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龙傲天误认成老乡后》作者:鱼无心 (VIP完结+番外/金牌推荐) TXT下载

作者:鱼无心
类型: 天作之合,穿越时空,甜文,逆袭
主角:周逊,荣浩宇

文案:

周逊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只能这样度过。
他的哥哥是王爷的白月光、是暴君的朱砂痣。而他,是活在哥哥的阴影下的拙劣赝品;是被哥哥送给王爷当替身、就连科举的机会也被毁去的、被整个世界所抛弃的廉价礼物;是狗血万人迷文里、以自己的惨死成全了他人爱情的炮灰。
是可忍孰不可忍。宫宴,决心复仇的周逊为了让自己被诛九族而刺杀暴君,被下了天牢。
他闭目等死。可他没想到……
苏醒过来的暴君,不仅换了个起点穿越龙傲天的芯子,还因几句巧合的问答把他给误认成了……
误认成了,他的“老乡”???
皇帝:“为什么刺杀我?”
周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皇帝:(满脸问号)“你知道刺杀皇帝的下场吗?”
周逊:“左不过是被诛九族,我从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旁人。”
皇帝:“是谁教你这些话的?”
周逊:“命,不公平的命。”
皇帝:“你……分享一下你的心路历程?”
周逊:“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皇帝:“老乡,奇变偶不变……?”
周逊:“什么?”
皇帝:“你……你父亲买橘子吗?你家门口有两棵枣树吗?你拿竹竿帮猫打架吗?你,你天天打牌,不学习吗?你……你有过这样的朋友们吗?你和他们谈笑风生吗?”
周逊:(茫然)“好像……有过类似的朋友?”
皇帝:“……你,你究竟是谁?!你的背景……你的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周逊:??
皇帝:“老乡,从此我,罩着你!”
景朝皇帝容泫以暴戾闻名,因触怒他而被杖毙之人不计其数。
然而自那天起……
“陛下,这是新疆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冰镇葡萄……”
“给先生送去!”
“陛下,江南送来了三两周采周大人最爱的雨前清明……”
“给先生送去!”
“陛下,这是您母妃留下给儿媳的传家玉佩……”
“朕说得还不够清楚吗?送去送去送去,好东西都给先生送去!”
“那绝色舞姬?”
“当然也……呸!回来!这个不许送!”
“陛下,这是逊先生的‘前任’五王爷……”
“给……给西伯利亚送去!”
“陛下,这是您的白月光知己,逊先生的嫡兄,周采。”
“给……给我流放了!逊哥儿,你听我解释!”
众人:妖妃!必然是妖妃!
然而传闻中的“妖妃”,却每日在为教导穿越来的皇帝,维护好“暴君”举止而不穿帮头疼。
“暴君会做什么?”
“大兴土木。”
传闻,暴君大兴土木,整平京城之路,造琳琅辇车供妖妃出游,只为妖妃一笑。
然后……
京城秩序井然,商队来来往往,人民安居乐业。
“暴君还会做什么?”
“横征暴敛。”
传闻,暴君横征暴敛,杀尽天下贪官,只为血流成河,博妖妃欢心。
然后……
官场风气为之一肃,海晏河清,百姓高呼万岁。
“暴君还要做什么?”
“劳民伤财。”
传闻,暴君劳民伤财,开凿运河,创立水师,只为替妖妃运输护送荔枝。
然后……
大运河建成,景朝水师天下无双,各国使臣来朝国都,天下归心。
在教了皇帝数年如何模仿暴君举止后,以不暴露穿越者身份后,周逊决定辞官回家。
如今大仇已报,他也考上了状元完成了遗憾,再无留在皇上身边的理由了。
“周逊。”
“嗯?”
他回头。
“暴君这时候,该做什么?”
“做什么……?”
“抱住你。”那个男人从背后抱住了他。
“不让你走。”
皇帝x周逊
——这个世界常置我于死地,却又留给我一线生机。后来才发现,所有的生路都是你。
——你说世界很温柔。世界是你,温柔也是你。
“他是我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的唯一的锚点。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到他身边。”
“这个世界对你不好,我来对你好。”
“我陪你。”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甜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逊,容泫┃配角:陆显道,白于行┃其它:

《被龙傲天误认成老乡后》小说精彩试读:

周逊被人押解着进殿,被按着跪倒在地砖上。地砖凉硬而冷,面对即将到来的命运,他横眉冷对。

他跪着的这地儿是当今圣上的书房。不同于天下人人皆知的、被皇帝视为最亲信之人、被恩准随意出入御书房的周采,这地方他还是头一次来。

不过周采是身为新科状元、天子宠臣被皇帝言笑晏晏地迎进来;他是作为刺杀皇帝的刺客狂徒、被侍卫按在地上押解进来。

新科状元每三年便出一个,敢在家宴上刺杀皇帝的,本朝也就只有他一个这样不要命的。

算起来还是他比较珍稀。

他这一生委屈求全,曾样样求一个“逊”字以在笑面虎哥哥的手底下保全自己,却终究是为他所害、堕入深渊。不过到头来,他也总算在死前赢过了他一回。

想到这里,周逊居然有些想笑。他因自己这份不合时宜的幽默感而抽了抽嘴角,嘴角带动了脸上的淤青,有点儿疼。

周采是周逊同父异母的哥哥,年少成名,是再名副其实不过的万人迷。人人只看见他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夸他有君子遗风。却没人知道他曾在九岁时,只因同父异母的庶弟在诗会时作对子时比他高出一名,便在无人的僻静处笑着、将年仅六岁的幼弟推入了深秋冰冷的湖水中。

周采事了拂衣去,坐回人群中。他的庶弟虽然侥幸靠自己游回了岸上,却因此高烧不退缠绵病榻一个月有余,几次险些丢去性命。

那名庶弟,便是跪在这里的周逊本人。

或许是上天垂怜,周逊的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起来。这次落水连同病痛一起烙在他的心底的还有娘亲在他病重时,抱着他反反复复地哭喊的那句话:

‘娘亲不要你有多大的出息,娘亲只想要你好好地长大。咱们呐,天生就该低他们一头……你要怪,就怪娘亲给你的命不好吧……’

六岁的他抹掉娘亲的泪水,从此由一介神童迅速地沉寂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逊于”嫡兄的才华。笑面虎周采是人人称羡的江州才子,他便是活在对方身后的影子。

再多的气他也受下了。他不和周采争不和周采抢,他唯一的愿望,便是待自己成人中举之后,另开分府,将自己的娘亲接出来,从此天高云阔,逍遥此生。

可是上天连这点微末的愿望也不能让他实现。

五王爷痴恋周采,视周采如白月光。周采对其却是若即若离。五王爷舍不得折断周采的羽翼、使之背上“男宠”之名。周采却舍得哄自己的庶弟上京,把与他容貌相似的庶弟献给王爷,讨他开心。

——那名庶弟便是周逊。

五王爷初时待他极为客气,并祝他在会试上取得好成绩。周逊对周采的计较一无所知,也感谢他收留之恩,他向来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下定决心日后必要回报于他。

直到会试前一天,周采与礼部尚书的千金定亲的消息传到了王府。

那夜五王爷喝得酩酊大醉。他推开房门,将正在挑灯温书的周逊错认为周采,欲行不轨之事。激烈挣扎之后,周逊落入湖水,凄凄惨惨,第二日只能支撑着残躯病体去考试。

他因病痛在考场上昏倒,落第。周采却在这场考试中进了一甲,又被皇帝指为状元,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一者状元,一者落第。而后,周逊与五王爷的事不知怎的被曝光。周父指着周逊的鼻子痛斥了一顿,要将这个不学好的不孝子逐出家门。娘亲为了替他求情,在堂上磕得满头淤青。

新科状元周采便是在这时候站出来的,他说,既然木已成舟,不如将小弟送给王爷,也算是成全了他。

在那之后,周逊被送入王府……五王爷心中有愧,周家举家升迁进京。周采入翰林院,礼部尚书的小姐下嫁周家,周家上下阖家欢喜,唯独周逊……

他变成了“睹物思人”中的“物”。五王爷看着他的脸,念着周采的名字,让他学周采的打扮,让他当一个端坐在王府中的、有周采模样的人偶。他几次想逃,都被五王爷捉了回去。

他投湖几次,上吊几次。老天爷给他的命运打下绝望的批语,却又总让他侥幸地活了下来。第五次上吊后,他坐在床上,抚摸着脖子上的淤痕,望着窗外的新雪,突然下定了决心。

他要复仇。

他假装柔顺,以思念兄长为名央五王爷带他去除夕宫宴。在五王爷的眼里,周采那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呢?即使是做了他的替身的周逊,会思念自己温柔可亲的兄长,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周逊在宫宴上见到了周采,他站在皇帝的旁边,言笑晏晏。皇帝也对他笑,待他颇为亲厚。周采如今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他却一无所有,除了当他的替身无处可去。这幅场景越发让他感觉到生活的荒谬,也让他越发地冷静。

五王爷举杯看着他们,神色黯然。他便趁此机会提出了想要一个正经的名份的请求。

五王爷自是会认为周逊不配的。但周逊不在乎,他只说:“否则我善良的哥哥会为我伤心的,你不想让他伤心,对么?”

周逊的复仇之路便由此进了一步。他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在说:

‘看啊,只要以周采的名义行事,一切都可以这么容易,不是么?’

后来五王爷又带他去宫宴,大约是觉得他总算不闹了,就连平时对待他的态度也好了起来。

作为这份“好意”的回报,宫宴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周逊行刺了皇帝。

行刺皇帝是诛九族的大罪,没人比浸泡在痛苦中的周逊更明白这一点。

——一只蚍蜉,该怎样撼大树?

——当然是以雷电袭之!

他要以弑君之罪,带着五王爷府、带着周家、带着摧毁他命运与尊严的所有人……

和他一起下地狱!

周逊没有成功,但行刺皇帝的目的已经达到。被拖出宫殿时,他嘴里含着血,面无表情。

这是荒谬而可笑的一生,如果他的人生来自于一本话本,他必然是其中那个面目可憎的凄惨炮灰。值得喜悦的是,他不后悔自己玉石俱焚般的行为。

绛卫们很快便调查出了他行刺皇帝的真实缘由——尽管这缘由荒谬到让人一头雾水。哪有人是为了让自己被诛九族而行刺皇帝的呢?这年头话本儿里也不敢这么写。

按理说此事应当就此盖棺定论。该杀的杀,该罚的罚。然而没等绛卫们将案卷交上去,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皇帝的话便传了过来:让人把那刺客带来,他要亲自审问。

这一路上,周逊闭耳塞听,却也难免有些话语飘进了他的耳朵。在他被押进御书房前,他听见有小宫女偷偷说,这位被行刺的皇帝在醒来后,言语之间略有点发生改变。不过皇帝性情本就古怪,时常做出一些惊人之举,倒也不算什么。

皇帝向来喜怒无常,有时甚至于有些暴虐。落在他手上,周逊的下场可想而知。不过周逊已经是将死之人,且他终究是达成了拖下周采的目的,他对此没有什么好奇心。

周逊被押进去时,还听见押解他到这里的侍卫窃窃私语:

“这人的下场,惨咯……”

“皇帝就算再偏爱周采,这次也该……”

“周采的事或许还有变数,可这罪人,皇帝怕是要活活剥了他的皮!”

私语声被阻隔在门外,周逊从回忆中收回思绪,跪在地上的他听见脚步声。

他没有抬头,垂着眼睫,看见一双脚停在他眼前。

这便是皇帝了。

……皇帝会怎么折磨他?周逊漠然地想着,他盯着地板上的花纹,静静等他发话。

皇帝的声音在他头顶上响起。

“哟,这位就是那刺客啊?看着长得也不是很壮嘛。”

周逊:?

皇帝的声音里倒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愤怒,却更像是……好奇?

“别让人低着头,让他抬起头来看朕。”皇帝道。

周逊抬起头来。

木椅上坐着的正是被周逊袭击的皇帝。他在宫宴后昏迷了一阵,前几日方醒。英俊的男人穿着一身龙袍,打量着他。

见他抬起头来,皇帝似乎惊了一下,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周逊从小听力远超常人,听到了这句。

“靠,比电影明星还帅。”

明星?电影?那是什么?

周逊略有点迷茫。

……这皇帝,倒不像是传闻中那样。

过了一会儿,皇帝清了清嗓子,一掌拍到案几上:“你这胆子有点大啊,行刺皇帝是什么罪,你晓得不?诛九族的大罪说犯就犯?五王爷带你来宫宴,你怎么就……”

“五王爷”三个字再次刺痛了周逊的神经。

他这一生的悲剧,都来自于他们。

“呵呵,”他冷冷一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御书房里一时安静了下来。皇帝被他这句话愣得眨了眨眼。

沉默维持了好一阵,皇帝组织了一下语言,又问他:“你为什么刺杀我……朕?”

为什么刺杀皇帝?

周逊回想他这活在阴影里的一生。他一生沉默,一生屈于人下,却最终落得了这个下场。

即使不刺杀皇帝,接受了他自己的命运,他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中,沉默地死亡罢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他最终道。

皇帝:……

皇帝沉默的时间比方才更长了,同样沉默的,还有再次陷入回忆的周逊。

皇帝又道:“你没有别的想说的吗?比如,给朕剖析一下你的心路历程?”

皇帝这话问得怪怪的,周逊看着高高在上的他,没来由地苦笑。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即使我把我的悲欢展示给皇上看,皇上也只会觉得我吵闹。”他道,“皇帝不必知晓一介罪人的过去,只管按律法判了便是。”

皇帝:…………

皇帝再度沉默了,他过了一会儿又道:“你知道刺杀皇帝的下场吗?”

“左不过是诛九族,或许还有别的……”他笑笑,“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

——因为他的人生中所经历的,皆是恶意。

他在心里轻轻地笑了。

皇帝再次沉默了。

“是谁?”他的声音里几乎带了一点试探的意思,“是谁教你这些话的?”

周逊停顿了很久。他垂着长长的睫毛,只看着地面,眼里几乎快要冻出冰碴来。

“命。”他冷冷道,“不公平的命。是不公平的命使我来的。”

皇帝:……

皇帝这次的沉默,持续了很久,很久,很久。

“你们退下吧。”他突然对左右绛卫道。

“皇上!”

绛卫大惊失色。皇帝像是烦躁而兴奋地搔了搔头,又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提议。最终,他走到周逊面前,贴到他耳边,小声道:“奇变偶不变?”

周逊:?

周逊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别装了,哥们儿。”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非常小声道,“你也是穿来的吧?咱们俩这是,老乡?”

  • {{attr.name}}:
小说库

《八零甜宠小娇妻[古穿今]》作者:七月橘(VIP完结)TXT下载

2022-2-7 16:05:44

小说库

《穿书后我误惹了反派》作者:七颗糖(VIP完结)TXT下载

2022-2-7 16:06: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