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外室重生了》作者:乌龙雪(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乌龙雪
类型: 重生
主角:贺云樱,萧熠

文案:

#爱恨分明绝色美人贺樱樱# vs #心狠手辣对人狠对自己更狠在线翻车火葬场重修男德萧某狗#
本文又名【重生后摄政王给我当外室】【摄政王男德重修日常】
贺云樱重生了。
上辈子给摄政王萧熠做了整整十年外室,到底是痴心枉付。
纵然她艳冠京华,明里暗里给萧熠打探了那么多消息,萧熠又似乎是那么迷恋她,可到她死的时候,也不过落了一句“外头的一个女人,何足挂齿。”
重活一世,她绝对不要再落到萧熠手里。
她更愿意跟义母宁夫人一齐避世隐居,也不要再踏进京城的锦绣战场、更不要再让那个狠心无情的萧熠看到一眼。
然而她万万没料到,宁夫人竟是萧熠的生母?
原想着既无真心,大约改换兄妹名分,他也不会在意,前尘旧事丢开便罢。
然而萧熠却步步紧追不肯放:“你倒是长本事了。”
贺云樱笑靥如花,眉眼明艳无俦,却早就没有心了:“兄长真会说笑话。”
#开场即火葬场,中段男德重修,毕业撒花撒糖#

【【【说明】】】
双重生,追妻火葬场,男主两辈子都只有女主,1v1
萧某狗这人吧,有钱有颜有才华,无妻无妾无情史,奈何嘴欠自作死……
火葬场男德重修,这波不亏!

一句话简介:追妻火葬场+伪兄妹
立意:自强自立,活出精彩的自己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云樱,萧熠 ┃ 配角: ┃ 其它:

《摄政王外室重生了》小说精彩试读:

夜凉如水。

墨蓝天幕之中星辉流离,月光洒在京南蘅园的锦绣亭台之间,清冽寒寂。

“外头的一个女人而已。”

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沉稳清冷,萧熠站在蘅园的华亭之南,玄色鹤氅丝缎沉沉,在夜色下偶尔折映月华,银辉隐隐。

贺云樱已是垂危之人,她几乎是用尽了所有残存的力气,强压着身上阵阵的剧痛,勉力扶着侍女的手,挣扎着想去与他见上一面。

十年恩爱缱绻,死别在即,哪怕只是看上一眼也好。

“王爷,云娘子到底是为了您才中毒,您既然都到了蘅园,还是去看看她罢——”

连青鳞卫的统领声音里都有些不忍。

但萧熠微微侧首,俊美至极的面孔上,神色亦是淡漠至极,十分难得地重复了一次他的话:“外头的一个女人而已,何足为念?”

或许是身上的剧毒又发作了,贺云樱死死咬着下唇,停步在华亭的另一侧。

望着几丈之外萧熠的背影,她竟再没有力气多上前半步了。

给他做了整整十年外室,萧熠看似那样宠爱她,甚至迷恋她,原来都是她自以为是的笑话一场。

贺云樱忽然觉得身上没那么疼了。

在堕入无边黑暗之前,她只剩了一个念头。

哀大莫于心死,竟是真的。

再后来,她又明白了另一件事。

向死而生。

因为在漫长的黑暗深渊之后,贺云樱居然再次醒来了。

并且并没有身处萧熠的外宅蘅园,却是回到了十一年前,她刚满十五岁,还在华阳为父亲守孝的时候。

起初几天,贺云樱还以为这只是自己垂死之间重梦少年事。

尤其是她身上还有些风寒虚弱,精神也不算太好。

但随着接下来几日的安心休养,身边义母宁夫人,舅父舅母等人往来探视走动,再连着吃了几日又热又苦的汤药,身体渐渐恢复,贺云樱终于确定这不是一场梦。

她真的回到了德化六年四月。

这时义母宁夫人尚未感染时疫、病故金谷寺;她还没有跟着三叔去京城,更没有在玉泉寺诗会上遇到年少的靖川王萧熠、一念误终身。

“姑娘,您要的蔷薇。”

贺云樱正出神之间,便听闺房外头脚步声响,丫鬟月露捧着一匣子鲜花进了门:“给您折了八枝过来,曹大娘说,您虽然快出了孝期,但终究还差些日子,便没折大红的,怕等下三太太说嘴。”

“她在这事上倒是仔细。”贺云樱听了,唇角不由一勾,收敛心神,随口应了一句。

随即伸手将匣子里唯一一只带了些颜色的淡粉蔷薇拿起来,略略修剪两下,对着镜子别到了发髻边。

月露想着刚才曹大娘的絮叨,本想再劝上一句。

然而当自家姑娘鬓边添了这一抹淡粉,竟觉得满室好像都亮了,就像是原先清丽如冰雪的菩萨从画卷里走了出来,明秀容光,活色生香。

“三太太几时过来?记得预备些浓茶。”贺云樱笑了笑,将剩下的几只鹅黄玉白的蔷薇一齐插进手边的玉釉瓶里。

端详一回,还不大满意,又多剪去两片叶子,才重新望向月露:“蓉园是老爷留在我嫁妆里的私产。曹大娘若瞧不惯我做事,回头打发她出去就是。”

月露素来是有些怕曹大娘的,虽说自家姑娘从风寒好了之后,说话做事都利落些,但开口便说要打发了三太太的陪房,还是听着不大相信。

可也不知道还能劝什么了,只好上前将贺云樱剪下来的零碎枝叶都收了,退出门外,自去后罩房做活不提。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伴着丫鬟婆子凑趣讨好的说话,珠光宝气的贺家三太太前呼后拥地到了。

“樱儿啊,听说你前些日子病得不轻,可把三婶心疼坏了!”

人还在院子里,便宜话先到。

略站了站,贺三太太见贺云樱没有主动迎出来的,脸上就有些不高兴了。

曹大娘赶紧奉承:“姑娘这次风寒且病了些日子的,许还是不舒服,或者读书入神了。”又给自己的女儿月桂打眼色,上前替三太太打帘子奉茶。

贺三太太这才进了堂屋,直接坐下。

一眼扫过去,见贺云樱惯常读书的东暖阁垂了一层珠帘并一层霞影纱帘,隐约可见里头书案前有个发鬓鹅黄蔷薇的绰约身影,便将预备好的话继续说了。

“去京城的事,想好了没有?华阳这边不用担心,曹大娘会给你看好蓉园。嫁妆账目,三婶亲自给你管着,怕什么呢?还是你的前程要紧。樱儿你这样的人才,华阳能有什么好婚事——”

贺三太太这边絮絮说了又说,东暖阁里还是没动静。

眼瞧着这就没什么新鲜词儿了,贺三太太终于忍不住了,然而自己上前一打珠帘,登时气了个仰倒。

暖阁里头竟没人。

先前隔着珠帘纱帘瞧见影影绰绰的人影,是一件外衣并一瓶蔷薇。

“月露!你们家姑娘呢!”

就在蓉园之中,贺三太太恼羞成怒,鸡飞狗跳地问责找人之时,一辆月白帷帐的素净马车已经悄无声息地前往了华阳城西的金谷寺。

从贺府蓉园到金谷寺并不太远,只要半个时辰的车程。

马车一路行驶得平平稳稳,车里闭目养神的贺云樱心里也越发安静。

认真算起来,她重生已有十日了,刚醒来的那几天半信半疑之间,满心都是自己中毒将死时,萧熠在华亭之南的那句话。

但多过几日,她确知了自己重活一回,向着萧熠的气恨竟也淡了几分——今生今世,她是再不会与他相见相识,更不会将他放在心头了。

既然如此,他哪里值得她记恨呢?

全然丢开才是正理。

眼前要紧的,还是先将义母宁夫人接回蓉园照顾。

宁夫人一定是因为长年隐居在金谷寺后山的静宁堂,过于清素,才会在前世里感染时疫、早早亡故;至于三叔三婶那边的算计,倒是不足为虑……

不知不觉,贺云樱心中的计议越发清晰完整。这时她才注意到,这都小半个时辰了,她不仅没到金谷寺,马车甚至越走越慢,停在了官道旁。

只听前头车夫安叔转身禀告:“小姐,前头有华阳府衙封路,说是要迎接京里来的贵人,咱们得等一等了。”

“嗯。不妨事。”贺云樱点点头,没有多说。

华阳城并不太大,此处是前往金谷寺的必经之路,并无绕路的余地。且贺云樱倒也不是多么急着赶路,等一下没什么。

但多等了片刻后,心里渐渐生出几分极轻的疑虑。

前世里,她是在五月十五随着三叔去京城的。

那时四月里,贺云樱在启程前越发舍不得义母宁夫人,时常到金谷寺这边走动,往来很是频繁,从来没有见过此处封路,更没有听说过京中有什么贵人到华阳。

且若是有,那满心趋炎附势的三叔三婶如何会不提呢?便是巴结不上,也会当做新鲜事提起才对。

正想着,只听外头一阵齐整马蹄声,奔驰而来有如雷雨一般,一听便知是训练有素,剽悍至极。

贺云樱本能地心头一跳,竟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她抿了抿唇,低头闭目,想要抛开骤然冲上心头的那些前尘旧梦。

然而再沉一沉,到底是有几分好奇,便轻轻将车窗的纱帘拨开寸许,向前方官道望去。

只见八匹高头黑马在前,骑者一色玄青制衣,头戴乌金冠,腰佩锦月刀,英武端直,正是直属靖川王府的青鳞卫。

而八骑之后,便是一辆马车。

乌木为驾,紫金勾带,窗纱帐幕皆为青玉色重织缭绫,华采流光如水,并无多余纹饰锦绣,只有在不算起眼的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篆字。

萧。

  • {{attr.name}}:
小说库

《我把位面交易器上交国家》作者:颜色无(VIP完结)TXT下载

2022-2-12 15:05:14

小说库

《七零之后妈文女主的对照组》作者:盔甲(VIP完结)TXT下载

2022-2-12 15:11: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