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美人》作者:衮衮(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衮衮
类型: 破镜重圆,青梅竹马,甜文,复仇虐渣
主角:苏吟,沈玄宁

文案:

姜央是镇国公府捧着长大的人间富贵花,与太子卫烬情投意合,不知羡煞多少旁人。
一朝政变,太子被废。姜央被家人胁迫,不得不斩断情丝,同新任储君定亲。
分别那晚,少年双目猩红,紧紧攥着她的手,几要将她腕骨捏碎。
可最后他也只是笑了笑,放开她,转身走得决然。
被幽禁的废太子,连庶民都不如。
只是当时谁也没想到,他会东山再起,在姜央大婚前夕,把东宫一锅端了。
姜央沦为阶下囚,被家人当作弃子,送进宫讨好新君。
再见面,少年狠狠掐着她下巴,冷漠藏在阴郁的面色下,声线如刀剐过耳畔,“姜姑娘凭什么以为,朕会要一个定过亲的女人?”
姜央瞥见他袖口沾染的口脂,不觉红了眼,“陛下既已有新欢,去寻她便是,作何把我拘在这儿受辱?”
眼泪顺着她娇艳的面颊一颗颗滑落,全砸在了卫烬心上。
当晚,阂朝上至一品大臣、下至末等内侍,甚至连别国使臣都接到了急诏。
大家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匆忙赶去皇宫。
就瞧见那性情阴鸷、两手鲜血的帝王,正手忙脚乱帮一个小姑娘抹泪。
声音低柔得不像话,连九五至尊的自称都忘了。
“我没有别的女人,真的,不信你问他们。”
大半夜被叫来的他们:“……”
*
镇国公府上众人发誓,当初发现自己站错队,就已经后悔。
所以他们才送姜央进宫,大义灭亲,向新君表忠心。
甚至还有人幸灾乐祸,日日翘首期盼姜央早些被折磨死。
可最后等来的却是她受封皇后、独宠后宫的消息,和一道抄家的圣旨。
自作孽不可活,他们心头血都快呕尽。
也是那一刻才彻底明白,“后悔”二字到底该怎么写。
– 都道此情将央(姜央),他却偏说未尽(卫烬)。

★双处、双向暗恋、1V1
★初版文案2019.2;二版文案2020.8.1
★文案中男主的行为有特定原因,并且另有重要目的,文中前因后果都解释得很清楚,请不要妄加揣测。即使不喜欢,也请尊重。祝您生活愉快,可可爱爱。

一句话简介:都道此情将央,他却偏说未尽。
立意:少年与爱从不老去,即便披荆斩棘,丢失怒马鲜衣。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甜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央、卫烬 ┃ 配角: ┃ 其它:作者专栏和预收文,长期求小仙女们收藏鸭~

《御前美人》小说精彩试读:

大应朝,隆运十八年冬。

皇帝自正月起重病不起,至今已将近一年了。乾清宫里满是汤药的苦香,腊月里又不好开窗通风,这味儿便总也散不出去。

太子沈玄宁照例一早就跟着庄妃一道来问安。庄妃叫来御医细问皇帝的病况,御医只摇头叹息。

沈玄宁才十岁,见状不禁眼眶一红,又猛咬牙关死死忍住。

庄妃忙搂了搂他,跟他说:“你还小,这些事不需你操心。你自己也病着,好好养病,病好了就好好读书,有事随时来找母妃。”

沈玄宁点点头,向庄妃一揖:“那儿臣先回东宫了。”

庄妃颔首,又嘱咐了他身边的宫人几句,就由着他自己回去了。

待得沈玄宁走远,她身边的朱嬷嬷才小心地上前道:“娘娘,奴婢知道您担心皇上,但奴婢觉着您近来……对太子殿下的关心着实少了些。”

庄妃听言,淡笑了一声:“本宫何尝不想多陪陪他?可这个节骨眼儿上,本宫不在乾清宫守着,婉妃必定要来。她若在圣驾前哭上一哭,大宁的江山日后归谁可就说不准了。”

庄妃所出的沈玄宁在一众皇子里排行第三。能轮到他当太子,是因为已故皇后所出的两位皇子都夭折了。可与他同龄的,还有个婉妃所出的四皇子,婉妃又一直盛宠不衰,意图让皇上废三子立四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自然是庄妃心里的一根刺。沈玄宁没安安稳稳地坐到皇位上去,这根刺就拔不掉。

.

另一边,沈玄宁走到一半时,被东宫送药的宫人挡住了。

“太子殿下。”他身边的大太监徐文征出言一唤,沈玄宁停住了脚。

他抬头看去,徐文征赶忙挥了挥手,让随在后头的宦官将药碗奉上,自己则笼着袖子赔笑道:“殿下,您的药煎好了,下奴以为您还在乾清宫,原想给送过去。您趁热喝。”

沈玄宁没说话,端起药碗来,一口饮尽了碗中汤药,把药碗递还给徐文征,便又提步继续往东宫走去。

徐文征脸上仍是那副笑,躬着身似是随意地问:“皇上可好些了?”

沈玄宁却只淡瞟了他一眼,稚气未脱的声音无情反问:“这是你该问的么?”

徐文征也就不好再接话,只好赔着笑点点头,而后的大半程都安静得很。

临近东宫的正门时,沈玄宁遥遥听到了点骚动。

依稀有人在喊:“站住!别跑!”

沈玄宁好奇地抬起头,但一时没能寻到人影。过了三两息的工夫,才看到一个大概比自己还要矮半头的小女孩从殿后跑出来。

他没见过她,只从她的着装觉得她十分奇怪——寒冬腊月的,她只穿着抹胸和中裤,脚也光着。但她却跑得很急,急到追出来的宦官迟迟追不上她,她头也不回地一路朝宫门这边奔来。

在沈玄宁看见她的同时,徐文征自然也看到了她。他尖细着嗓子大喊一声“护驾!”,便径自扑上前去。然那女孩个子娇小,一低头就从他臂下闪了过去。

接着,她看到后面还有人时已来不及收脚,沈玄宁也来不及躲闪,两个人齐齐“啊”地一叫。

她的额头正好实实在在地撞了他的鼻子。沈玄宁不禁眼泪上涌,还没来得及缓上一缓,她又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救救我!”

苏吟并不知他是谁。只是因为他和她年纪相仿,就下意识地向他求助了。

“救命!”她边往他身后躲着边又喊了一声,沈玄宁鼻中酸涩稍减,低眼一定睛,被她胳膊上一道道暗红的伤痕惊了一跳。

转眼间追她的宦官也赶到了跟前,慌张下拜:“太子殿下。”

“?!”苏吟被这个名号震得脑中一声嗡鸣,想要赶紧再逃,腿却在惊愕中变得不听使唤。

这怎么回事?沈玄宁怀着满腹疑问扭头看看她。

她穿得实在太少了,裸露在外的胳膊冻得发白,一阵阵地战栗。他就信手解下了斗篷,边把她裹起来边问:“你是谁?出什么事了?”

“我……”苏吟全然不敢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紧紧地抿了抿唇,道,“我想回家……”

沈玄宁皱皱眉,又看向那两个追来的宦官:“你们谁欺负她了?”

他这个问法令二人心惊胆寒,二人不约而同地磕了个头,又相视而望,最后瑟缩着看向徐文征。

徐文征眼睛一转,递了个眼色想让二人退下,却被沈玄宁喊住:“等等!”他抬头看向徐文征,“徐公公,你说清楚。”

徐文征一时竟冒了一层凉汗。

太子年纪是还小。可皇帝病重的这一年来,太子逐渐有了几分气势,他时常觉得哄他越来越难了。

思量再三,徐文征到底说了实话:“殿下,这丫头是……您的药引,但自前几日起就一直病着,总不见好,这便用不得了。下奴今儿个一早说让他们收拾干净……”说着他向那两个宦官狠踹了一脚,“不成想他们办事这么不利索!”

“……药引?”沈玄宁一时发了懵,接着,清晰的思绪一点点在他脑海里胀开。

他不由心惊肉跳,便再度回过头,将手探进苏吟披着的斗篷里,把她满是伤痕的胳膊拽了出来。

“别把我扔进井里……”苏吟小声地哭了出来,“我不想死!我要回家!”

“……谁让你们拿人血当的药引的?”沈玄宁有些克制不住讶异,连牙关都在发抖。一时间无人敢贸然回话,他又在死寂里,得以强自冷静了一下心神。

然后他便觉得自己害了人。而太傅说过,越是位高权重者,越是不能草菅人命。

他勉力地沉了口气,向苏吟肃然道:“对不住,我不知道药里有什么。”

苏吟满是恐惧地死死盯着他,他又说:“你跟我回去,以后我会保护好你的。”

他说罢,半推半揽着苏吟就要往里走,徐文征忙阻拦道:“殿下,这怕是……怕是不合适。”

沈玄宁小脸紧绷,淡漠地问他:“我想在身边添个宫女,轮得到你说不合适?”

“这……”徐文征被噎住,只得面色僵硬地由着他把苏吟带进去了。

沈玄宁便将苏吟带进寝殿,四下看了看,直接把她拉到了自己床上去休息。苏吟穿得那么少,又惊魂不定,早就冻蒙了吓蒙了,缩在被子里暖了半天才缓过劲儿。

“您真的是太子殿下吗?”她狐疑地问。

沈玄宁坐在旁边一笑:“这还能有假的吗?你叫什么名字?”他边说边摸摸她的额头,“你发烧了,我让他们去叫太医来。”

“苏吟……”苏吟答了他的话,皱眉想了想,又小声地提醒他,“我好像不能喝药。他们说……我如果喝了药,血就不能用了。”

否则她也不至于因为病了几天就要被丢到井里。

但沈玄宁嗤笑:“不管他们,我以后不用你的血了,谁的血都不再用。你安心歇着!”

说罢他就向门外走去,让宫人去传太医。也就过了那么几句话的工夫,再折回来一瞧,苏吟竟然已经睡着了。

“……”沈玄宁哑声一笑,便径自去书房读起了书。苏吟睡得昏昏沉沉的,太医来给她诊脉、为她上药服药她不知道,大宫女帮她擦身梳头更衣她也不清楚。一觉睡了不知多长时间。

最终突然而然地醒来,是因为有清晰的钟声撞进了她的梦里。

苏吟猛地睁眼,看到屋内通火通明,外面一片漆黑。身边有个年长的宫女守着她,除此之外寻不到其他人,但透过香炉里缭绕而出的烟雾,清晰可闻许多哭声从殿外传来。

她茫然地坐起身,那宫女不等她问便先开了口:“皇上驾崩,太子殿下去了乾清宫。这两天宫中难免要乱上一阵,你别乱走动,但也不必害怕,我会照顾好你。”

苏吟脑中还有些混沌,听罢好生反应了一会儿,才望着她说:“这位姑姑……如何称呼?”

那大宫女一笑:“我姓柳,是殿下的奶娘。宫里头都叫我柳姑姑,你也这么叫吧。”

太子的奶娘,那也是个大人物呢!苏吟一时很有些怵,但柳氏坐到床边亲昵地搂住了她:“殿下心善,怕你出事才着意叫了我来守着,你安心。”

苏吟在她怀里怔然点点头,心里思来想去还是掩不住诧异——他竟然真的是太子啊!

.
乾清宫中,哭声一片。宫人们全都呜呜咽咽的,跪在床前的沈玄宁却偏生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他不禁疑惑,不懂自己怎么心这么硬。接着他看了看跪在身边的母妃,锁着眉轻道:“母妃,我……哭不出来?”

“唉。”庄妃一声叹息,苦笑地攥住他的手,“事情常是这样的,越是亲近的人离世,越是哭不出来。可母妃还是希望你哭出来,否则便是把事都压在心里了。”

话音未落,庄妃余光瞥见身边的嬷嬷上了前。她侧首望去,朱嬷嬷低眉顺眼道:“娘娘,婉妃娘娘来了。”

庄妃颔了颔首,温声跟沈玄宁说:“我去见见你婉母妃。”

沈玄宁点点头,庄妃便起身出去了。迈出寝殿的刹那,她脸上的温和消失殆尽。

“婉妃妹妹。”她冷声道。

婉妃的脸色也并没有好看多少,她蓦地上前了一步,庄妃正要后退,却被她一把捉住了手腕。

她冷涔涔地笑道:“这月余来,姐姐把乾清宫守得够严的。”说着,她清脆悦耳的声音分明地提高了几分,“皇上床头的暗格里有一卷圣旨,还劳烦姐姐帮我拿出来。”

  • {{attr.name}}:
小说库

《白月光》作者:我爱吃山竹(VIP完结)TXT下载

2022-1-25 11:22:19

小说库

《可我偏要偏要》作者:画盏眠(VIP完结)TXT下载

2022-1-25 11:30: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