姓刘,听说她的子女都去了国外,老伴儿早几年去世了,一个人过得寂寞,才想着把家里闲置的卧室租出去,增些烟火气。

但事实上,裴泠泠高三的时候,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十一点回去,待在出租屋的时间段里,刘婆婆都是在睡觉的,她很少会见到她,以至于她都有些回忆不起对方的长相了。

只隐约记得有些胖,不是那种满脸富贵的胖,而是水肿般的虚胖,脸色始终都是不太健康的青灰色,看人的时候双眼无神。

裴泠泠不太喜欢住在那个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家具老化造成的,屋子里时常会有一种很奇怪的臭味,那是一种她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的味道,像是腐烂物,又好像不是,若隐若现的,一不留神,它就钻出来,想去仔细寻找时,又不见了。

她总怀疑屋子里可能藏着死耗子,一直想找机会和刘婆婆说,但是每次想说的时候,臭味又像有生命般地自动消失了,她就一直拖着没提过了。

裴泠泠的好朋友黄晓玉也住在锦祥小区,不过她不是租的房子,她家就住在那里,当初就是为了读重点高中买的学区房。

裴泠泠盯着寄件人处的“。”陷入了沉思。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难道、难道是谁暗恋我?因为害羞,所以用这种方式给我送礼物?”

联想到这一点,并不是因为裴泠泠多自恋,而是现在这个时间段实在是太特殊了,毕业季,又称表白季。

裴泠泠不少高中同学都在高考结束之后,收到了来自暗恋者的表白信,想到这里,她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

“叮!”裴泠泠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掏出来看,发现黄晓玉给她发来了一条消息。

【黄晓玉】: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我们小区死人了!

裴泠泠愣了愣,她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

【黄晓玉】:有人在家里死了,据说是死了半年以上才被发现的,而且死人的那栋还是你当初住的那栋。

【黄晓玉】:对了,你当时住几楼来着?

【裴泠泠】:五楼。

【黄晓玉】:太巧了吧,那户人家也是五楼,一位独居的老婆婆,唉,听说子女都在国外,没空搭理她,唉,这也真是的,死在家里都快半年了,才被邻居闻到臭味报警了,尸体完全腐烂了,化成了一滩黏液。

裴泠泠:“?”

独居老婆婆?子女在国外?不会吧……

【裴泠泠】:你不会是为了吓唬我故意编了个故事吧?

【黄晓玉】:?我有必要编造吗?我给你照一张。

她发了一张照片过来。那是锦祥小区外的公路,路边停了一辆警车,周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如果真是在逗她,黄晓玉又是从哪知道的那些信息?她以前又没跟她讲过。

裴泠泠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才又看向了那个快递盒子,土黄色的纸壳箱上沾了不少雨水,湿成深褐色。

裴泠泠皱着眉,……这玩意儿不会和锦祥小区死人的事有什么关联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产生了一种无比强烈的好奇感,促使着她,让她想立马将纸盒拆开,看看里面装着什么,她几乎就要行动了。

“叮”手机屏幕又亮了。

【黄晓玉】:我刚刚又去问了问,死人那家是506,你当时住的哪来着,离得近吗?

裴泠泠突然就松了口气,黄晓玉肯定是在逗她玩。她高三的时候住的就是506,虽然不知道黄晓玉是从哪知道的这些,但为了吓唬她专门编个故事出来,裴泠泠决定顺着她的话反诓她一把。

【裴泠泠】:你是不是听错了?你确定是我住的那栋。

【黄晓玉】:每次晚上回家的时候,我都是亲眼看着你走进楼栋的。

【裴泠泠】:你确定门牌号是506?

【黄晓玉】:我听我妈说的,怎么了?

【裴泠泠】:506是我租的房子。

【黄晓玉】:???

【黄晓玉】:请问和尸体同居半年是什么样的体验?

裴泠泠笑了,心说,演,继续演。

她正准备回复,手机铃突然响了,是个座机号码,她怀疑是推销电话,待到接通之后,对面传来了一个很礼貌的声音:“你好,是裴泠泠女士吗?”

“嗯,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涂山派出所的民警,可以请您明天上午九点来一趟,协助调查吗?”

民警?

裴泠泠心中升起一种非常不详的感觉,她鬼使神差地问道:“是和锦祥小区有关的吗?”

……

挂断电话后,裴泠泠僵坐在沙发上,空调可能调低了,她竟然觉得有点儿冷,是那种从脚底升起蔓延到四肢百骸的阴冷。

黄晓玉发了好几条消息过来。

【黄晓玉】:裴泠泠?

【黄晓玉】:突然就不说话了?

【黄晓玉】:???

裴泠泠深吸了一口气。

【裴泠泠】:刚刚警局打电话过来,叫我明天早上去一趟。

【黄晓玉】:?为什么??那个死在家里的不会真是你前房东吧?

【裴泠泠】:好像还真是。

【黄晓玉】:卧槽!?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裴泠泠也懵了,她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刚刚的电话说明黄晓玉确实不是在和她开玩笑,这让她不得不面对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事实。

她很可能真的和一个死人生活了大半年,她又想起了那种若隐若无的臭味,她开始回忆她上一次见到房东刘婆婆是什么时候。

好像……想不起来了,毕业的时候,她收拾完行李,把钥匙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之后就离开了,本来是想和刘婆婆道别的,但是等了大半天也没等到刘婆婆,她又和黄晓玉约好了晚上出去玩,赶时间,就只发了一条告别短信。

刘婆婆到最后也没回复她……

裴泠泠自我安慰般地想到,说不定过几天就能在新闻上看到夸张的标题了:震惊!高三学生由于学业繁忙,竟然没注意到自己的房东已经在家中死了大半年了!

想是这么想,她依旧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烦躁和寒冷。

【裴泠泠】:我得先静一静,一会儿想清楚了再来跟你说。

……

裴泠泠把手机关了静音,重新看向地上的纸箱子。

箱子里的东西不会真和刘婆婆有关吧,她有些犹豫,是现在把快递拆开,还是明天直接带到警局去。

盯着纸箱子看了一会儿,裴泠泠又觉得这箱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快递外包装罢了。

与此同时,她心底产生了一种强烈到无法控制的好奇来,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把纸壳箱拖到了自己面前,又拿起了茶几上的剪刀。

裴泠泠并没有察觉出太多的异常,又或者说,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力量,让她忽略了不对劲儿之处。

一阵“窸窸窣窣”后,裹缠在外的胶带就被剪开了。

裴泠泠把纸盒的盖子从中间向两边掀开,箱子很深,且背光,她看不清里面是什么,只得先把手伸了进去、

手指很快触碰到了一个冰冷的、有些坚硬的物体,表面不是很光滑,像是覆盖着类似于锈的东西,裴泠泠的手缩了一下,奇异的战栗感从指尖传至心底,她的手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是什么东西?

裴泠泠深吸了一口气,把那物件抓了出来。

巴掌大小,奇形怪状,等手彻底从箱子里抽出来之后,裴泠泠终于看清了那东西。

那是……一个青铜器。

青铜器的色泽黯淡发绿,看不出年代,形状很怪异,做工却极为精细,是一个人首蛇身的青铜像,并不像很多神话里面所描绘的那种只有下半身是蛇的形状,而是整个身体都是盘旋缠绕的蛇身,只有头部是人类的模样。

但是头部的人首形象也很怪异。目眶深深凹陷,眼球却向外凸起,不是普通的凸起,是一种极为夸张的凸起,像两截向外直立着的小柱子。

鼻梁高挺,耳朵很大,呈现出一种直立的长方形,脸和额头很宽,有种方正感。这样的相貌应该称得上是凶神恶煞,但那面具的表情却极为冷漠,倒真的有些像是藏在阴暗处,冷漠注视着人类的蛇。

蛇身很臃肿,盘曲折叠的一团,能清晰地分辨出来覆盖在上面的鳞片,背部还有镂空的刀状羽翅。这样怪异的形态,只是看着就能感受到浓浓的恶意。

裴泠泠呼吸都屏住了,她盯着手里的青铜像看了很久,它的形状其实并不算很猎奇,甚至有一种古朴的神秘感,也没让她产生什么太剧烈的恐惧情绪,但她依旧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想了半天才反应出一个词:恶心。

没错,这东西让她觉得非常恶心,那是一种从生理上的排斥感,这东西给人的印象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不合理,完全违背了物种的发展,像是把丑恶的形态融合在了一起,让裴泠泠联想到了一些极为反伦.理事情。

异样像一根羽毛从心底升起,痒意扩大,“它”丑陋、可怖,却又仿佛带着一种特殊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去靠近“它”,那一瞬间裴泠泠生出了一种很惊恐的错觉。

并不是她收到快递后,无意间得到了“它”,而是“它”主动找上来的。或者不应该是“它”而是“他”,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更遥远的称呼——“祂”。

裴泠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联想到这个字,但是她能明显地感觉出来,“祂”是有生命的。手托着冰冷器件,她甚至能感受到“祂”的心跳。

滑腻的、咸湿的,像黏糊糊的冰冷蠕动着的、软囔囔的条状物体从掌心轻轻拂过,留下一串果冻状的水痕。

裴泠泠的脑子很混乱,仿佛被人狠狠插入了钢筋,用力地搅动,眼球微微发胀,胃里有苦涩的呕吐感,她猛地将青铜像放下,不敢再看一眼,她隐隐觉得这东西有些不太正常,她坐在沙发上剧烈地喘息了许久,终于又把手伸进了纸箱子里。

那里面还有一个东西,一个透明的瓶子,像是化学实验用的玻璃器皿,快递似乎是为了保护这个瓶子,才用这么大的盒子来装。

刚刚瓶子躺在纸盒里,裴泠泠看不清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之后,她直接愣住了。

那瓶子装满了透明的黄褐色液体,液体里面漂浮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蛋,和鸡蛋的形状不同,那是一种类似于长方形的蛋,只不过边角是圆润的。

更可怕的是,在灯光下,裴泠泠能清晰地看到那枚蛋上的细节。蛋并不是完全的白色,而是带着些微淡淡的粉红,像血丝,蛋的表面似乎很薄,能隐约看见蛋壳下的场景,那是一个蜷曲着的小婴儿,但是它和普通的婴儿差别非常大,因为它只有头是婴儿的形状。小小的脸,皱巴巴的,眼睛还没完全成型,只是两片凸起。

除开这个头,它的身体完全是蛇的形态,细长的身体像虾米一样卷曲着,真的好似正在孕育的婴儿。

这是什么东西?

一股强烈的、无比巨大的恶心感从她心底升起。

突然,瓶子里的蛋里的婴儿抖动了一下,挤出了一串小气泡。

裴泠泠惊了!

它似乎是……活的。

  • {{attr.name}}:
小说库

《谁说奶妈不能输出[全息]》作者:少不知事(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2022-2-3 18:09:07

小说库

《豪门千金不想继承财产[穿书]》作者:奶糖方包(VIP完结)TXT下载

2022-2-3 18:09: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