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变成魔法少女那件事 F_Neol 小说TXT下载

作者:F_Neol
类型:二次元,动漫,同人,都市青春
状态:连载
主角:艾芙尼尔

文案:

【微致郁】
他不止一次想过。
如果那个讨厌自己的妹妹,知道自己不是“哥哥”而是姐姐,并且还是她所憧憬的魔法少女艾芙尼尔,会有什么反应呢?
但这种事情未免太过于难以启齿。
她只能女扮男装,艰难地维系“哥哥”最后的尊严。
女扮男装这种事情稍微注意一下就不会被发现!她如此想到。
直到……
艾芙尼尔看到自己的妹妹举着一个夸张的应援牌,站在自己身前,眼睛冒着星星。
她傻眼了。
助理小姐站在一旁,说道:
“艾芙尼尔小姐,请允许我给您介绍一下,她就是后援团的新任负责人,她可是你最忠诚的铁粉哦!”
“¿”
妹妹喜欢“艾芙尼尔”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可是,现在的状况难道不是很不妙吗!
我可是她老哥啊!
“艾、艾芙尼尔姐姐,我很憧憬您……可、可以请您为我签名吗?”
艾芙尼尔懵了。
身为哥哥却当着妹妹的面作为魔法少女给她签名什么的,难道不奇怪吗!

《关于变成魔法少女那件事》小说精彩试读:

清晨的空气夹着湿润的凉意。

鸡蛋在平底锅上躺着,从透明变得金黄,不安分地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

柳濑直人挂着围裙,熟练地抄锅翻了一圈。

父母不在家,为上学的妹妹准备早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他身为哥哥的义务。

虽然,他和妹妹的关系算不上好。

以前,妹妹还小的时候倒是很黏他,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兄妹之间便没有什么交流了。

听说妹妹在学校担任了学生会干事,学習成绩优秀,是很出色的优等生。

或许是因为成长的路上总会经过这样一个阶段。脱离对他这个哥哥的依靠对妹妹来说这大抵是好事。

他将蛋饼滑进餐盘里,然后端出烤番茄和香肠、培根,以及一块水果布丁和全麦面包,和掺进了碎坚果与蜂蜜红枣的燕麦牛奶,在这个人类社会被逼至一隅苟延残喘的落魄时代,这些食材足以称之为昂贵了。

他取出妹妹的口杯。 4

口杯不大,做工精致,很新,是昨天妹妹带回来的“周边礼品”之一,侧面印着“魔法少女·艾芙尼尔”的Q版图案,以应援色写出风格夸张的词。

柳濑直人蹙着眉头翻来覆去地看了一圈,神色微妙。

妹妹很喜欢“艾芙尼尔”,与“艾芙尼尔”相关的事情她总会格外关心,这算是妹妹课外生活里唯一的爱好。

当然,妹妹喜欢什么都无可厚非,柳濑直人也不是什么喜欢对她人多嘴的人,只是……感觉有些微妙。

“魔法少女·艾芙尼尔”并不是什么动画偶像,她的官方代号为“代理人:Ephnel(艾芙尼尔)”。 3

“代理人”,一般也被称作“超级英雄”,是近几年时间里随着“侵蚀”一同出现在人类视野里的名词。每个城市都有不下十人数量的“代理人”,她们统一受到名为“秩序者”组织的管理,每个“代理人”代号唯一,且全都为女性。 1

“代理人”拥有着超脱科学范畴的宛如魔法一般的力量,与“侵蚀”作战从而保护城市不被袭击是她们的职责。

偶尔,她们也会出手打击犯罪。

因为其行为的定义难以进行界定,也因为其工作性质特殊而无法以常理约束,所以她们同时也有“制裁者”、“义警”、“私刑者”等等不同的称呼。 1

总之,因为这个世界受到“侵蚀”的威胁,所以人们需要“代理人”,这让“代理人”们的地位变得特殊。

而“艾芙尼尔”就是最近两年活跃在这个城市的“代理人”之一,官方代号为“Ephnel”,因为战斗服风格别具一格而被冠以了“魔法少女”的别称。

柳濑直人的妹妹汐见雪奈便是“艾芙尼尔”的忠实铁粉,她收集了很多和“艾芙尼尔”有关的东西,诸如外套、钥匙扣、杯子、书包、笔记……等等,大多是“艾芙尼尔”后援团里下发或是出售的周边商品,乐此不疲。 2

没错,虽然“艾芙尼尔”是“代理人”,但因为她本人还同时从事着“秩序者组织”在这个城市的代言和宣傳工作,还算有些人气,所以不知不觉就有人自发组织起来了“后援团”那样的东西,汐见雪奈就是其中一员。

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但事实上,艾芙尼尔本人对此颇有微词,因为无论战斗也好,还是担任“代理人偶像”也罢,最初都并非出于她的本意。

这算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至于柳濑直人为什么知道这些……

因为,她(他)就是艾芙尼尔。

虽然难以启齿,但她的确是本人,如假包换。

现在,是她女扮男装的模样。

在一年前,步入大学的柳濑直人卷入大规模侵蚀导致的“白洞事件”,意外变成女孩,并初次与“秩序之力”共鸣并“变身”。那次之后,“秩序者”组织主动与她接触,招纳她作为“代理人”活跃在这个城市,并正式登入行动代号“Ephnel(艾芙尼尔)”。 3

于是她的另一重身份“Ephnel”诞生了。

她逐渐習惯,慢慢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代理人”,和侵入了这个城市区域的侵蚀体战斗。

没有任务的时候,她为了维持自己原来的身份女扮男装继续扮演着柳濑直人,虽然面相看起来有些过分清秀,嗓音刻意压低反而感觉怪异,她的伪装说不上天衣无缝,但找找借口总归是能搪塞过去。

这就是她的生活,波澜不惊地持续了整整一年,起初的时候连执行任务就已经竭尽了全力,更别说兼顾妹妹的感受了,一直到后来才终于能够在任务中变得游刃有余。

至于作为“代理人偶像”活跃起来,则是最近几个月的事情,最初也并没有设想过会受欢迎到这个程度,现在也只能权当是任务而被动接受了。

“呼……”

看着口杯上印着的自己的Q版形象,柳濑直人意味不明地叹口气,拿着杯子走到桌前。

昨日与“A级”灾害“侵蚀体”的战斗消耗了她不少体力,为了救人还久违地负了伤,到现在脸上都还贴着纱布,腰部也缠着厚厚的一圈绷带,靠着“秩序”之力带来的力量缓慢恢复着。

她很想好好睡一觉,以她的恢复力,那样的伤势不出一周就能痊愈。 3

但睡觉这种事情稍微推迟一点也无所谓,现在是宝贵的和妹妹共进早餐的时间,她无论如何不想浪费。

她慢吞吞地往杯子里倒入燕麦牛奶,放在桌上。

早餐准备完毕,香味肆意地在鼻头乱窜,她将面包香肠和烤番茄摆成好看的一个圆,才满意点头。

做出一份令人垂涎的早点对她来说算是不可多得的乐趣,更何况是为了妹妹。

她揉了揉眉头,消减疲惫,然后将口杯和勺子摆放好,取下围裙走到妹妹的房间门前,抬起手,正准备敲门,门在这时候从内打开了。

眼前出现了身着雪白睡裙的少女的身影。

她的妹妹,汐见雪奈。 2

如鸦羽一般的乌发长至腰间,清澈的眼眸、稍有润意的唇瓣,睫毛卷翘鼻梁高挺,身段虽还未长开,但也窈窕有致,秀丽可人。

在柳濑直人眼中,雪奈就是无可挑剔的公主殿下,精致而尊贵。

但可惜,她和这位可爱妹妹对他不甚感冒。

“早上好,雪奈。”

她收回准备敲门的手打了招呼。

汐见雪奈站在门前,面色生硬。

“早上好。”

纵使声音如初秋的细雨般温和,语气也只能说是“冷清”,雪奈似乎连寒暄都懒得去做,径直向浴室走去。

意料之中的冷漠。

習慣与此的柳濑直人并不在意,她脸上没有表情,望着雪奈的背影说道:

“早餐已经做好了,有你爱吃的烤番茄和燕麦牛奶,洗漱之后就过来吃吧。”

“嗯……”

堪称冷淡的交流,然后传来门框清脆的嗑哒声。

柳濑直人望着紧闭的浴室门,抿抿唇,来到餐桌旁坐下。

她的妹妹,很久不再黏着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副冷冰冰的模样,近一年来更是如此,她多多少少也習慣了些。 1

雪奈是远方表亲的女儿,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死于“意外”,于是她寄住在柳濑直人的家里,以兄妹相称。

前几年时间,柳濑直人的父母执意要前往国外,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干脆将她和雪奈丢在了国内。 3

因为并非真正的兄妹,所以柳濑直人尚有所自觉,她并没有资格站在“哥哥”的立场上对雪奈指手画脚,于是很多时候只是保持温和的缄默,安静本分地扮演好自己“哥哥”的形象。

小时候,她们的关系是很好很令人羡慕的,后来就不行了。

柳濑直人是“代理人”兼组织代言人,一开始做代理人的时候自顾不暇,后来忙于任务和各种见面活动,雪奈是学生会干事,忙于学业和学校事务,她们一周都见不上几次面,生活的轨迹没有交集,更没什么共同话题。

等到柳濑直人回过神来时,雪奈已经很久不再跟在她身后,“哥哥、老哥”这样嚷嚷了。

原来形影不离的“兄妹”二人现在像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她们都不是什么善于交谈的性格,拜此所赐,一天下来都说不了几句话。

该说是自己不争气吗……

柳濑直人自暴自弃地如此想着。

但唯独对自己的遭遇和选择,她没有什么好多嘴的余地。

不再做无用的思考,她慵懒地松了口气,疲惫沿着背脊涌上头顶。

腰部的伤口像是洒上了辣椒水一般作痛,那是昨日战斗中留下的贯穿伤。 5

“啧……”

她轻轻咋舌。

这种伤势她本应留在总部修养,但因为不放心妹妹独自在家所以执意要求回来了。

虽然就结果而言,妹妹其实有没有她都过得很好。

说不定没有她这个“哥哥”的话还能更好。

妹妹长大了,不再是离开她这个“哥哥”就没法生活的小孩子,这很好,她很欣慰,但也无可避免地会感觉到一丝寂寞。 2

她只手撑着身子,缓慢地靠在椅背上,拿起遥控打开电视。 4

电视里播报着昨日发生在外郊小镇上的“侵蚀灾害”,画面中是有序撤离的人们以及活跃在其中与“侵蚀”对抗的“魔法少女·艾芙尼尔”和“弓天座·菲菲娜”的身影。

对本地或其他地区“侵蚀”灾害状况的播报算是每日保留节目,她看了一会儿,换去了别的台。

桌上,燕麦牛奶流淌着丝丝热气,但她丝毫没有食欲。

没多久,雪奈冷着一张小脸来到桌旁坐下,并没有对今天的早点发表什么看法,安安静静地夹起面包小口小口地咀嚼起来。

柳濑直人也拿起了勺子,不紧不慢地开始吃。

二人之间安静得像是陌生人一般。

“哥。”

如风铃一般的嗓音打断了柳濑直人的思绪,她抬起头,发现雪奈正直直地望着她,小小的手中捧着温热的燕麦牛奶,神色有些迟疑,似乎有话要说。

对柳濑直人来说,被久违地唤作一声“哥哥”实在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虽然现在是女生的她对此颇有些微妙的感觉。

“雪奈,怎么了?”

她放下勺子。

她猜不透雪奈眼底的踌躇,雪奈早就不是那个好懂的小女孩了。她瞧了雪奈手中的牛奶一眼,她记得雪奈以前一直很爱吃甜食。

“难道是糖不够吗?”

她斟酌着问道。

雪奈摇头,直视着柳濑直人的脸,她的这位“哥哥”脸上有一块补丁,白花花的纱布。

这块“补丁”在昨天柳濑直人回家的时候雪奈就已经注意到,比起昨晚来,纱布上的血迹已经消失,显然是今早新换的。

雪奈已经在意这块纱布很久。

“哥,你脸上怎么了?”

柳濑直人这才回过神来。

原来是脸上的纱布。

毕竟是醒目的东西,确实很难不引起人的注意,但雪奈竟然会关心她的事情还是令她颇感意外。

但这块纱布是战斗时留下的,柳濑直人当然不能告诉雪奈事实。

“这个啊……走路的时候没注意,不小心蹭到电线杆了。”

柳濑直人移开视线,含糊地回答道。

“电线杆?”

雪奈蹙起刀刻的眉。

如果柳濑直人如此咬定,貌似也说得通,只要是人总会有不小心的时候,区区电线杆,她也撞过。但她知道她的哥哥一定在说谎,话不走心的时候她的哥哥总会下意识移开目光,正如现在这般。 9

她的这位哥哥一向不擅长说谎。

她没有继续多问。

她的哥哥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带着一点伤回来,雪奈问过不止一次,但从来都被说着谎搪塞过去。 1

久而久之,她发觉自己似乎有些过于自作多情了。

即便是“兄妹”,也会有这种时候,不希望被黏着,不希望距离太近,不希望被入侵到自己的私人空间里。 1

她只能得到闪烁其词的回答,显然柳濑直人并不想告诉她实情。

自讨没趣的次数多了,她便不会再问。 4

虽然下定决心不去了解,但心情总会因此无法避免地变得很差。

雪奈端着杯子一言不发,屋子里充斥着电视的低沉的音乐。

许久,直到手机闹铃响起。

到了雪奈上学的时间了。

“……我吃饱了。”

言不由衷,杯子在桌上不客气地磕出清脆响声,雪奈垂着视线,起身回到自己房间,砰地一声关了门,震动的声音让杯子里都荡起一圈圈水纹。

空气变得安静下来。

柳濑直人望着被关上的房门,倍感疲累之余,也有些无奈。

妹妹,又生气了。

妹妹总是毫无征兆地生气,这一年来更是如此。她渐渐明白,自己就是招妹妹讨厌的事实。 4

柳濑直人不止一次想过,如果雪奈某天发现这个和自己度过了十度春秋的“哥哥”,其实是“姐姐”的话,会是个什么表情? 5

是不是可以利用“姐姐”的身份一口气和雪奈打好关系呢?别人都说姐姐和妹妹之间很容易变得远超朋友一般的亲密。 2

柳濑直人认真地思考着,又很快否决。

她这个半路出家的“姐姐”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会不会适得其反?说到底,自己变成了女孩子这件事情如果说出去一定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她有这样的直觉。

或者,利用“艾芙尼尔”的身份接近她,慢慢了解她?但万一被妹妹知道,她最喜欢的偶像其实是最讨厌的哥哥,那岂不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

矛盾的心绪在心底纠缠,艾芙尼尔索性放弃了思考。 13

……

————————————

雪奈换好了校服,提着通勤背包,从房间里出来。

棕色和绀蓝的衣裙,黑色的过膝袜,配上她乌黑的发丝,秋日的制服穿在雪奈的身上怎么看都很美丽,虽然脸上总是挂着一副厌恶的表情,但仍旧颇有一番青春的跃动感。

“学校的事情别忘了。”

冷淡地丢下这一句话,雪奈提着便当便匆匆出门了。

“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公寓的门被关上,并没有得到回答。

柳濑直人叹了口气,潦草地将碗筷放进洗碗池里堆着,走进自己的房间。

这个房间平时都一直反锁着,从不让妹妹进去。因为这里面有不少她的秘密,比如藏在柜子里的卫生护垫之类的女生用品,又比如假发和裹胸布之类的身份伪装物,还有来自“秩序者”组织的联络装置和相关函件,还有只要看一眼绝对会暴露身份的笔记本电脑。 1

柳濑直人脱下外套,解开裹胸布,胸口的压抑感终于释放开,她大大地舒了口气,在床上躺下。

腰上的疼痛和积累的疲劳如海浪一般汹涌而至。

意识在远去。

她拿出手机设置一个下午的闹钟。

“学校的事情别忘了。”

雪奈这样说,是因为今天是班级开家长会的日子,时间在下午四点。

父母没有回国,不知道在做什么工作长期联系不上,身为雪奈的哥哥,柳濑直人便成为了雪奈唯一的监护人。 1

家长会理所当然成了他的职责,也是她为数不多能和妹妹多说上几句话的时间。

一定不能忘。

一定…… 2

……

————————————

柳濑直人是被一阵刺耳的警报声惊醒的。

悠扬却急促,还有碎砂刮过玻璃一般的难听杂音。

那是“侵蚀”来袭时,组织才会下达的警报。

这种通过手机和联络终端发出的联络警报,是利用特制装置限制了频率所发出的“提示”,过滤了普通人的听觉,只有接受了“秩序之力”的人才能听得到。

只要听到这个警报,便意味着“侵蚀”再次降临了。

柳濑直人倏地从床上爬起,也不管腰部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匆忙摸起手机。

一个短号正在呼进,来自“秩序者”组织的司令部。

她急忙接通,嗓音不再刻意压抑,变回她身为女生的风铃摇曳一般的声音。

“这里是艾芙尼尔。”

“代号艾芙尼尔,您好,有您的出战任务通知。”

对面传来没有起伏的机械女声,显然来自AI通信员。

“本部遭遇大规模‘侵蚀’袭击,评级为‘特A’级灾害,请立刻出击支援。重复,本部……”

“‘特A’级……?”

她微愣。

特A级是仅次于S级和特S级的灾害,昨天的敌人一年难得一见,那个珍贵的粮食产地小镇被它所袭击,无数生命被吞噬一空,但即便這樣也只不过被评为A级。 2

而且,“侵蚀”出现的位置竟然是总部。

很不寻常。

既然是连她这种伤员都进行了召集,那么显而易见的,总部方面判断此次事件非同小可,必须让所有的战力全部出战支援才行。

总部很少会误判。

没再犹豫,她撑着手臂挪下床将衣服穿好,从抽屉里翻出几粒药片一股脑送进嘴里嚼碎吞下,抬头望了一眼时钟。 1

指针指向两点一刻。

糟糕的苦味在舌尖洇开。

咬咬牙,她推开窗户,确认四下无人,径直跳了下去。2

书友点评:

哈哈哈我被尬笑了

无以为报,请收下我的营养液

大佬厉害了,加油!先加两个收藏!

  • {{attr.name}}:
小说库

所以别管龙哥了! 次元之声 小说TXT下载

2021-8-28 11:32:05

小说库

从零开始的上单少女 真实的剑 小说TXT下载

2021-8-28 11:43: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