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他的溺爱》作者:十度天(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十度天
类型: 都市情缘,豪门世家,天之骄子,甜文
主角:钟清瑶,顾谨深

文案:

因为一场变故,清瑶被顾老爷子接去了顾家。
听说在顾家她会有一个叔叔,年少有为,稳重自持。
在金融界更是以极强的手段和魄力,让无数业内人士瞠目结舌,啧啧称奇。
第一次见到顾谨深的时候,他站在影影绰绰的光晕里,金边眼镜上流光转动。
清瑶仰着头看他。
恬静乖巧地叫了一声:“顾叔叔。”
金边眼镜下,好看的眉尾轻轻地挑了一下。
*
顾谨深一直觉得老爷子带回家的小丫头很乖。
说话温温柔柔,拉大提琴的时候娴静美好。每次见到他,都会乖巧地喊他“顾叔叔”。
直到有一天,他看着这个向来乖巧的小丫头钻进他的怀里,一颗一颗地解开他衬衫的纽扣。
“我不想再叫你顾叔叔了。”
他勾唇看她,意味不明:“那瑶瑶想叫我什么?”
清瑶小脸通红,抱住他的腰身:“谨深……”
*
寄人篱下的清瑶事事谨小慎微,逢人都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而顾谨深的小外甥怎么都看她不顺眼,以欺负她为乐。
他气焰嚣张:“等以后小舅娶了小舅妈,看你还怎么得意!”
后来,清瑶依偎在顾谨深的怀里,软的像一只小奶猫。
她朝小外甥勾勾手指,媚眼如丝:“过来,叫小舅妈。”
>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女主20岁,成年了(成年之前没有感情线)

【食用指南】
1、年龄差10岁,双C,极度甜宠。
2、大提琴专业气质小才女X金融公司高冷禁欲系总裁
3、轻松文风,没有火葬场替身误会,顾叔叔从头宠到尾~~
一句话简介:年龄差,宠到极致。
立意:世界上始终有人深爱着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清瑶,顾谨深 ┃ 配角: ┃ 其它:

《落入他的溺爱》小说精彩试读:

今年淮城入秋早。
连日来的阴雨天气让空气有些潮湿,今天难得放晴,微风阵阵,窗外的梧桐树叶被吹得簌簌作响。

琴房内。

大提琴低沉婉转的声音流淌,女孩如瀑黑发温顺地铺在身后,藕臂雪白,缓慢拉动琴弓。

淮城音乐学院是在国内外都享有盛名的音乐学府。
一年前,钟清瑶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了淮音管弦系大提琴专业。

“清瑶,还不走吗?”
说话的是赵眠眠,清瑶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你也太用功了,难得今天下午没课,你倒好,在琴房练了一下午的琴。”
赵眠眠递给她一听饮料。

钟清瑶停了下来,将大提琴放在一边。
“这首曲子还不太熟,就多练了会儿。”

她拉开饮料拉环,“刺啦——”一声,瓶内冒出许多气泡来。

“还不知道你?你每次一不想回家就会在琴房练琴,真搞不懂你,这么不想回去还不住校。”

赵眠眠轻轻叹气,“就因为顾爷爷的一句‘想让你多陪陪他’,你还真就申请了走读。”

钟清瑶低垂眼眸,望着饮料瓶身上的水珠,没有说话。

“你就是太好说话了。”

赵眠眠看她情绪不高,又问,“是不是昨天顾家那个小崽子弟弟又跟你作对了?”

她摇头,“没,这几天他好像有朋友俱乐部开业庆祝,都好几天没回家了。”

“夜不归宿,嚣张又跋扈。”
赵眠眠轻嗤一声。

“要是你顾叔叔还在,看那小崽子还敢不敢欺负你。”

钟清瑶喝饮料的动作一顿。

顾叔叔么?
他已经四年没有回来了。

四年前,顾家的盛瑞集团在美国的分公司遭遇危机,公司连续亏损,净负债率甚至达到了75%,顾谨深在那时候临危受命,奔赴美国。

短短两年后,公司扭亏为盈。
然而公司尚未稳定,顾谨深还是没有回来。

钟清瑶望着窗外泛黄的梧桐树叶,思绪有些飘远。

记忆中那个清隽沉稳的身影,已经开始逐渐模糊,变得陌生。

她站起身,把琴放进硬式琴盒,扣上锁扣。
背在身上,“走吧,回去了。”

回到南湾别墅的时候,正好下午五点。
昨天夜里下了雨,地面上积了深深浅浅的水洼。

庭院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这是一辆陌生的车。

清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别墅车库内的车很多,一半都是她那个爱车的弟弟顾连铭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又新买的车。

但是顾连铭性格张扬,爱的也都是些张扬的跑车。
这种严肃沉稳的商务车怎么也不像是他的风格。

钟清瑶背着琴走进入户大厅,正好遇到李姨。
李姨是别墅内的佣人,在顾家已经干了几十年了。为人和善,也很疼她。

她指了指外面的车,“李姨,家里是来客人了吗?”

李姨笑着,笑的眉眼的皱纹都加深了不少。
她指了指二楼,“顾先生回来了……”

清瑶脑海中空白了一秒钟,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李姨口中的“顾先生”是谁。

“顾先生回来得突然,这会儿正跟顾老爷子在书房聊着呢,小姐不上去看看?”

李姨的话在她的耳边模糊,她整个人都懵懵的。

琴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径直去了二楼书房。

走到门口,就听到书房内传出谈话的声音。
嗓音低沉。

“盛瑞证券的业绩现在也在稳步增长,只去年公司年度总收入就同比增长了30%,美国那边已经交给张东了,张东的能力和魄力我还是信得过的。”

声音熟悉,却又陌生。
她的心跳倏而快了起来。

门是虚掩着的。
清瑶挪着步子过去,扒拉着门框,悄悄探出了半个脑袋。
只留一双眼睛往里看。

透过落地窗洒下的大片阳光晃得刺眼。

阳光下,男人逆着余晖端坐于沙发上,深色西装裁剪合体,也被镀上一层柔和的余晖。
双腿交叠,低低抱着手臂。

清瑶看到他冷硬的下颌线,金边眼镜上投射出浅淡的光。

而此时,他正巧掀起眼眸。
朝她这里看过来。

视线在半空中交织,心跳陡然漏了一拍。

顾老爷子也察觉到她,连忙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清瑶来了啊,快过来快过来,你顾叔叔回来了!”

清瑶小步走进去,站在那里却手足无措起来,手指紧紧攥着裙子。
低垂着头,半晌没有说话。

他靠在沙发里看着她。
唇角微微勾起,“不认识了?”

静默了几秒钟,她按捺住胸腔里狂跳的心脏,低低地叫了一声。

“顾叔叔。”

顾谨深往沙发里一靠,“嗯。”

顾老爷子叹道,“这孩子小的时候最喜欢跟在你屁股后头,最黏的就是你。这几年没见,反倒见你怕生了。”

顾谨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声音淡淡的。
“没事。”

“不过这孩子乖倒确实很乖,这不去年还考上了淮音的大提琴专业,专业课文化课都是第一名。”

“嗯,不错。”

顾谨深那句不咸不淡的赞许落在清瑶的耳朵里,让她小小的雀跃了一下。

小的时候,每次考了一百分,她都想第一时间把成绩单拿给顾叔叔看。

他会揉揉她的头,说一句,“考得不错。”
得到夸奖的小清瑶,肉嘟嘟的脸上霎时笑开了花。

顾老爷子笑呵呵道,“哎清瑶正好还背着大提琴,拉首曲子给你顾叔叔听听吧。”

她点头,“好。”

低柔悠扬的琴声从书房内传出。
清瑶演奏的曲子是圣桑的名曲《天鹅》。

顾谨深靠在沙发上,静静聆听,目光在她身上缓慢逡巡而过。

女孩穿着白色及踝长裙,她的肤色偏冷白,露出一截纤细嫩白的脖子,像极了粼粼波光湖面上的,一只安静的白天鹅。

她长高了,头发也长了。

太阳缓缓落到了地平线。
落地窗外林木蓊郁,金黄色的余晖温柔。

顾谨深漫不经心地转了转手表。

神色微动。
他的小天鹅,长大了。

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夜幕已经缓缓降临。

别墅内的照明灯亮了起来。

厨房内,李姨和负责烹饪的厨师正在忙碌着,今晚有个家宴,算是为顾谨深接风洗尘。

空气中有着雨后初霁淡淡的青草味道。
清瑶在庭院中央的大路上走着,有点心不在焉。

倏而——
伴随着一阵鸣笛声和发动机张扬的轰鸣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从清瑶身侧呼啸而过,卷起一阵风。

撵过水洼。
溅了她一身的水。

白色的裙摆湿了,还沾上了灰黄的泥水。

清瑶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

前面的法拉利倒车到她的面前,顾连铭带着墨镜,一个手随意地搭在车窗边沿上。

“哟,这不是清瑶姐姐吗。”

顾连铭比她小两岁,高三。
活脱脱的纨绔子弟。

用顾爷爷的话说就是,驾照才拿到半年,车已经买了四辆了。
然而前几天又缠着顾爷爷想买新车。

“顾连铭,你开车不看路的吗?没看到地上有水坑吗,还开的那么快!我裙子全湿了!”

顾连铭瞥了一眼她的裙摆,“我车子轮胎上又没长眼睛,怎么知道地上有没有水,你自己不躲开点。”

他不痛不痒的一番话气的清瑶咬牙切齿。

“好、好。”
她神情自若地走到他的车旁。

顾连铭:“你想干嘛?”

清瑶朝他微微一笑,随即对着车身猛踹了两脚。

顾连铭倒吸了一口气,“哎哎哎,我这是新车!别给我踢坏了啊!”
说着就下车检查车身,一脸的心疼。

清瑶:“不好意思,我的脚上也没有长眼睛,你自己不会躲开点?”

“你!”顾连铭憋着一口气,却什么也说不上来。
半晌,才问道,“我小舅舅已经回来了吗?”

清瑶没好气道:“不知道!”

顾连铭也是从小被宠着长大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一个顾谨深。
有时候顾老爷子喊破喉咙他都不听的话,顾谨深一个眼神他就焉了。

“今天俱乐部开趴我都没去,听说小舅舅来了我赶紧就回来了,别是什么虚假情报啊。”
他往里张望了下,“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自己不会去看啊。”
清瑶扔下一句话就走。

顾连铭看着她的裙子,脑海里忽然蹦出一个念头,跑过去拉住了她。
她甩开,“干嘛?”

他喉咙动了动,不自在道:“那个……裙子的事你别去小舅舅那里告状啊!”

“怕我去告状啊?”

“你别以为小舅舅回来了你就能得意忘形了!”

她扬了扬下巴,“我就是得意,怎样?谁让顾叔叔从小就向着我呢。”

清瑶头也不回地往里走,留下顾连铭一个人在夜风中暴怒。

湿掉的裙子穿在身上不太舒服,清瑶甩了甩裙摆,打算去房间换一件干净的。

走到二楼的时候,遇到了顾谨深。
从书房里走出来。

清瑶一凛,垂下头快步往楼上走。

“跑什么?”

身后的声音在寂静的楼道里格外清晰。

“见到叔叔不打声招呼?”

清瑶脚步一滞,慢慢地转过身,却不敢去看站在那边的顾谨深。

空气中安静得出奇。

“顾叔叔好。”

顾谨深的视线在她的脸上稍作停留,看到弄脏的裙摆后问,“裙子怎么回事?”

“刚在楼下不小心弄脏的。”

顾谨深目光浮动,思绪有些飘远。

眼前的小丫头说话的时候温声细语,整个人都透露着乖巧。

像极了她小时候的样子。

她刚来顾家的时候,不过八岁。

她父亲为救落水的顾老爷子而不幸溺亡了,她就此成了孤儿。顾天成感谢救命之恩就将她接去了顾家抚养照顾。

小丫头乖巧懂事,逢人就笑。一口一个“顾叔叔”叫的很甜。
一点儿没有失了至亲的悲恸感。

顾谨深只当她是生性年幼,随遇而安。
到底是年纪尚小,对突然遭遇的家庭变故也没什么感觉。

直到后来有一天,他深夜经过小丫头房门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低低的啜泣声。

声音闷闷的,明显是躲在被子里哭。
他手下动作一顿,末了还是走了。

第二天早上,昨晚在被窝里偷偷哭的小可怜又换上了一副乖巧的笑脸。

顾谨深轻哂一声。
是个有意思的小可怜。

第一次见到她哭是什么时候呢?

想起来了。
那天周五,学校只读半天,司机忘了时间没去接。

他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才知道小可怜在校门口等了很久。

来到学校的时候,她鼻尖红红的,嘴巴也抿得紧紧的。周围安静,显然人都走完了。

她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直到上车后也一言未发。

“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顾谨深有点奇怪,按理说应该打给司机才对。

半晌,女孩低低的声音传来,“我只记得叔叔的电话……”

旁边的小可怜头垂得低低的,顾谨深看她一眼,收回视线没再说话。

恰逢夏日,马路两旁林木繁茂,阳光正烈。
他看着窗外的景色,车内一片安静。

忽然,他听到身边传来微不可闻的哽咽声。

他侧头看她。

小可怜依旧低着头,只是泪珠一颗接着一颗掉下来,砸在手背上。
湿了一大片。

顾谨深一怔。

“怎么不躲着偷偷哭了?”

小可怜抬起头看他,他才惊觉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长长的睫毛上都是水汽。

“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来接,可是瑶瑶没有了,没有了……”

她的声音柔柔的,却仿佛是一把锋利的刀,在他的心上不轻不重地划了一道。
让他痛了一下。

不知怎的,他突然开口。
“你有叔叔。”

“叔叔……?”

他揉她的头发,“别的小朋友有的,叔叔都会给你。”

顾谨深回神,揉了揉眉骨。
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眼前的小可怜长大了,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

四年过去,她及肩的发已经到腰,又黑又亮。浓密顺直的长发,一侧整齐地别在耳后。

片刻后。
顾谨深抬手松了松领带,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黑眸沉沉。

“瑶瑶,过来。”

  • {{attr.name}}:
小说库

《嫁给渣攻的反派哥哥[穿书]》作者:管红衣 (VIP完结/金牌推荐) TXT下载

2022-2-6 14:47:45

小说库

《八零甜宠小娇妻[古穿今]》作者:七月橘(VIP完结)TXT下载

2022-2-7 16:05: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