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娘和离之后(科举)》作者:春绿可期(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作者:春绿可期
类型: 穿越时空,种田文,美食,科举
主角:盛言楚

文案:

(一如既往的男主向种田、科举、升级流文,有金手指,但科举还是得脚踏实地!)
盛言楚好不容易攒够积蓄买下一间39平米的单身公寓,拎包入住的当晚突发地震不幸遇难。
再醒来时,他成了破落商户盛家的长房独子。
老爹是个陈世美小人,在他出生不久后席卷家财拐着外室跑了。
没了爹撑腰,老盛家将他们娘俩赶出来分了家。
分家就分家!
就在老盛家的人打量他没了家族庇护闹笑话时
朝廷突然降旨加恩:商户三代之子允许考科举了——
盛言楚不由攥紧小手: 我-的-事-业-春-天-终-于-来-了~~
然而,望着站在门槛上日盼夜盼等渣爹回家的亲娘,盛言楚暗自叹气。
他觉得他有必要在读书前,先给他娘换个丈夫,给他自己找个爹。
娘嫁人得要嫁妆啊——
可盛家的底子早已被渣爹掏空……
正当他头疼之际,他突然发现他的小公寓跟着穿过来了!!
更妙的是,小公寓还有其他不可言说的惊喜!
从那以后,他正式踏上了嫁娘和读书科考两条艰辛路。
某天,身居高位的盛大人回首往事时,不禁感慨科考虽不易,但嫁娘比之更难。

ps:
①:杂糅体系,有私设
②:前期种田+科举,后期升官,主科举和赚钱
③:有女主,出场晚。
④: 为什么一定要嫁娘,后续会解释
⑤:架空!
⑥:架空!
⑦:架空!
一句话简介:带着公寓嫁娘考科举
立意:逆境中依旧保持自立自强,努力拼搏读书打造美好生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美食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言楚 ┃ 配角:┃ 其它: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小说精彩试读:

“程氏,你别不知好歹,梅花可是你唯一的小姑子,她明儿出嫁你不去添妆,你也好意思吃我们盛家的,用我们盛家的?”

被骂的年轻妇人沉沉的弯着腰,神情木讷,肩膀一抽一耸的,哭啼啜泣间愣是不还嘴,可一双枯瘦如柴的手却紧紧拽着银钗子不松手。

越氏气不打一处来,用力推妇人,妇人身量轻,这一推整个人就直接倒进了草垛。

“今个这簪子你不给也要给!”越氏叉腰骂道,“看把你小气的,半天憋不出个屁来的东西,也难怪德小子弃了你……”

一提‘弃’字,年轻妇人猛地抬起头,惊慌的张张嘴:“娘,你……胡胡说,德哥他是带着银子跑商去了,才,才没弃我……”

“跑商?”越氏摇着小脚走近,讥笑道,“你见哪家当家的出去跑商跑了七八年的?”

妇人嘴唇颤抖:“他……定是在路上耽搁了,德哥不会不要我的,他不会弃我的,不会的,不会……”
妇人边嘀咕边踉踉跄跄的从草垛堆里爬起来,越氏瞧她面容恍惚,就想上手夺银簪子。

“娘——”
这时,一道精神奕奕的呐喊声从院门口传来。

熟悉的声音惹得越氏心尖发麻,只见一阵风从眼皮子前划过,越氏小脚站不稳,啪叽一下被撞倒在地。

“哎呦,”倒下去时搁到了石子,越氏疼得嘴咧咧,可她不敢埋怨,只捶腰嘀咕:“不是说这小兔崽子去镇上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哎呦我的老腰……”

盛言楚耳朵灵光,闻言顿住脚,麻溜的将肩上的背篓取下来交给程氏。
“娘,昨晚下了雨,后山腰上冒出了不少春笋,我拔了些回来,您看做个什么菜好?”

背篓里的春笋各个饱满粗.壮,笋叶青绿滴水,只这一眼便知这笋新鲜脆嫩的很。

程氏吸吸鼻子,佯装刚才没被越氏刺激到,强撑着笑容问:“晌午你不是说去镇上吗?咋从后山过来了,这背篓谁家的……”

盛言楚瞥了一眼地里还没起身的越氏,按捺住兴奋,小声道:“娘,原是打算去镇上的,只不过半道听了点好事……”

“好事?”程氏眼睛一亮,“莫不是你爹来信了?”

“德小子要回来了?”越氏揉腰的手停下,伸着耳朵想听。

盛言楚心下叹气他娘对渣爹的执着,面上却奶声奶气道:“娘,我好饿啊,想吃您做的四宝春笋儿。”

儿子说饿是大事,程氏马上哄道:“好好好,娘就去做你最爱吃的四宝春笋。”
提背篓时,程氏下意识的睨向还没走的越氏。

“娘,你先忙去。”盛言楚龇着牙看着越氏,皮笑肉不笑的道,“奶来咱家一趟不容易,就让我来招待吧。”

搁旁人家,程氏是万万不敢让七岁的儿子去面对难缠的婆婆,只不过古话说的好,恶人自有恶人磨,她继婆婆越氏在水湖村是出了名的跋扈不讲理,可就是这么一个人,愣是怕她七岁的儿子,每回相见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

楚儿出生当天,听说越氏突然半夜害病,险些就这么去了。

楚儿满三月上族谱的时候,越氏刚走出院子就左脚绊右脚硬生生摔了个大根头,现在小脚走步不顺当,就是那时候留下的祸根。

起初她也没意识到什么,直到每年楚儿作生辰,婆婆越氏身上总是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后,她才慢慢相信村里传越氏造孽遭起报应的话。

胎穿过来的盛言楚刚开始认为他过生辰越氏就遭殃不过是巧合罢了,可七年来,他眼睁睁的看着越氏害了七场大病,而且都是在他生辰那天病得气若游丝,他突然觉得,村里的流言约摸九成是真的。

越氏是盛家老爷子的第三任婆娘,换句话说,就是他继奶奶。
他爷年轻时娶的原配才是他亲奶奶,生有他爹盛元德,亲奶不幸死于虎口。第二任婆娘生了他二叔盛元行,死于临盆血崩。

水湖村的人都说他爷克妻,他爷气得摔烟杆,不信命的在第二任婆娘刚下葬不久就花了大把银子娶了越氏回家。

他没投胎盛家之前,越氏命的确够硬,平安生下了大他6岁的小叔盛元文不说,前头还生了个女儿。

今天越氏趁着他不在家过来抢他娘的银簪子,就是为了给女儿盛梅花添妆用的。

添妆?盛言楚真想抄家伙打人!
他娘就是有再多的银簪子,再多的银钱,他也不会巴巴的送给越氏的子女添妆做脸面。

何况他娘就那么一根簪子!

盛言楚越想越气,七年前他娘临盆之际,老盛家是怎么对他娘的?

说他娘是扫把星,才嫁进盛家就让盛家赔了生意,他娘一介女子大字不识,求爷爷告奶奶愣是没让老盛家的人怜惜他们娘俩半分。

渣爹卷着银钱逃走的第二天,他那没良心的爷爷就把他娘和尚在襁褓中的他赶出了盛家。

还好舅舅程有福冒着大雨及时赶到,这才在抠门的他爷嘴里扒拉出五两银子安家。
至此,他所在的长房就从老盛家分出来了。

老盛家从前是做倒卖女人胭脂水粉货物起家的,太爷爷有手段有眼光,跟着主家不怕苦的南北奔波,很快攒够银子买了铺面,手中有了底子,太爷爷便打算出来单干。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太爷爷终于挣出了脸面,然而银钱一多就坏事,老盛家在太爷爷手中被朝廷界定成了商户。

听到官府的发话后,据说太奶奶等人伤心了好一阵子,但太爷爷却觉得无所谓。
左右独子行商本领尚可又不喜读书,想着判成商户就商户吧,来日等家底丰厚了,让独子在底下养几个读书的好苗子,待考中科举还是能庇佑老盛家的。

这里的独子说的就是盛言楚的爷爷盛老爷子,可惜他太爷爷做买卖精明一世,看自家人却不上道。

太爷爷一走,老盛家的生意在他爷手中就开始走下坡路,加之他爷年轻时爱享受,致使老盛家在镇上的好几间铺子入不敷出,以至于后来老盛家欠债太多铺子多数抵押给当铺后,他爷依旧不收敛奢靡。

等到花大手笔娶了越氏后,他爷才恍惚发现老盛家没银子了。
可惜为时已晚。

老盛家经历辉煌后很快衰了,他爷从太爷爷那接手的铺子仅存活了一间,如今在镇上要死不活的撑着家用。
再有流传下来的,便是太爷爷当年从官府手中领回来的商户条子。

老盛家没落后,大伙陆续搬回了水湖村,村里的人时常笑话老盛家,说老盛家顶着商户的名头却要下田干农活,这跟让书生上街叫卖胭脂水粉一样难为情。

他爷爷舒坦过活了大半辈子,哪里会种田,这不,整个水湖村的庄稼苗子,就属老盛家种得最稀稀拉拉,长势荒凉。

不过他爷这点好,不管是克妻谣言还是其他的嘲讽,他爷只当是耳旁风,愣是顶着周遭的耻笑在水湖村扎根住下了。

他爷觉得稀里糊涂的活着没事,可盛言楚不这么认为啊!

前世他苦读二十载后认真工作买了单身公寓,好不容易在大城市有了一席安家之所,不成想一个地震将他送到了老盛家。

既来之则安之,他认命的想着日后走科举兴门楣,总之他不想一辈子留在水湖村转悠。

然而,现实如针,狠狠的戳破了他的科举梦。
——商户子不许科考。

得知这条律令后,盛言楚对老盛家的怨恨简直就如同寒冬的风雪,愈来愈狂。

老盛家现如今才将将能温饱,试问这样的人家和农家有什么区别?
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如果老盛家生意好,盛言楚愿意弃文从商,可现在老盛家别说千两银子,怕是做跑商的本钱——百八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商路堵塞,科举又不通,盛言楚他能不恨吗?


这边,越氏蹑手蹑脚的往院门口走,思绪回到现实的盛言楚小跑的上前伸手拦住越氏,仰着小脑袋笑眯眯的喊:“奶,既然来了就进家坐坐呗。”

越氏讪讪而笑,脚尖小心的往旁边移,手下意识的摩挲粗布衣袖。
“不坐了,家里你小姑还等着我去操持出嫁的事呢。”

盛言楚有些好笑越氏对他的恐惧,刚他不过是手沾到了越氏的衣袖,瞧被越氏嫌弃的。

“小姑姑明天就要嫁去钱家了吗?”盛言楚故作吃了一惊,掰着手指数,“不对呀,娘说小姑姑要过了中秋才出嫁呢……唔,难不成真像栓子他们说的那样,是因为小姑姑肚里已经有了钱家的娃,所以才巴巴的赶紧嫁过去?”

小孩的声音清脆朗朗,加上盛言楚故意铆足了劲,这番话就跟长了翅膀一样荡漾在半空。
农忙路过的村民不由得抻着脑袋看热闹

“小兔崽……哎哟。”越氏急得不行,想上手捂住盛言楚的嘴巴可又担心染上晦气,只能‘嘘嘘嘘’以及警告,“楚哥儿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到你爷跟前掰扯!”

盛言楚垂首而立,小儿姿态一脸惶恐:“奶只管去说,正好我也要跟爷说道说道奶来找我娘要嫁妆的事……”

“别别别。”越氏慌了,“楚哥儿你且去吃四宝春笋吧,别没事上老宅,啊,听话。”
说完跛着小脚逃离了院子。

盛言楚冷笑两声,越氏到底是聪明的,知道他爷好面子,身为继室婆婆抢前头正室儿媳的嫁妆这事一旦传开,以他爷近几年的脾性,越氏一顿打是逃不掉的。

“楚儿。”程氏拿围腰擦干手,走过来摸摸盛言楚的小脑袋瓜,满面愧色:“娘真没用,还要你出面应付你奶……”

盛言楚小脸微红,似有羞涩,只见他拍拍胸膛,小大人似得道:“娘,有我在,老盛家的人欺负不到你头上。”
这话可不是他瞎说胡诌的,自打他能走会爬,哪回老盛家来人找茬不是他扮猪吃老虎赶走了人?

程氏眼睫含泪,欣慰的拥住盛言楚的小身子。
“娘这辈子最宽心的就是生养了你,要是你爹在——”

说着程氏顿了顿,泪水哗啦往下急流,旋即苦涩的抿唇不语。
盛言楚心猛地往下沉,对于渣爹,他是没有半分好感的。

眼瞅着程氏渐渐沉浸在渣爹离家多年未归的痛苦中,盛言楚踮起脚努力拭干亲娘脸庞上的泪水,然后往后退了两步,扑通跪下。

“楚儿?”程氏诧异,惭色道,“你不喜我说你爹,我以后不说便是,何苦跪下央求我?”

“娘——”盛言楚大喊。
之于他娘嘴里说不关心渣爹下落的承诺他早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他膝盖着地往前移动,又磕了一个响头。

程氏更慌了,上手扶住盛言楚。
盛言楚脸上雀跃异常:“娘,儿给您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我能科考了!!”

程氏长吸一口气,缓了又缓,才接着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咱们盛家是商户啊——”

盛言楚起身,龇着缺了牙的嘴乐呵:“今日晌午镇上贴了告示,说皇商金家于南疆战事提供军需有功,大军班师回朝后,皇上龙心大悦,赏金家后代子孙科考恩典,金家淳朴良善,殿上请求皇上准许天下商户皆可科考……”

为了避免程氏怀疑他识字,他顿了顿补了一句:“去镇上半道遇见了舅舅,舅舅说给我听的,我全记下了。”

程氏点点头,她大哥读过书,又在镇上做零工,两人大概是碰面了,楚儿为人机灵,能记下这些拗口的圣旨已非不易。

“是所有商户都能读书么?”程氏问。

盛言楚一字一句道:“舅舅说得三代之后,咱们老盛家正好轮到我。”

“楚儿,你这话说得不全。”程氏突然摇头叹气。

  • {{attr.name}}:
小说库

《娘子是道士》作者:红刺北(VIP完结)TXT下载

2022-2-28 21:07:38

小说库

《幺儿的科举之路》作者:花开缓缓归(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2022-2-28 21:31: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