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小可怜躺赢了》作者:墨子哲(VIP完结)TXT下载

作者:墨子哲
类型: 情有独钟,天作之合,重生,甜文
主角:沈娇,陆凝

文案:

韩国公府陆凝,位高权重,俊美无俦,京城不知多少贵女芳心暗许。
只有沈娇知道,上辈子他冷血无情,野心勃勃,她替姐姐嫁于他,不足两年他便谋反,连累她凄惨而死。
沈娇不知道的是,她死后他也彻底疯了,甚至用几十年寿命换了她的重生。
重生归来,沈娇只想离他远远的,求一世安宁。
半夜,忽地惊醒,他却站在她的床前。
男人修长如玉的手,拂过她的眉眼,落在她唇上,眼底是让人难懂的晦涩,“沈娇,你只能是我的。”
天堂也好地狱也罢,他在哪儿她就得在哪儿。
沈娇止 不住的轻颤。
再次成亲后,她始终战战兢兢,一日不小心摔了他最宝贝的一块玉,沈娇吓得脸都白了,终日紧绷的情绪也有些崩,她试探着又摔了一块。
她等着他兴师问罪,谁料男人只是扫一眼地上的狼藉,便将人抱到了床上,“伤着没?”
沈娇紧绷着小脸,严肃道:“我故意的!”
只盼他一怒之下,送她一纸休书。
丫鬟小厮都觉得她要完。
然而男人眼皮都没掀一下,“娇娇若喜欢摔,我明日让人将库房的玉器全搬出来。”
沈娇有些懵,直到晕乎乎当上皇后,她才明白,这人惦记她不是一天两天了。

一句话简介:凶残大坏蛋X软萌小可爱
立意:我命由我不由天。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娇、陆凝 ┃ 配角: ┃ 其它:

《重生后小可怜躺赢了》小说精彩试读:

暮色四合,天气逐渐阴沉了下来,乌云黑压压一片,空气又热又闷,整个月华宫也一片压抑。

沈娇软倒在地毯上,额前破了一处,脸颊沾了血,腹部因挨了一刀,也有血液一点点渗出,她至今昏迷不醒,凉水兜头浇灌下来时,她单薄的身躯不受控制地打了寒颤。

她雪肤香腮,面若桃花,本就生得极美,此刻大抵是痛苦极了,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沾湿了卷翘的眼睫,衬着脸上的鲜血和滴落的水珠儿,说不出的可怜动人。

瞧着她这副模样,沈婳心中却不由来气,她亲自端起一瓢掺了冰的凉水,朝沈娇浇了去。

冰块砸在脸上,沈娇再次颤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意识逐渐回笼后,她才发现,自己依然没有死。

昨日清晨,她刚刚起床,贵为宠妃的姐姐就突然带人闯了进来,说她远在战场的夫君有谋逆之心,皇上已下了旨,要将府中众人一并捉拿归案。

沈娇不信陆凝会谋反,那些侍卫却异常凶恶,侍卫抓她时,只因丫鬟阻拦,姐姐就让人拔刀刺中了她们,白术死了,半夏也死了。

沈娇不由咬破了唇,疼痛令她的意识,更清晰了些,她忍住了眼泪,努力看向沈婳。

面前的女子明明与她生得很像,沈娇瞧着却只觉陌生,她记忆中的姐姐,聪慧又果敢,凡事都护着她,于她来说是保护神一样的存在,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份感情竟变了质呢?

半夏死了,白术也死了,护着她的人,都死在她手中,她却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她面前,看着她这般狼狈。

她明明是她的亲姐姐呀。

她们一母同胞,一起长大,明明是双生子,是再亲近不过的姐妹。

沈娇厌恶地别看了目光,不愿再看她。

沈婳却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冷道:“别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仿佛我怎么欺辱了你,沈娇,我告诉你,我不欠你什么,韩国公府如今要面临倒台,也是当今圣上的意思,他早就开始质疑韩国公府的忠心,你若恨就恨自己嫁错了人,只能任人宰割。”

当初,皇上赐婚时,分明是让沈婳嫁给陆凝,明明是家人逼她替嫁,如今倒成了她嫁错人。

沈娇偏了偏头,躲开了她的手,她咳嗽了半晌,才道:“你早就知道出嫁后,没有好下场,才宁死不嫁?”

沈婳笑了笑,刮了刮她的脸蛋,“沈娇啊沈娇,直到死你都这般天真,什么宁死不嫁?我岂会因为旁人,赔上自己大好年华?不过略施小计罢了,是爹爹和祖母舍不得我,才令你替嫁的,怪就怪你自个不得宠吧。”

沈娇浑身冷得厉害,她从来不知,一个人撕下面具后,竟可以这般狰狞。

她神情憔悴,明明满身血污,身陷囹圄,却依然那般楚楚动人,望着她的眼神,也好似是她沈婳多么不堪。

沈婳恼得扇了她一巴掌,怒道:“当初就是用这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勾得他为你着迷吧?你分明已经替我出嫁,却依然令他念念不忘,当真是可恨至极!”

沈娇被她打得脑袋一偏,再次摔倒在地上,她听不懂沈婳的意思,也不明白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她体弱多病,甚少出门,所见的外男寥寥无几,根本不曾勾引过任何人。

沈婳却不给她反应的机会,抽出剑,抵在了沈娇脖颈上,“说吧,你嫁给陆凝这两年,韩国公府有何异常之处,陆凝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重要的事?你若老实交代,说不准皇上还能留你一条小命,让太医尽快为你诊治。”

沈娇又咳了两声,抬头看向沈婳。

原来皇上根本没有陆凝谋反的证据,抓她不过是为了审问她。

被当成弃子,替姐姐出嫁后,沈娇也曾想过当个好媳妇,她努力侍奉公婆,服侍夫君,得到的却只是婆婆的百般挑刺和小姑子的冷眼,陆凝也始终待她很冷,她根本融入不了那个家,怎么可能知道府里的事?

见皇上之所以让姐姐掳她来,竟然是想审问陆凝的消息,沈娇只觉得讽刺,一个对她不闻不问的人,怎么可能会将大事告诉她?

“就猜你什么也不知道!”沈婳将剑丢给了贴身宫女,望着沈娇的目光,满是厌恶。

外面,整个皇宫不知何时被禁卫军重重包围了起来,宫中的奴才人人自危,胆子小的已经瘫在了地上,眼睁睁看着反抗的侍卫被一刀斩了头颅,鲜血顺着台阶,一股股向下蔓延。

一时之间,整个皇宫犹如坠入了地狱。

见宫门已破,自己的人节节败退,当今圣上眼神阴鸷异常。

月华宫也隐约听到了打斗的动静,有奴才屁滚尿流地闯了进来,慌张对沈婳道:“娘娘,不好了,陆凝真的谋反了,宫门已经被攻破了,他杀进来了!真的杀进来了!”

沈婳脸色猛地一变,怎么可能?陆凝怎会谋反?他不是还在战场上?

沈婳不信,她才刚一步步爬到贵妃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好日子才没开始,陆凝怎么可能杀进来?

见月华宫乱成了一团,沈婳也吓得花容失色,沈娇不由笑了起来,她生得甜美可人,笑起来时,小酒窝展露无遗,当真是倾城倾国。

沈婳心中莫名一慌,再次拿起剑,抵住了她的脖颈,厉声呵斥道:“你笑什么?”

沈娇没答,她知道自己就要死了,这般死去,真的好不甘心啊……

她直接上前一步,将脖颈往刀刃上送了送,血液瞬间渗出许多,她似是不怕疼,乌黑的眸中依然带着笑,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决绝。

沈婳未料到她会自裁,手抖了一下,连忙收回了手中的剑,沈娇好歹嫁给陆凝两年,如今是她唯一的筹码,她不信陆凝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这会儿自然不敢让沈娇自刎。

沈娇却瞅准时机,拔下簪子往沈婳脖颈上刺了去,伴随着几声“大胆”,一把剑刺中了她的胸口,她的簪子也对准了沈婳的脖颈。

沈娇从未这么疼,疼得连知觉都没有了,看到众人惊恐地朝沈婳围去时,她心中只觉得快意。

半夏、白术,我来陪你们了……

她疲倦地合上了眼睛,倒下时,恍惚间瞧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迈过了门槛。

陆凝一身绛紫色衣袍,快步走了进来,他手中持剑,衣摆上沾满了血,俊美无俦的脸,一如既往的冷,仿佛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

瞧见沈娇倒在血泊中,陆凝的瞳孔却猛地缩了一下,他抽出剑,斩杀掉两个挡路的,来到了沈娇跟前。

没人瞧见他颤抖的手,连剑都握不稳,他半跪在地上,将人抱到了怀里。

少女容颜恬静,似是睡着了一般,却已经没了鼻息,只留给陆凝满目猩红。

*

沈娇恢复意识时,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身上很疼很疼,“半夏、白术……”

她无声流着泪,大颗大颗的泪珠儿顺着白嫩的脸颊滚入了枕头中,胸口窒息一般的疼,让她整个人都有些不清醒。

她小声呜咽着,像只可怜的小猫崽子蜷缩成了一团,半夏正守在外间,隐约间似乎听到了她的低喃,她连忙冲进了内室,惊喜地唤道:“姑娘?您醒了?”

沈娇白净的小脸上,犹挂着泪痕,枕头也湿了一片,无声啜泣的模样,尤其可怜。

半夏听不清她具体在说什么,以为她梦魇了,连忙握住了她的手,哄道:“主子勿怕,奴婢陪着您呢。”

她声音沉稳,带着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一声又一声温暖着沈娇,沈娇安心极了,小脸在她掌上蹭了蹭,意识逐渐回笼后,她才察觉到不对。

她不由睁大了双眼,乌黑的水眸,呆呆盯着半夏。

半夏梳着双髻,一张脸并未毁容,正活生生站在她眼前,眼底满是担忧。

半夏随她出嫁一年后就毁容了,又因阻拦侍卫,死在了她跟前,可眼前的半夏不仅活着,容颜也依旧。

她指尖止不住地颤,伸手摸了摸半夏的脸,滑溜溜和温热热的触感都在告诉她,眼前的半夏是真的,“半夏?”

“奴婢在,姑娘可是做噩梦了?”

沈娇的眼圈又一点点红了,她猛地扑到了半夏怀中,紧紧抱住了她,哽咽道:“你没事,你没事,太好了。”

半夏只隐约听到了“没事”。以为是坠马之事吓坏了她,她顺了顺沈娇乌黑的长发,连忙安抚道:“一切都过去了,姑娘莫怕,二姑娘也仅是摔断了腿,大夫说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行,没有大碍,您不要担心。”

半夏口中的二姑娘,是沈娇的嫡亲姐姐,沈婳,也是安国公府的嫡长女。

沈娇心中咯噔了一下,这才抬起挂满泪痕的小脸。

“摔断腿?”

“姑娘不记得了?二姑娘教您骑马时,马儿突然狂奔了起来,二姑娘为救您,飞身上了马,护着您跳了下来……”

沈娇整个人都呆住了,大脑也一片空白,姐姐为“救”她,“摔断腿”的事,分明发生在替嫁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是死后,重生到了过去?沈娇心中一片震惊,突然想起了她的贴身丫鬟白芍。

“白芍呢?”

上一世,得知姐姐为救她摔断腿后,祖母大发雷霆,狠狠罚了白芍,白芍被打得血肉模糊,当场便昏死了过去,老太太又不许让人请大夫,白芍就这么烧没了。

见主子提起白芍,半夏心中紧了紧,安抚道:“白芍姐姐挨了板子,如今在后院休养,应该过几日就好了。”

上一世,沈娇问起白芍的情况时,半夏也是这么答的,她当时一心记挂姐姐,以为白芍没有大碍,就跑到了姐姐的住处,在她身边守了十来个时辰,晚上都歇在了姐姐的院中,第二日,回到自己的住处时,才得知白芍竟然死了。

白芍照料了沈娇十年,对沈娇来说,早就不是奴婢了。沈娇得知此消息后,悲痛欲绝,直接昏了过去。

传到老太太耳中,却成了沈娇对她的惩罚,心怀不满,才故意装晕令她难堪。

这些误会,自然少不了旁人的挑拨。

上一世,直到替姐姐出嫁,沈娇才认识到府里的勾心斗角从未少过,就连姐姐都不是真心待她,所谓的为“救”她摔断腿,也只是一场算计,想起这些,沈娇心口又一阵作痛。

她努力睁大了眼,才堪堪忍住眼泪,闷声吩咐道:“白术,你去请柳大夫,尽快为白芍诊治。”

白术有些迟疑,“老太太那儿……”

“快去!祖母怪罪下来,有我顶着!”

沈娇平日里一向乖顺,从未忤逆过长辈,见她如此吩咐,房中的丫鬟都不由朝她看了过来。

少女红唇微抿,乌眸澄净,白皙的小脸上,神情很是严肃,许是添了伤口,多了分冷厉,平日的胆怯竟不见分毫,丫鬟一时竟不敢再瞧,应了一声,连忙退了下去。

半夏将沈娇扶到了床上,又让丫鬟去端了药,她舀了一勺喂到了沈娇唇边,沈娇却偏开了脑袋,小脸有些泛白,“我不想喝。”

她声音虚弱,眸色却十分抗拒,因脸色苍白,瞧着格外羸弱,很是令人心疼。

平日里药再苦,她也总是乖乖喝完,半夏还是头一次瞧见她不配合的模样。

沈娇从马上跌落时,磕到了脑袋,以为她是额头疼得厉害,半夏一颗心软成了一团,哄道:“姑娘多少喝点吧,您受了惊吓,额头也伤到了,这药是赵大夫亲自开的呢。”

沈娇并未解释,只是摇头。

她不想喝是怕药有问题。

她的病总是时好时坏,有时病发时,甚至能在床上躺两、三个月,每次都是赵大夫为她诊治,赵大夫却是姐姐的人,沈娇信不过。

上一世,沈娇直到死,都活得浑浑噩噩的,也没能护住身边的人,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她自然不想再任人摆布。

沈娇清楚重生来过的事,不能轻易暴露,便按下了心中种种复杂情绪,她去看了看白芍,随后扬起小脸,对半夏道:“走吧,随我去看看姐姐。”

沈婳为“救”她,“摔断”了腿,她身为妹妹,当然得去看看,不然岂非枉费了她费心布局。

  • {{attr.name}}:
小说库

《天作之合》 作者:姜之鱼(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2022-2-26 20:14:45

小说库

《我绑定了旅行打卡系统》作者:兔耳齐(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2022-2-26 20:27: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